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阿辙,你的侧脸真好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208字

    付朝桓知道乔凝思对他是真的愧疚并且感激,从乔凝思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出诚恳,而没有那种非要巴着他不放的意思。

    但乔凝思迟钝,付朝桓却太精明了,每次乔凝思流露出对他的关心和同情时,池北辙的脸色就会变得很难看,同为男人,他自然知道池北辙是吃醋了。

    而他自己对叶承涵一心一意,从来不和哪个女人暧昧不清,往后他和乔凝思也不会再有交集,因此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误会。

    乔凝思很窘迫,觉得付朝桓不是一个会聊天的人,难怪池北辙说他不合群。

    而作为如今医疗界的领军人物,池北辙自然是日理万机,忙得不可开交,原本打算要晚些再去看付朝桓,但陈默像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到了办公室就愤愤不平地说老板娘去了付朝桓那里。

    池北辙的手指一紧,面上却没有什么波澜,淡淡地道:“她身为一个医生,去照看一下病人,不是职责所在吗?”

    “话虽这样说没有错,但关键在于那个付朝桓不是普通的病人,而是老板娘的救命恩人啊……”陈默的语气里有一种嫌弃自家老板情商太低的意思,特别语重心长地说:“当初老板娘愿意嫁给池先生你,就是因为你救了她的父亲,即便池先生你没有让她回报,她还是以身相许了。而这次付朝桓救得可是她的命,所以我担心……”

    陈默说到这里,池北辙猛地抬起头看向他。

    这让陈默整个人震了一震,小心翼翼地觑着老板的脸色,陈默继续说道:“而且池先生你和老板娘两人之间并不存在爱情,如今你得到的只是老板娘的身体。”

    “到时候老板娘真的和付朝桓擦出火花,把心给付朝桓了,你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们一定要防患于未然啊……”

    池北辙的整张脸都黑了,“吧嗒”一下子丢掉手中的文件,顿时觉得心烦意乱,拿出烟点燃了衔在唇边,他问向来比较理性的林敏南,“你也这样觉得?”

    林敏南当然不觉得乔凝思是那种对谁都会以身相许的女人,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两天池先生不是一般的憋屈。

    虽然他向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生闷气,不会迁怒于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但林敏南到底心疼自家老板,而且像池先生这么慢热的性子,必须要刺激才行。

    于是她一脸沉重又纠结地点点头,“陈默虽然一直不靠谱,但刚刚那一番话我也觉得很对。”

    池北辙立即把烟摁灭了,拿起西装外套穿上,大步流星地走去付朝桓的病房。

    进去后见乔凝思并不受付朝桓待见,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池北辙心里一瞬间舒坦了。

    他伸手不由分说地把乔凝思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坐下来,一本正经地告诉付朝桓警方那边暂时还没有叶承涵的消息。

    而乔凝思撇了撇嘴,最近这男人真是越来越霸道了,不管什么都跟她抢,连坐都不让她坐,此刻她也只有站着的份。

    从她的角度看着男人的侧脸轮廓,特别完美无可挑剔,乔凝思心里一动,不自觉得把手放在了池北辙的左肩上。

    这样亲昵而自然的动作让池北辙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舒展了修长的眉眼,唇边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而付朝桓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他沉思着对池北辙说:“我想了想,排除掉根本无从查起的那些不法分子,而对承涵有心思,并且有能力把她藏起来的,只有一个人了。”

    池北辙心里当然也清楚,点点头低沉地说:“池曼和江心瑶都有这个动机,而江心瑶和池曼听命于池骁熠,并且她们自己肯定没有那个手段,所以很有可能池骁熠是这件案子的幕后主使。”

    其实说起来,他们这几个人的关系很复杂,绕来绕去就是一个圈子。

    这些年池骁熠虽然声色犬马、万花丛中过,可他内心深处最爱的女人始终是求而不得的叶承涵,偏偏叶承涵对付朝桓一心一意,因此可能这次池骁熠走了极端,干脆绑架了叶承涵。

    江心瑶则单恋着池骁熠,再加上叶承迹这个做哥哥的害死了江心瑶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如果江心瑶报复叶承涵,也不足为奇。

    而池曼喜欢的男人是付朝桓,几年来一直很嫉妒叶承涵,把叶承涵当成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这样总结下来,他们三个人为了各自的目的,很有可能联手制造了这次事件。

    乔凝思越听表情越错愕,等池北辙说完,她的思维已经跟不上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又不是娱乐圈,怎么会有这么复杂又混乱的关系?

    “从他们三个人身上入手,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付朝桓眯起的凤眸里透着阴鸷,这几年因为叶承涵,池骁熠没有少给他制造麻烦,如果这次叶承涵的失踪真的和池骁熠有关,那么他们两人可要好好算这笔账了。

    正说着,池骁熠打来电话给池北辙,问池北辙有没有时间,他想请大哥和大嫂吃一顿晚饭。

    池北辙和付朝桓对视一眼,他们还没有去找池骁熠,池骁熠倒是先来探他们的口风了。

    付朝桓把随身携带的微型追踪器给了池北辙,让池北辙找机会装到池骁熠的身上,他在这边会随时注意池骁熠的动向。

    走出去后,乔凝思也不管是在外面,她抱住池北辙的胳膊,笑盈盈地亲他,很突兀地说:“阿辙,你的侧脸真好看……”

    池北辙心里很受用,表面上却仍是一张面瘫脸,高冷地睨着怀里柔嫩的小女人,“所以你被我迷住了,现在想推倒我?”

    “是又怎么样?”乔凝思的身高和池北辙相差太多,即便是踮起脚尖,也只能亲到池北辙的下巴,她像吃不到糖果的孩子,蹙着眉头不满地说:“你不能配合我,把头低下来一些吗?”

    她那双柔美的眸子看得池北辙下腹陡然一紧,这女人还真懂得控制他的情绪,主动的示好让池北辙胸口所有的不愉快烟消云散,过分狭长的眸子一眯,他勾着唇应了一声,“好。”

    话音刚落,池北辙上前半步把乔凝思柔嫩的身子压在了电梯壁上,修长的手指捏住她小巧的下巴,紧接着他低头狠狠地吻住了乔凝思的唇。

    果然不出所料,席间池骁熠的杯子和池北辙碰撞过去,姿态优雅地喝了一口红酒,池骁熠状似漫不经心地问:“我听说付朝桓受伤住进了恒远医院,没有什么大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