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第一次失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776字

    闻言,池北辙向来没有波动的眼眸一瞬间卷起黑色的浪潮,凌厉地射向对面的池骁熠,“你敢有这个想法试试?”

    像池骁熠这种视女人为玩物的情场浪子,池北辙丝毫不怀疑池骁熠会对乔凝思下手,突然间他心里就有一些慌乱。

    若是乔凝思真的成为了池骁熠,或是其他任何男人的女人,他这么霸道占有欲又强,真的能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吗?

    说好了要成全乔凝思,让她幸福,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若是哪一天乔凝思依偎在了别的男人怀抱,他会如何。

    池北辙放在膝盖上的十指攥紧又松开,松开了又攥紧,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这半年多来和乔凝思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忽然用力闭了一下双眸,随后起身丢下一句,“我会好好考虑。”

    池北辙出了池家,坐进车子里后,对前面的林敏南说:“帮我查查太太最近几天的行踪。”

    他担心不按常理出牌的池骁熠真的会对乔凝思做什么,并且不得不承认最近自己为乔凝思失魂落魄,也很想知道乔凝思和他分开后的一切。

    太太?

    林敏南跟开车的陈默对视一眼,池先生对乔凝思的称呼倒是一点没有变,也就是说在他心里乔凝思依旧是他的妻子,既然已经放不下了,池先生又何必装得那么伟大无私?

    这分明就是在作死。

    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乔庆华的癌细胞得到控制,几个医生告诉乔凝思暂时可以出院了,这天乔凝思正在办手续,叶承迹找了过来,握住乔凝思的手腕轻声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美国?我提前给你安排。”

    “你爸这边有我和你大哥,你不用担心。”虽然他很想和乔凝思在一起,但为了不让乔凝思察觉他并没有跟江心瑶离婚,他希望乔凝思尽快去国外,在这段时间里,他找机会摆脱掉江心瑶就可以了。

    乔凝思冷冷地抽回自己的手,面无表情地瞥了叶承迹一眼,“阿辙都为我安排好了,不用麻烦你,我不想欠你的。”

    叶承迹一愣,“你和池北辙已经没有关系了。”

    他顿住脚步,表情受伤地看着乔凝思,“我是你的男朋友,为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不存在是否亏欠一说,但池北辙是毫不相干的人,你不能……”

    “叶承迹,我想你搞错了一点。”乔凝思打断叶承迹,语气里透着讥诮说道:“真正毫不相干的那个人是你,我们早就分手了,我也没有想过跟你重新开始。而我可以接受池北辙对我的好,那是因为我想欠他的。”

    因为这样,她和池北辙就还有账算,他们之间就还有牵扯,纠缠不清恰好是她想要的。

    她可以等父亲气消了,再慢慢说服父亲,也或许在以后几年的时间里,她不再稚嫩、不再心存对爱情的期待和幻想,而是开始向往细水长流、静静相守了,她就会回到池北辙身边。

    当然,前提是池北辙没有娶妻生子,还愿意要她,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乔凝思的胸口就特别闷,不想再理叶承迹,她转身往前走。

    谁知叶承迹却突然发怒了,一改往日的温和,他捏住乔凝思的手腕,阴鸷地问:“乔凝思,你是不是喜欢上池北辙了?你说……”

    乔凝思吓了一跳,挣脱着冷冰冰地说:“跟你没有关系。”

    “我让你说是不是喜欢上了池北辙?!”叶承迹抓住这个问题不放,提高声音的同时,漆黑的眸子里也染上怒火,看上去有些凶狠。

    乔凝思的脾气也上来了,下巴一抬坦然道:“是,我喜欢池北辙,但这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她向来是个敢爱敢爱的人,即便她和池北辙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也不影响她喜欢池北辙,正如林敏南所说,池北辙那样的男人值得全天下的女人仰慕,乔凝思觉得哪怕以后把这份喜欢默默地放在心里,她也是知足而甜蜜的。

    乔凝思的回答让叶承迹的胸口狠狠一震,紧眯着眼不敢置信地盯着乔凝思,“你竟然这么快就喜欢上池北辙了?为什么乔凝思?你和他在一起才几个月,而我们交往有三年了,移情别恋也没有这么快吧?”

