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是大嫂不能生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082字

    池曼见三个人都看着自己,尤其池骁熠这个亲哥哥的眼中对她竟然有一种杀气,池曼的脸色白了白,身子下意识地挪开离池骁熠远一些。

    她颤抖而又愤怒地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我有动机绑架叶承涵,也要有那样的本事吧?”

    池曼确实没有那个本事,论单打独斗,她不是叶承涵的对手,另一方面池曼不学无术,连班都不上,所有钱财花销都来自于池骁熠这个哥哥,她手中没有呼风唤雨的势力,根本不能把叶承涵怎么样。

    再者池曼明知道叶承涵是池骁熠最珍视的女人,她是嫌自己活得太好了,才有胆子对叶承涵下手,因此即便池骁熠怀疑过池曼,但很快又被他用以上理由排除了。

    池骁熠敛起眸子里冷意,声音也温和下来问池曼,“既然不是你做的,你是怎么知道叶承涵被绑架的?”

    对比起池北辙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池曼更害怕冷血毒辣的池骁熠,强作镇定地说:“上次你怀疑是表姐做的,给她打电话时,我刚好在旁边听到了。”

    眼瞧着池骁熠似乎相信了自己,池曼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走过去抱住池骁熠的胳膊,讨好地笑着,“刚刚是我太口无遮拦了,哥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这种说话方式。我错了,对不起,哥你不要生气了。”

    在整个家族里,池曼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即便做父亲的池渊知道江芷玥动不动就让人把池曼绑起来锁在房间里,并且不给饭吃,池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池骁熠还护着这个妹妹了。

    此刻既然她知错了,池骁熠就没有再说什么,抿着唇抽出自己的手臂,他转身往餐厅里走去。

    池曼看着池骁熠的背影,唇边扬起了一抹阴冷的弧度。

    这一表情恰好被心思敏锐的乔凝思捕捉到,她转头看了池北辙一眼。

    池北辙什么也没有说,而是一手握住了乔凝思的手,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不用言说的默契,仅仅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池北辙喜欢的就是乔凝思的通透和聪慧,虽然她才二十三岁,但却很懂人情世故,更重要的是一年的相处中,乔凝思越来越了解他的性格,这种心里轻松而柔软的感觉,是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带给池北辙的。

    几人坐在一起吃饭时,由于乔凝思的手腕上还包着纱布,池北辙就帮她把菜夹到碗里,见她端碗还是有些不稳当,池北辙低着头温和地问:“还好吧?若不然我喂你。”

    乔凝思惊吓得差点把碗摔了,连忙埋下脸掩饰自己的失态,“不……不用。”

    午饭就是池北辙喂的,乔凝思当然喜欢池北辙无底线地宠着自己,可此刻在池家这些人面前,尤其还有不苟言笑始终板着一张脸的池渊在场,乔凝思哪还有胆子和池北辙腻歪?

    别到时候让池渊斥责她不够端庄稳重。

    “怎么了凝思?”坐在斜对面的江芷玥知道乔凝思不是那么不识大体,她蹙着眉头关怀地问:“是不是手受伤了?”

    乔凝思正想着怎么把叶承迹羞辱她一事瞒过去,身侧的池北辙淡淡地开口,“她一日三餐亲自下厨做给我吃,早上不小心被油烫伤了。不用担心,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江芷玥一听惊讶地问:“你还亲自下厨?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能太惯着阿辙,免得他日后欺负你,而且你要记住自己是池家的大少奶奶,家务活这些留给佣人做就可以了。”

    江芷玥还是江家的大小姐时,就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嫁到池家做了长夫人后,这几十年来她一顿饭都没有给池渊做过,倒是柳淳芳这个情妇时常下厨。

    这种行为是江芷玥最不屑的,所以她当然不能让乔凝思这个儿媳妇像柳淳芳一样,除了做家庭主妇外,唯一的用处就是给男人暖床。

    江芷玥觉得自己必须改变乔凝思这种以男人为天的观念,她用一种强势而不容拒绝的语气对池北辙和乔凝思说:“是不满意家里的佣人吗?回头我从自己身边调过去一个给你。江嫂跟着我很多年了,做事让人放心。”

    池北辙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点点头同意了,而难得沉默的池骁熠唇边勾出一抹嘲讽。

    江芷玥还真行,连自己的儿子都要算计。

    恐怕这个江嫂是她特意派过去监视池北辙和乔凝思的吧?看来江芷玥对上次池北辙把那30%的股份转让给他的做法很不满。

    江芷玥向来强势,多数情况下池渊都懒得理她,沉默了几分钟,她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儿子和儿媳妇,“你们两人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凝思的肚子还没有动静,是一直在避孕,还是阿辙你每天太忙,在这方面冷落了凝思?”

    乔凝思闻言身子猛地僵硬了,胸口一堵很不是滋味。

    若不是江芷玥提起,她几乎快要忘了自己嫁给池北辙是为了生孩子,而正如江芷玥所说,一年多过去了她却还没有怀孕,那么江芷玥难免会对她有看法。

    “我还说呢。”江芷玥的问题刚抛出来,池曼讥笑着接道:“我大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估摸着是我大嫂不能生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大夫人你踏破铁鞋无觅处好不容易才选的儿媳妇,可能就会让你功亏一篑了。”

    江芷玥闻言一下子摔了手中的碗,紧接着起身反手一个耳光,“啪”一下甩在了池曼的脸上,“你听听自己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大哥行不行,你这个做妹妹的怎么知道?你母亲究竟是怎么教你道德伦常的?”

    而柳淳芳刚刚就腾地站起来了,在这时拉住江芷玥的胳膊,蹙着眉头说:“大夫人,孩子说话有什么不对的,我们做长辈的好好教育就可以了,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你给我闭嘴!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江芷玥猛地回过头,抽出自己手臂的同时,用力把柳淳芳甩了出去。

    柳淳芳一个踉跄,差点栽倒时被池渊扶住,而餐桌上的汤汤水水都洒了,池北辙立即搂住乔凝思的腰往后退出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