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2:无法驾驭他这样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188字

    “叶承涵失踪了。”池北辙答非所问,观察着池骁熠的反应,“既然你那么喜欢她,我想你也应该会尽自己最大的力帮忙找她吧?”

    池骁熠闻言面色瞬间就变了,“什么?!”

    他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是装的,平日里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男人,此刻一双桃花眼倏忽暗了,带着危险性反问池北辙,“所以你们觉得这件案子跟我有关吗?这未免也太践踏我对叶承涵的感情了。”

    叶家和池家是百年之交,一直往来密切,从小时候还不懂爱情的年纪,池骁熠就特别喜欢和叶承涵玩闹,他年少时期对叶承涵动了情。

    可这并非是一段美好的青梅竹马,而仅仅只是池骁熠单恋叶承涵,叶承涵对池骁熠没有那方面的感觉,再加上这些年池骁熠的路越走越极端,为了财权和地位不择手段、心狠手辣,违法犯纪的事情没少干。

    在充满正义感、嫉恶如仇的叶承涵这个警察眼里,池骁熠是邪恶的代表,这就导致两人从最初的好玩伴变成如今的死对头,池骁熠和叶承涵的距离越来越远,为此池骁熠曾一度很痛苦。

    “对比起绑架来硬的,我更想征服叶承涵这样的女人,让她的身心都属于我。”这辈子也就只有叶承涵是池骁熠的克星了,此刻得知叶承涵失踪,他的担忧绝对不比付朝桓少,说出这话时唇色都泛起了苍白。

    毕竟是心理医生,在池骁熠这样的反应下,乔凝思基本可以肯定池骁熠跟叶承涵的失踪没有关系。

    池北辙在桌下握住乔凝思的手,淡淡地接过池骁熠的话,“正是因为我相信你,才没有对你隐瞒。”

    他们可以把池骁熠排除掉了,如果是江心瑶和池曼做的,那么也不用太担心,想必只要他们一走,池骁熠就会找上江心瑶和池曼,借用池骁熠之手,更容易解决问题。

    一切都朝着池北辙的计划发展,这餐饭刚结束,池骁熠就把电话打给了江心瑶,冷笑着开门见山地问:“江心瑶,叶承涵是不是在你手上?”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电话里江心瑶的语气很惊讶,事实上听着池骁熠那样阴冷的声音,她面上的血色一下子就褪尽了。

    辩解的过程中,整个后背都冒出冷汗来,直到挂断电话,江心瑶的手机掉到地上,她整个人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

    “你竟然这么怕我哥。”对面的池曼裸露着细长雪白的腿坐着,满是轻蔑地吐了一口烟圈,“淡定点,我哥很敏锐,若是在他面前露出丁点马脚,那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江心瑶惊吓地摇摇头,走过去抓住池曼的胳膊,她语无伦次地说:“曼曼你听我说,绑架和虐待都是犯法的,我们不能这样做……”

    事实上直到现在江心瑶都还没有摸清楚状况,中午池曼来找她,告诉她叶承涵现在在她手里,问她要不要趁此机会报复叶承涵。

    池曼看到江心瑶这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她用手猛力把江心瑶推开,冷笑着不以为然地说:“就差杀人了,我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干过?你那么爱我哥,可我哥心里的女人一直都是叶承涵,只有把叶承涵毁了,我哥才会属于你。”

    “而且叶承迹杀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不能拿他怎么样,但可以把怨恨发泄到叶承涵这个妹妹身上,让叶承迹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池曼说着,用手捏住江心瑶的下巴。

    她用一种诱导的语气道:“表姐,你现在这么惨,都是叶承迹和叶承涵这一对兄妹造成的,你难道不想为自己死去的孩子报仇、不想得到我哥吗?跟我合作吧,我一定会达成你所有的心愿。”

    在池曼这番言语刺激下,江心瑶原本清透的眸子里渐渐浮起阴影,再想到自己无辜而死的孩子和池骁熠的绝情,江心瑶心里顿时又痛又恨,两手攥紧在一起,尖利的指甲抠在细嫩的皮肉里,她狠狠地咬着字,“好。”

    这天晚上乔凝思洗过澡后,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手里端着温热的牛奶喝着,而注意力则放在墙壁的电视上。

    看到娱乐圈里的绯闻八卦,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付朝桓几个人那样复杂的关系,她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你们贵圈真是太乱了。”

    “你管太多,只要我不乱来就可以了。”池北辙刚从浴室走出来,浴巾围在劲瘦的腰间,露出精壮完美的上身,那些水珠子还挂着,灯光的照耀下壁垒分明的六块腹肌更显性感狂野,是平日里穿衣服时看不到的视觉冲击。

    乔凝思无意间瞥过去一眼,几乎呼吸都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她从来不否认自己是外貌协会的,当初若不是被池北辙这张俊魅无双的脸惊艳到了,救她父亲的如果真是一个糟老头子,她怎么可能会主动回报池北辙、义无返顾地以身相许?

    乔凝思觉得喉咙有些干,掩饰性地喝了一口牛奶,可谁知池北辙在上床的过程中,直接把腰间的浴巾一扯。

    乔凝思条件反射地往池北辙两腿间看,那样的勃发让她的眼睛一下子直了,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过了一会,乔凝思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实在太不矜持了,一张脸顿时又红又烫,立即转过头把杯子继续往唇边凑,准备用喝牛奶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可谁知一只大手夺过杯子,紧接着她的腰被男人紧扣住,几秒钟乔凝思就被池北辙压在身下。

    “唔……”男人滚烫的胸膛紧贴着乔凝思,火热的手掌一边在她的身上抚摸,炙热的唇凑到了乔凝思的耳边。

    池北辙的喘息性感撩人,沙哑而霸道地说:“以后晚上不许再喝牛奶了,若不然还怎么装得下我给你的?”

    乔凝思:“……”

    池北辙明天要出差,再加上乔凝思最近两天给他添了太多堵,此刻在床上有机会了,就把乔凝思往死里折磨,一下一下动作得别提有多凶狠。

    而乔凝思的灵魂几乎都快被撞出去了,昏昏沉沉中想到白天和付朝桓聊天时,付朝桓特别困惑为什么池北辙娶的不是成熟性感、端庄高贵的名媛?像乔凝思这么嫩,只要下手重点就能碎了的,如何能承受或是驾驭得了池北辙这样的男人?

    当时乔凝思的骄傲上来了,对此很不屑,而此刻她觉得付朝桓说得简直太对了,池北辙这样凶猛的,哪是她一个小姑娘能承受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