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目标是她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264字

    “你是被调回来了,还是过来这边执行任务?”乔凝思的脸被迫贴着厕所的门,语气听起来很轻松,事实上她心惊胆战,整个身子紧绷着一动也不敢动,故作平静地玩笑道:“不比你们这些做警察的,我很怕枪。你可千万小心点,不要走火了。”

    背后的女人是叶承涵,也就是小叶承迹一岁的亲生妹妹,这几年一直在另外一个城市做警察,乔凝思只见过她的照片,刚刚注意到跟踪她的人很面熟,所以她才敢一个人来洗手间确认。

    叶承涵轻蔑地哼了一声,手下一翻用枪管压着乔凝思的脖子,女人那一张漂亮的脸冷若冰霜,语气里透着威胁之意,“有人想要你的命,所以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无法保证你能活着走出这个商场。”

    乔凝思也察觉到不仅只有叶承涵他们的人跟着自己,如果另一派人是来杀她的,那么叶承涵他们应该是来保护她的。

    乔凝思当然爱惜自己的命,试图从叶承涵嘴里探听点消息,“我向来是良好公民,跟谁都无冤无仇的,哪个人会费劲杀我?”

    “你真觉得自己没有仇家吗?”叶承涵的警惕性很高,担心引来那些人,她的声音不大,却是带着浓浓的讽刺,“比如我此刻就特别想一枪崩了你。乔凝思,你知道你把我哥害得有多惨吗?这两个月他不分昼夜地酗酒,喝伤了胃好几次进医院,命都丢了半条。”

    “那天半夜他和江心瑶发生争执,冲动之下一脚把江心瑶从楼上踹了下去,导致江心瑶失去了肚子里五个月大的孩子……”

    乔凝思听到这里,脸色刷地白了,“什么?!”

    她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可乔凝思并不觉得这件事错在她,是叶承迹太过偏激,心里住着一个魔鬼。

    “怎么,你后悔了吗?”叶承涵压着乔凝思脖子的力道重了一些,心里愤怒,但即便恨透了见异思迁的乔凝思,身为一个警察,此刻她也应该抛开私人感情,保护好乔凝思的安全。

    再者说,叶承涵也知道江心瑶肚子里的孩子是池骁熠的,而池骁熠行事作风向来滴水不漏,他不可能留下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以免孩子往后会成为羁绊和最大的威胁,所以即便叶承迹没有把江心瑶推下楼梯,池骁熠也会用其他方式解决掉那个孩子。

    乔凝思很同情江心瑶,无论以往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但那天她可以看得出来江心瑶很喜欢肚子里的孩子,如今这样的结果让乔凝思心里很不是滋味,连自己的处境都忘了,“你嫂子她还好吗?改天我……”

    然而乔凝思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承涵一下子又捂住她的嘴,示意她不要出声。

    乔凝思睁大眼睛,沉默地点点头。

    果然不一会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乔凝思紧张得背上冒冷汗,连呼吸都屏住了。

    她低头看到男人的黑色皮鞋,更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向她逼近,都能听到门锁被拧开的响动了,实在没有那个胆子,乔凝思猛地闭上眼睛。

    恰在这时,整个商场里响起广播员的声音,大概内容是有人报复社会,在食品、瓜果蔬菜和饮料这几个区域投放氰化钾剧毒,商场要立即停业检查,所有顾客务必在五分钟内离开商场。

    乔凝思听后直觉这不过是一种说辞,她猜测是不是警方的人要和追杀她的那一派人对战,为了避免人群大乱、伤害无辜,才用这个理由驱散民众吗?

    乔凝思正想着,叶承涵突然抓住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拽到身后,紧接着猝然一下子将厕所的门打开了。

    即便乔凝思很想冲上前,不让叶承涵一个人战斗,可也知道自己只会拖叶承涵的后腿,所以她乖乖地站在叶承涵身后没有动。

    只是预料中的危险没有到来,反而听见叶承涵欣喜而放松的声音,“朝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什么情况?

    乔凝思蹙眉看过去,撞入视线中的是男人一张俊美而硬气的脸,那双黑亮而如寒潭的凤眸扫过来时,乔凝思浑身不由得一个激灵。

    这男人竟然比池北辙还可怕,至少池北辙是不动声色、敛而不发的,很多时候让人感觉不到压力,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震慑力实在是不容小觑。

    男人没有回答叶承涵的问题,而是低沉地说:“他们在商场某层楼的角落安装了定时炸弹,我们的人还在搜寻,几个拆弹专家也过来了。”

    “但为了避免意外,承涵你和其他几个人先离开商场,这个女人交给我,我会把她安全地带离这里。”

    乔凝思闻言脸上的血色尽褪,但根本没有她开口的机会,叶承涵坚决地对付朝桓摇摇头,“更应该走的那个人是你,毕竟你不是……”

    “听话。”付朝桓打断叶承涵,修长俊挺的身躯站在那里,低头凝视着叶承涵,“还不能确定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个女人,毕竟这个女人还没有那么大的价值,让他们不惜将整个商场都炸掉,总之不管怎么说,我要首先确保你的安全。”

    叶承涵望着付朝桓深不见底的眼睛,沉默半分钟,最后还是妥协了,走之前她把自己的手枪交给了付朝桓,对乔凝思警告道:“你最好机灵点,不要连累了别人。”

    乔凝思沉重地点点头,看到叶承涵红了一圈的眼眶,她这才意识到事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却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她只是随便来逛一个商场,就遇到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跟我走楼梯。”付朝桓这样对乔凝思说着,伸手直接扣住乔凝思的手腕,拽着她出了洗手间,随后大步往楼梯口那里走去。

    “等一下!”乔凝思不习惯被一个陌生男人拉着,几番挣脱之下才抽回自己的手,她顿下脚步对付朝桓说:“我朋友还在珠宝区那里等我,我若是不过去的话,可能她也不会走。”

    付朝桓闻言冷笑,“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你的朋友,应该说你们姐妹情深,还是你蠢傻呆?”

    见乔凝思根本不理他,转身就走,付朝桓伸出大手扯住乔凝思的后领,“放心吧,早在几分钟前,我们的人就骗她先走了。”

    乔凝思听后这才放心了,连忙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高大身影。

    然而刚到了楼梯口,付朝桓突然停下,紧接着抓住乔凝思的手腕,不由分说地将乔凝思压在了墙壁上,困在他宽敞的胸膛,整个高大的身躯笼罩着她。

    乔凝思眼前一大片阴影,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只听见耳边传来“砰砰”两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