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0:是不是怀孕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117字

    “想。”池北辙垂眸深深看着自己胸膛里的乔凝思,欢爱后她整个人更是散发着一种平日里没有的光彩,让池北辙心动。

    他用修长的手指把乔凝思汗湿的头发拨开,“像我这样的男人年纪越大,就越渴望安定和有一个家,也更想有个孩子,体验体验做爸爸的感觉。”

    “最好是个女儿,跟你一样漂亮。”池北辙联想到乔凝思的小时候,几岁的女孩子长得一定很可爱,甜美如小公主。

    他这样霸道又是大男人主义,见到别人家的女儿都特别怜爱想抱抱,所以如果是他自己的女儿,可想而知他这个做爸爸的能宠到什么程度去。

    池北辙觉得不可思议,两年前他还在为白倾念痛不欲生,好几次真的连活下去的念头都没有了,他也打算终身不娶,一个人孤单到老,而如今他不仅想和乔凝思过一辈子,并且他竟然开始幻想自己和乔凝思生的孩子了。

    或许他确实是太寂寞了,越来越渴望温暖和被爱,也想让乔凝思抹平他心中的伤痛吧?

    可池北辙知道,他再也不可能像年少时爱得那么轰轰烈烈、奋不顾身,三十岁以后的他所需要的是一种细水长流,即便喜欢乔凝思,可能也不像曾经喜欢白倾念那么深刻了。

    而让乔凝思惊讶的是池北辙竟然更喜欢女儿,她以为像池北辙这样传统的男人,应该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才对,而且池家就是为了要继承人,才逼着池北辙娶她的不是吗?

    “不过怀孕的事还是顺其自然吧,你不要自己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池北辙安抚着说,凑过去在乔凝思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今晚我母亲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你还年轻,再等几年也没有关系,女人最佳的生孩子时间段是在二十五岁左右,太早或太晚都不利于身体的恢复。”

    即便池北辙这样说,乔凝思心里却还是很沉重,她确实不想那么早生孩子,可池家那边怎么交代?

    乔凝思并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心思,搂住池北辙的脖子,亲着他的唇轻轻调笑着说:“我很年轻没有错,但阿辙你已经老了吧。”

    这对男人的自尊绝对是一种极大的羞辱,果然下一秒钟池北辙的俊脸一黑,男人怒了,手掌卡着乔凝思不盈一握的腰身把她掀翻在床上,池北辙冷笑着压下去,“现在就向你证明我到底老不老……”

    接下来乔凝思尝到了挑衅这男人的后果,直到她求饶了,被池北辙逼着说了好多遍“他一点也不老,他很厉害”这样的话,池北辙才总算泄火放过了她。

    这天下班回家之前,乔凝思再去病房里探望付朝桓时,医护人员却说就在一个小时前,付朝桓自己办理手续后出院了,那个护士把付朝桓留下的一本书交给乔凝思,是付朝桓经常看的心理犯罪学。

    乔凝思翻开后看到里面夹着一片漂亮的枫叶书签,那一页的右上角龙飞凤舞地写着几行字,“我和警方一起去找承涵了,最珍爱的这本书送给你,答谢这几天以来你对我的照顾。”

    “你既然喜欢阿辙,那就坚持下去。他是一个值得你去爱、去付出、去给予的男人,希望你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原来付朝桓这人看上去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心里却比她这个当事人都要清楚她对池北辙那种无法言说的喜欢和暗恋。

    乔凝思含着笑,拿着那片书签往外看去。

    正是秋末,窗外枫叶红得鲜艳似火。

    这个月乔凝思的月经推迟了几天,池北辙察觉到后,也不管是在晚上10点多和乔凝思的抗拒,就强硬地带着乔凝思去医院检查。

    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林敏南,让林敏南先安排好妇产科的医生等着他们。

    副驾驶的乔凝思见池北辙如此郑重其事,她握住池北辙的胳膊,抿了一下唇说:“阿辙,你不要紧张。或许不是怀孕,有可能是最近我工作上压力大了,才导致……”

    “你有什么压力?”池北辙打断乔凝思。

    很多病都是有征兆的,像女人月事这些方面必须重视,如果不是怀孕,那就代表乔凝思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这让池北辙的脸色很不好看,用一种严厉的语气对乔凝思说:“我已经吩咐过不要让他们给你安排太多病患。如果这样还是给你压力的话,那这份工作就不要做了,要么待在家里,要么你还是来我身边做秘书吧。”

    乔凝思闻言震惊地看着池北辙,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病患那么少,原来是池北辙早就吩咐过不让人把病患带给她。

    虽然她知道池北辙是不想自己太劳累,可这样的事实还是让她心里很难受。

    她有自己的人生梦想和目标,还在读书时就把以后的人生规划好了,准备去美国读完研究生回来,凭借自己的实力在恒远这样的三甲医院做一名优秀的心理医生,或许等以后她积累够了经验,也有资质、有钱了,她就自己开一家心理诊所。

    可自从和池北辙结婚后,她自己把自己的以后全都毁了,她没有资格怪池北辙,然而唯一的一份工作不仅是靠关系得到的,而且池北辙就连她想实现一下自己人生价值的机会都不给。

    这就是做豪门大少奶奶的悲哀吗?

    乔凝思把脸转向车窗外,淡淡地回了池北辙这样一句,“你随便吧。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池北辙听出乔凝思话里的自暴自弃,他的胸口狠狠地一疼,腾出一只手握住乔凝思的。

    乔凝思没有挣脱,但池北辙却感觉到平日里那只温软,被他一握总是冒出汗的手,此刻却是那么冰凉僵硬。

    就像她对池北辙的态度,第一次那么的抗拒和冷漠,于是池北辙的心更疼了。

    十一点多时,乔凝思和池北辙刚从妇产医生的诊室里出来,大半夜的江芷玥竟然赶过来了。

    她走上前就握住了乔凝思的手,激动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怎么样?检查结果出来没有?是不是怀孕了?医生怎么说?多长时间了……”

    一连串的问题砸向乔凝思,乔凝思僵硬地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盼孙心切的江芷玥,她脸色苍白着,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