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有人要你的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170字

    乔凝思的两条胳膊绕上池北辙的脖子,语声轻轻柔柔,“对不起,我……”

    “我不要你的道歉。”池北辙觉得乔凝思也太好欺负,只要她做错了,心里就会愧疚,在他面前总是表现出很卑微的样子,他必须要改掉乔凝思的这个毛病。

    好长时间没有碰乔凝思,而胸膛中女人的身体又是那么柔软娇嫩,这一番拥吻下,池北辙身体上已经动情了,侧过头吮着乔凝思珍珠一样的耳朵,他某处火热的勃发顶着她,嗓音有些微微的沙哑,“我想你了,你给我。”

    这男人鲜少说情话,灼热的唇又在她的脖子上亲吻,乔凝思全身像是被电流袭击,止不住地颤抖,被池北辙撩拨得也有些喘息。

    她瞥过一眼正对面的玻璃窗,抿着唇不确定地问:“就在这里?”

    “你想在这里,我也不介意。”

    乔凝思:“……”

    后来池北辙抱着乔凝思到了休息室的床上,在池北辙眼里,欢爱是表达感情最直接的方式,这次他没有再克制着自己,动作特别猛烈疯狂,好长时间都没有停下来。

    乔凝思早就受不住了,却是强撑着迎合池北辙,食髓知味,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做女人最大的快乐,她沦陷其中,爱惨了池北辙带给她的这种感觉。

    直到最后一刻池北辙整个身子都变得无比的紧绷,乔凝思的指甲抠在他手臂的肌肉上,在那股滚烫被灌入的同时,乔凝思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娇软地叫着池北辙的名字,差点就在这种巅峰中昏过去。

    池北辙从背后一把将乔凝思裹入火热又滚烫的胸膛,两条粗壮的手臂紧紧地箍着她瘫软的身子,池北辙满是汗水的脸深深埋在乔凝思的肩膀上,喘息着呢喃,“凝凝……”

    凝凝?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叫她,鼻息间全是浓重而狂野的男人气息,乔凝思闭着眼睛,只觉得心里无比的甜蜜。

    半晌后她才平息下来,转头对身后的男人说:“我爸让我跟你道歉。”

    “没关系。”本来就是一场骗局,到底还是乔凝思太天真了,但也无需再计较太多,只要乔凝思还愿意跟他在一起,那就足够了。

    池北辙睁开狭长的眼睛,摩天楼最顶层的位置,望下去是大半个城市的夜景,而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外却是万家灯火、霓虹璀璨。

    池北辙的胸膛里躺着身子汗湿而娇嫩的女孩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夜晚是那么美好、宁静,至少他不用再待在令人窒息的黑暗里一个人失眠,每每痛苦时恨不得在心口划刀子解脱。

    此刻凝视着女人沉睡中那张白皙中透着粉嫩的脸,池北辙心里生出无限的怜惜之情,再度温柔地吻过去。

    或许他真的应该试着放下白倾念了。

    周末这天早上,乔凝思和池北辙还在床上,沈末离打来电话约乔凝思去逛街。

    原本池北辙每天很忙,好不容易周末有时间了,乔凝思想和池北辙腻歪在一起,但自从结婚后她和沈末离就疏远了,不想失去最好的朋友,乔凝思迟疑几秒钟就答应了。

    她收起手机问池北辙,“我和末离去商场,你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

    池北辙正在穿着衣服,闻言动作一顿,随后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金卡,转过身递给乔凝思,温和地叮嘱道:“医院还有点事要处理,而且你们女孩子逛街,我跟着也不好。”

    “这张是我信用卡的附属卡,不限金额。你若是要买什么,就用它刷。”

    乔凝思惊了一下,池北辙给她这样一张副卡,也就代表他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交给她了。

    然而虽然没有分开,但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最大任务依旧是生孩子,乔凝思知道池北辙不可能爱她,如今她再怎么一厢情愿,到了要离开的时候,还是必须离开,因此她不能以一个真正女主人的身份管理池北辙全部的家产。

    但乔凝思还没有开口拒绝,池北辙修长的眉宇拧了起来,“不要想那么多。”

    他伸手把乔凝思搂入温热的胸膛,宽厚的手掌抚摸在乔凝思的头发上,无奈却又宠溺地说:“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你只要记住现在你是池太太、是我的妻子就可以了。”

    就像从一开始他没有想到乔凝思会一点点走进自己的心里,到如今他已经舍不得放开一样,他也无法预料在以后的相处中自己是否会真的爱上乔凝思,他自己都无法确定的,不想这么早给乔凝思承诺。

    乔凝思点点头,最终还是接下那张金卡,整个人贴着池北辙,抱住他的脖子就去亲,却被池北辙一只大手握住小脸,表情严肃地说:“再闹下去,我不能保证你还有力气和朋友逛街。”

    乔凝思怔愣地看着池北辙那张面瘫脸,过了半晌突然笑出声,一下子扑在池北辙的怀里,挑衅地说:“所谓好火费碳,好女费汉,你来啊……”

    池北辙狭长的眼睛一眯,“懂得还真多,我再教你一些吧。”

    男人刚穿上的衣服转瞬丢到床下,健壮阳刚的身躯压上柔软的女人,不久后只余粗重的喘息和一室的旖旎。

    一整个上午,乔凝思都觉得背后有好多双眼睛盯着自己,但她回头看过去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在商场和沈末离一起选首饰时,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

    乔凝思忍不住,凑过去小声问沈末离,“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们被人跟踪了?”

    “没有啊……”沈末离的注意力正被一条银色吊坠吸引,她的性子本就没有乔凝思敏锐,漫不经心地说:“就算是有,那也很正常。”

    “你不知道自己和你家池先生有多高调秀恩爱,三天两头出现在头版头条上吗?如今别人多看你几眼,或是狗仔队跟踪偷拍,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是吗?”乔凝思心里还是觉得不像是狗仔队,她沉思几秒钟,随后告诉沈末离她去洗手间。

    沈末离也没有太在意,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巧合的是洗手间里这个时候并没有人,乔凝思在镜子前站了一会,某个身影从背后走来。

    她猛地转过头去,尚未看清来人,就被对方伸手一下子勒住脖子,另一手捂住她的嘴,紧接着那个人把乔凝思拽进了厕所里。

    随着“砰”一声,门被关上的声音,乔凝思的脑袋后被抵上冰冷的机械。

    是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