    面对发狂的叶承迹,乔凝思很平静地摇摇头,“在喜欢上池北辙之后,我才意识到可能我对你根本不是爱情,或者更确切地说,我高估了自己对你的感情,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你。”

    “那时候我暗恋你,可能是因为得不到才更不甘心,女人虚荣的心理作祟。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没有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的。”

    “如果我真的有那么爱你,我就不会在池北辙愿意救我父亲,而不需要我的回报时,我偏偏固执地以身相许了。”这番话她早就想对叶承迹说了,只是她太优柔寡断,直到那天晚上池北辙问起是否还会和叶承迹在一起时,她才下定决心断掉跟叶承迹之间的一切牵扯。

    叶承迹挺拔的身形猛地晃动了一下,整个人差点没有站稳,他觉得讽刺而又可笑,宁愿乔凝思是移情别恋了,也不想听到乔凝思说从来没有爱过他,否则他们在一起的那三年算什么?只是他叶承迹自作多情吗?

    “我不相信……”叶承迹双眸猩红地盯着乔凝思,唇色却泛着苍白,他喃喃自语着,意识到就连乔凝思那颗曾经属于他的心也失去了时,叶承迹突然丧失了理智,往前半步抓住乔凝思的胳膊。

    他猛地将乔凝思抵在栏杆上,俊脸凑近,满是嫉恨和邪佞地问:“你之所以那么快就喜欢上池北辙,是不是因为他上了你,他那方面的功夫很强?”

    “乔凝思,如果早知道你是一个荡妇,我早应该要了你,也不会便宜了池北辙。现在池北辙把你甩了,那么我来满足你好了,你一定会迷恋上我的……”

    “你……”乔凝思真没有想到叶承迹是披着人皮的狼,这还在医院呢,他竟然敢对她欲行不轨。

    但也所幸是在公众场合,身边人来人往的,只不过他们都以为是情侣之间的小吵小闹。

    乔凝思一边挣脱着,一边从叶承迹的臂膀下钻出去,张口正想喊人,却看到池北辙大步向这边走过来。

    他怎么会来?!

    乔凝思一愣,或许是几个月不见他,她太想他了,也或许他每次都能在她最无助、最屈辱的时刻出现,乔凝思突然间热泪盈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拼命而又兴奋地惊喊,“阿辙!”

    叶承迹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只是转瞬功夫,眼前一个黑色的身影倏忽闪过,紧接着叶承迹的脸上被狠狠砸了一拳。

    而乔凝思的腰在下一秒钟就被男人强而有力的手臂箍住,顺利脱离叶承迹的禁锢后,乔凝思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池北辙已经把她推到一边。

    一直跟在池北辙身侧的林敏南,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乔凝思,“没事吧?”

    乔凝思被池北辙弄得头晕目眩的,好一会才稳住身形,对林敏南摇摇头,再往那边看过去时,池北辙和叶承迹已经打了起来。

    不像那天在婚礼上简单地教训叶承迹一下,这次池北辙满身透着冷厉和杀气,似乎想要叶承迹的命一样,出手快而狠,乔凝思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池北辙,她的定义中池北辙是优雅、从容而尊贵的,绝不会像此刻这么粗暴又不顾形象地跟人打架,一时间乔凝思看得都有些惊呆了。

    而叶承迹哪里是池北辙的对手,不到两分钟叶承迹就是鼻青脸肿的,依靠在栏杆上嘴角冒血,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池北辙突然上前,伸手猛地一下子掐住了叶承迹的脖子,他的力气大得惊人,直接用一条胳膊就慢慢把同是男人的叶承迹的身躯举在了半空中。

    随着手下力道的加重,叶承迹的脸色变得涨红,被扼住喉咙说不出话来,只是出于本能地用两手去抓池北辙的手腕。

    乔凝思看到这里,已经被吓得面色惨白失了声,在意识到池北辙真的会杀了叶承迹时,她冲上去猛然从后面抱住池北辙的腰,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阿辙,你冷静点!你不能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