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这么迫不及待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1762字

    黄昏时,池北辙从警局出来,他坐进车子里,拿起手边林敏南早就准备好的报纸,一边翻着,眉眼不抬地问:“我岳父那边怎么样了?”

    陈默被派去探听消息了,此刻林敏南负责开车,“刚刚陈默来电话说江心瑶对池先生你的岳父解释清楚了,你的母亲也亲自过去了一趟,我想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池北辙勾了勾唇,今天的头版头条就是“表妹夫叶承迹性侵表嫂池家大少奶奶,与池家长子大打出手”,记者是池北辙特意叫来的,其实他也仅仅只是动了一下想杀叶承迹的念头而已,事实上真正的目的是想让叶承迹身败名裂。

    而乔庆华若是看到报道,叶承迹的谎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另一方面,江心瑶只听从池骁熠的,所以池北辙拿20%的股份作为交换,让池骁熠指使江心瑶在乔凝思和乔庆华面前演戏,而想从池北辙手里得到池氏的股份,是池骁熠破坏池北辙和乔凝思婚姻的真正企图。

    当然,若是池北辙和乔凝思真的离婚了,对池骁熠也是百利无一害,这场局中,池骁熠是必赢的一方。

    池北辙最终选择了用股份换乔凝思主动回到自己身边,并且池北辙可以肯定,从今天起,乔凝思心里一点叶承迹的位置也没有了。

    那时他说过,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让叶承迹彻底从乔凝思的生命里消失,虽然这次和乔凝思分开是意外,但结局跟他预想中的所差无几。

    池北辙这人比较超脱,并不贪权求势,做医疗生意是因为他有一颗仁慈的心,救死扶伤是他的人生信仰,所以在他意识到自己舍不得乔凝思后,不要说是给池骁熠那20%的股份了,就算让他拿池家全部的产业来换乔凝思回来,他也在所不惜。

    林敏南看到池北辙放下报纸,她低声问道:“警局那边需要我们再走动走动吗?”

    言外之意就是依照他们的财权,完全可以让叶承迹一辈子待在牢狱里。

    “不用。若是叶家那边来取保他,就放人吧。”池北辙向来秉承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原则,叶承迹并没有酿成太严重的后果,身败名裂对于叶承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教训了。

    林敏南却锁紧起眉头,开口提醒池北辙,“池先生,我觉得还是要斩草除根,而且就算我们放过了叶承迹,你父母那边也不会轻饶了他吧?你把30%的股份转让给了池骁熠,夫人那边也不好交代……”

    “我会在他们面前替叶承迹求情。”池北辙打断林敏南,跟往常一样一张面瘫脸,对自己的下属说:“身为一个女人,你的心肠若是善良柔软点,不要那么狠毒冷血,也就不至于快三十岁了,连敢追求你的人也没有。”

    林敏南:“……”

    车子在红绿灯口停下来,陈默刚好在这时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一听老板这样说,他拧着眉头接道:“老板你也总鄙视我娶不到老婆,那这么多年了,我跟同样没人要的敏南怎么还没有凑到一对去?”

    池北辙低头翻着文件,闻言唇边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而林敏南则无语地对陈默翻了一个白眼。

    陈默也不在意,摸摸索索着从裤袋里掏出一把青枣来,眯着眼睛笑呵呵地说:“老板岳父家的院子里种了一棵枣树,我趁他们没注意爬到树上,偷摘了不少,还挺好吃的。”

    “你们要不要尝尝?”陈默说着自己先吃了一个,然后直接往开车的林敏南嘴里塞了一个,“不用洗了,刚下过雨,纯天然很干净的。”

    池北辙、林敏南:“……”

    这个二货,难怪头发上还滴着水,让他去办正事,结果下雨天他爬到人家树上偷枣吗?

    半晌后,池北辙轻飘飘地对二货下属说了一句,“陈默,你知不知道你老板岳父家里种的枣,只有你老板我才能吃?”

    陈默:“……”

    我去!男人在爱情里真是没有一点度量,连这种醋都吃?!

    于是后来陈默一脸怨念地把好不容易偷来的枣全部上缴了,一路上都在后悔为什么不背着老板,他自己一个人吃完?

    而乔凝思从家里出来后,先把电话打给了林敏南,向她探探口风,问林敏南池北辙在哪里?

    林敏南告诉她池北辙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但当乔凝思欣喜若狂地推开池北辙办公室的门时,却看到五个西装革履的下属正在向池北辙汇报工作。

    乔凝思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腹黑的林敏南耍了。

    屋子里的氛围严肃低沉,乔凝思的突然闯入实在太不合时宜,那一句“阿辙”刚叫出来,几个精英一下子齐刷刷地看向她,眼神就有些暧昧不明了。

    池北辙挑挑眉,也望着乔凝思,满眼戏谑而又邪魅的笑,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正经。

    “我……”乔凝思特别窘迫,埋着脑袋站在那里,一张脸发烫红得滴血,正准备落荒而逃时,池北辙突然起身走过来。

    当着众人的面,池北辙伸出手臂一把搂住乔凝思的腰,让几个人都下班了,关上门后,他低头擒获了乔凝思的唇,磁性的嗓音里带着笑,“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我可不能辜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