• 013:她心疼池北辙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1本章字数:1625字

    这样的战争每天都要上演几次,池家的佣人早就多见不怪,听了吩咐后几人走过去强行拖住了池曼。

    池曼一边挣脱,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话,到楼上大概是被什么堵住了嘴,没有再发出声音。

    待一切都平息下来,乔凝思不安地望了一眼池北辙,有些后悔刚刚自己的行为,池曼没有教养,那么她动手打人,不是跟池曼一样?

    可她实在忍受不了池曼辱骂长辈和池北辙。

    “手有没有打疼?”江芷玥在这时拉住乔凝思的手,抚着她手心的红印子,嗔怪地说:“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你不要亲自动手了。不值得,有妈在呢。”

    她果然没有选错人,乔凝思的行事风格很像她,这个儿媳妇真是让她越来越中意。

    “我没事。”原本有些火辣辣的手心被江芷玥揉得很舒服,乔凝思好多年没有感受过来自母亲的关怀了。

    在见到江芷玥以前,她以为豪门里的婆婆是最不好相处的,可那天和江芷玥在咖啡厅第一次见面时,江芷玥拉着她的手,温柔而激动地说我终于找到你了,那样子如获至宝。

    池北辙伸手搂住乔凝思的腰坐回去,把剥好的几十颗葡萄放在乔凝思的手边,乔凝思看着男人俊美的侧颜,池曼说了那么让人难堪的话,他却仍旧不显山露水的。

    乔凝思知道他的性子一向隐忍,可此刻她是那么心疼池北辙,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比起普通人,他真正拥有了什么?

    “阿辙……”乔凝思低低叫他一声,伸手紧紧握住池北辙的手。

    池北辙一愣,低头对上乔凝思那双泛着水一样柔美的眼睛,他的胸口狠狠震动了一下,也不顾及母亲还在场,池北辙弯起手臂一下子紧紧抱住了乔凝思,“吓到你了?”

    对于刚刚的一幕他早就习以为常,毕竟他不是处在青春期热血、易冲动的少年了,高高挂起才是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该有的风范。

    可乔凝思却为他打抱不平,而在这十几年时间里,他从未得到过这样的在意和重视,这一刻池北辙死寂麻木的心有了波动,那么清晰地体会到被人爱着的感觉。

    “啪啪”两下鼓掌传过来,乔凝思的身子颤了一下,随后耳边响起男人低沉中带笑的声音,“幸好我回来得及时,若不然就错过了一场好戏,刚刚大嫂的表现让我这个男人都佩服。”

    躲在暗处窥探一切,这又是什么人?乔凝思从池北辙的胸膛抬起脸,却不料一张放大的俊颜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乔凝思一惊,往后缩着身子,谁知下一秒钟池骁熠就捏住了她的下巴,那双含情的桃花眸紧紧盯着她,“我妹妹说错了,其实你长得很漂亮,气质又好,大夫人真是有眼光。”

    正说着,池北辙抬起脚狠狠踹在了池骁熠的膝盖上,“嘭”一下,池骁熠单膝跪在了乔凝思面前。

    所幸他的手掌及时按在了茶几上,只听见池北辙在头顶说:“第一次见你大嫂,再怎么说也要行个礼。好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起来吧。”

    池北辙云淡风轻的,乔凝思却憋不住想笑,估摸着跪在面前的男人应该就是跟池曼一个母亲的池骁熠了,据说这男人风流薄情,手段狠辣。

    乔凝思昂着下巴,学着池北辙高冷的姿态,淡淡地跟池骁熠打招呼,“二弟好。”

    池北辙毕竟当过几年的特种兵,那一脚差点踢得池骁熠骨折,他面色惨白地站起身,唇边依旧是那种邪佞的笑,悠悠然然开口道:“大哥和大嫂结婚时我在缅甸出差,错过了你们的婚礼,有机会一定把贺礼补上。”

    池北辙给对面的江芷玥递了一个眼神,江芷玥会意后走过来拉住乔凝思的手,“我最近得了一些好的珠宝首饰,你跟我去楼上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送你几套。”

    池家本身是做珠宝翡翠的,自然少不了这类好东西,乔凝思担心地看了池北辙一眼,他的性子这么隐忍,会不会连池骁熠也欺负他?

    不过在看到池北辙对她笑了一下后,她就安心了,转身挽住江芷玥的胳膊,说笑着和江芷玥上楼了。

    池北辙收回目光,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而尊贵,他瞥了一眼对面的池骁熠,“江心瑶怀孕了,你是要留住孩子吗?”

    池骁熠闻言拿着打火机点烟的动作一顿,他不知道江心瑶怀孕,由此可见池北辙在背后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池骁熠把烟衔在嘴角,漫不经心的样子,“所以大哥是想要保住那个孩子吗?”

    江心瑶早就是他池骁熠的女人了,只是没有想到半年前江芷玥竟然把江心瑶嫁给了叶承迹,当然,这对他造不成多大的影响,他一向视女人为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