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听老板娘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179字

    最近几天池北辙出差确实忙,而且陈默每天都在电话里添油加醋地告诉他乔凝思和付朝桓有多亲密,把池北辙搞得几乎是心力交瘁,也顾及着乔凝思手腕上的烫伤,所以这天晚上池北辙并没有太折腾乔凝思。

    事后两人又洗了澡躺回床上,池北辙想和乔凝思耳鬓厮磨一会,可乔凝思丝毫没有情趣,刚依偎到他的胸膛,找了最舒服的位置就睡了过去。

    池北辙低头看到乔凝思唇边含着满足而甜蜜的笑,他的心也一下子柔软了。

    早上池北辙恢复了精力,工作狂周末还要去上班,而他回来了,乔凝思不至于那么无聊老是往付朝桓的病房里跑,并且池北辙肯定也不允许她去。

    池北辙背对着她穿衣服,乔凝思伸手从后面抱住池北辙的腰,“我跟你一起去上班,不然一个人在家没有意思。”

    一团温软贴在背上,池北辙手指下的动作顿住,胸膛的肌肉露出来,紧实而又性感,池北辙侧过头看了一眼肩上又对自己起了色心的乔凝思,“果然小女孩子就是爱黏人。”

    “小别胜新婚,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乔凝思不置可否,看到池北辙眼中戏谑的笑意,她的脸顿时一红,目光从池北辙胸口她留下的吻痕上收回来,乔凝思用脸蹭着池北辙的脖子,“我不会打扰到你工作。”

    乔凝思磨得池北辙体内的火都烧了起来,伸手把乔凝思锁在自己的怀里,“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是昨晚我不够卖力,让你现在能下得了床蹦跶?”

    乔凝思眯起眼睛轻笑,“就算下不了床,我也到你办公室去睡。”

    “好。”池北辙凑过去封住乔凝思的唇。

    去恒远的路上依旧是陈默负责开车,副驾驶的林敏南对他抬抬下巴,让他往后视镜里看,然后林敏南不断地对他使眼色。

    陈默不用看就知道自家老板现在是一副吃饱喝足、神采奕奕的样子,可以他的智商实在不明白林敏南在暗示什么,难道是问他晚上要不要约?

    陈默顿时吓得面色惨白,一脸惊恐地摇摇头,他不喜欢林敏南这种汉子,他比较中意自家老板娘这种柔美而不娇弱的类型,若不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早就跟林敏南滚到床上去了。

    林敏南对思想龌龊的陈默翻了一个白眼,拿出笔在便条纸上刷刷写了字递过去。

    “我只喜欢钱。”

    陈默看后顿时恍然大悟,又看了一眼自家老板,觉得这大概是这几年来老板心情最好的一天,可陈默还是有些紧张。

    老板太腹黑了,他担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陈默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老板,你可以给我和敏南把薪水提一下吗?”

    林敏南:“……”

    我去!

    这逗比也太直接了,他就不能委婉一点吗?比如说他上有老、下有小,还要买房娶老婆生孩子什么的哭诉哭诉。

    乔凝思正低着头给沈末离发微信,听到陈默这样说,她“噗”地笑了。

    而坐在身侧翻杂志的池北辙,淡淡瞥了乔凝思一眼,头也不抬地对陈默说:“你问你家老板娘,现在我的钱都是归她管。”

    乔凝思闻言瞪了池北辙一眼,他的钱在她这里是没错,但她不干涉池北辙的工作,而陈默觉得老板娘善良心软好欺负,给老板娘要福利,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陈默正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乔凝思却极为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勾着唇用凉凉的语气说:“阿辙让你保护我,可昨晚我被叶承迹欺辱时,你人去哪里了?”

    “小默默,你既然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那就赏罚分明,以后每个月把你30%的薪水划到林助理的账户上好了。”

    乔凝思说完,转过头问池北辙,“这样可以吧?”

    她不否认自己是在报复陈默,要怪就怪陈默自己诬陷她和付朝桓的关系,导致她和池北辙闹矛盾。

    池北辙抬起手掌在乔凝思的头发上摸了一下,一双狭长的眸子里满是纵容和宠溺,“好,听你的。就算以后你说不发小默默的薪水了,也可以。”

    陈默:“……”

    这让陈默意识到一个真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板娘根本不是小白兔,反而其腹黑程度可以跟老板相比,所以往后他应该抛弃老板,而只需要巴结、伺候好老板娘就可以了吗?

    晚上池北辙和乔凝思照例回去池家老宅吃饭,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几分钟,池骁熠从外面赶回来了。

    他风尘仆仆的,眉宇间透着疲惫和苍白,没有往日的意气风发,嗓音沙哑地对池北辙和乔凝思打招呼。

    乔凝思望了池北辙一眼,开口问池骁熠,“你也没有叶承涵的消息?”

    “没有。”池骁熠摇摇头,烦躁到了极点,手边的烟就没有断过。

    他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关系,这几天差不多把大半个T市都翻过来了,也没有找到叶承涵,而警方那边同样没有接到消息,那么很有可能叶承涵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几天下来每次想到这个可能性,池骁熠的心口就是一股钝痛,若是早知道付朝桓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当初他抢也要把叶承涵抢回来,如果这次叶承涵能安然无恙,那么以后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要把叶承涵禁锢在自己身边。

    池骁熠用手撑着额头,闻到一阵浓烈的香水味道,他的眉毛顿时一拧,转过头铁青着俊脸训斥身边的池曼,“你喷那么重的香水做什么?”

    “整天穿衣风格跟坐台小姐一样,头发染得更像是鸡尾酒……池曼,你若是再没有一点女孩的样子,以后也别进这个家门了。”

    乔凝思目瞪口呆,听池北辙说池骁熠和池曼的兄妹感情很好,平日里池骁熠这个哥哥也很疼池曼,怎么他心情不好就把池曼骂得狗血淋头的?

    池曼向来受不了气,尤其对方还是在池家唯一护着自己的哥哥,她一下子怒了,不甘示弱地冲着池骁熠吼回去,“叶承涵被绑架了,跟我又没有关系,你对我发什么火?她最好是死了,省得你天天惦记。”

    池北辙原本正低着头把玩着乔凝思的手指,一副高高挂起、置身度外的姿态,闻言他猛地抬眸看向池曼。

    而乔凝思和池骁熠的面色也都微微一变,警方以及刚刚他们几人的交谈中,并没有说叶承涵是被绑架的,所以池曼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