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太有魅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1本章字数:3193字

    哎,可苦恼死他了,在李红圆这里肯定问不出什么,难道要他问林月清?

    田阳光是脑补了这个场面就觉得不寒而栗,他那好强的美女老婆一定会弄死他的。

    谁知怕什么就来什么,田阳刚打消去找林月清问清楚的想法,林月清却找个人传话。

    “田阳,林总让你去办公室找她。”林月清的贴身秘书郭小美一脸恭敬的看着田阳,她身为林月清的秘书自然知道田阳收购公司股票那些事,也深知自己得罪不起他。

    “哈?她真的叫我去她办公室?”田阳嘴角垮了下来。

    郭小美狐疑的看着田阳,别人听说能见到林总都一脸兴奋,为什么他却一脸如丧考批的样子?

    林总虽然好强了一点,严厉了一点,可并没有可怕到这种地步吧。

    田阳看到郭小美古怪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叹了一口气,谁能明白他心中的苦啊。

    他那美女老婆肯定是想跟他算账!

    “大妹子,你知道总裁找我是什么事吗?”田阳把手搭在郭小美肩膀上,两个人并肩而行。

    对于田阳来说这很正常,以前在组织里也有女人跟他们一起去执行任务,条件有限,大家经常睡一块,也没感觉到什么不妥。

    可郭小美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田阳突然凑近把她吓了一跳,脸上浮现两坨嫣红。

    把田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郭小美往右移了两步,结结巴巴道:“这,我,我不知道。”

    对于郭小美突然远离他的举动田阳感觉到不解,可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从郭小美最终撬话。

    “那你的林总今天心情怎么样啊,提到我名字的时候有没有……杀气……”田阳又凑近了两步,口中的热气打在郭小美的耳朵上,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郭小美从脸红到脖子根,气急败坏的跺了两脚,嗔怒的看着田阳:“你见到总裁就知道了。”

    说完,一个人捂着脸跑掉了,心怕别人看出她的异常。

    这个田阳,太可恶了!居然靠她那么近,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郭小美嘴角绽放出一抹浅笑,其实田阳长得也不差,好像还挺有钱的,要是他真的喜欢上自己,答应他也不是不可能。郭小美心里这样想着。

    但她不知道自己完全误会了田阳的意思。

    田阳看到郭小美落荒而逃,怔在原地一头雾水。这怎么回事啊,刚刚还好好的人怎么就跑了?

    而周围的同事却看得明明白白,刚刚郭小美在这他们不好说话,现在郭小美走了,一个二个都用那种愤恨的目光盯着田阳。

    “连郭小美那种万年老处女都不放过,真是禽兽!”

    “畜生!”

    “变态!”

    “哎哎哎,你们什么意思,我干嘛了我。”田阳一脸不明所以,他刚刚不就是跟郭小美说了几句话嘛,怎么就引起公愤了。

    “兄弟,我没想到你口味那么特别,竟然喜欢郭小美那种万年老处女,哥佩服你。”一个同事站起来拍了拍田阳的肩膀,眼神充满了怜悯。

    郭小美永远是一副职业装,梳着再普通不过的马尾辫,眼眶上还带着大眼镜,都二十八了还没谈恋爱。

    所以被全公司的人称为老处女。

    “什么嘛,你们怎么都莫名其妙的。”田阳嘟囔了一声,绝对不理会这群神奇的人类,踏上找林月清的征途。

    林月清办公室的门紧闭,田阳猛地推开厚重的玻璃门,大声喊道:“老婆,你叫我来办公室是不是想我了?”

    刚一说完,一本厚重的书朝他这个方向砸过来。

    田阳灵敏的往右边一闪,那本书重重的砸在墙壁上。

    “你要谋杀亲夫啊!”田阳惊魂未定的看着地上杂乱的书籍,差一点,差一点他这个武艺高超的不败神话就被一本书偷袭成功了。要是传出去,多少人会笑死他。

    林月清冷着脸:“我不是告诉过你在公司不许叫我老婆吗?”

    “哦,那好吧,不叫就是。”田阳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抖啊抖的。

    林月清松了一口气,听到田阳下一句话眼中重新冒出熊熊怒火。

    “不叫你老婆,我可以叫媳妇吧,你说是吧,媳妇。”田阳痞痞的看着林月清。

    林月清深吸一口气,企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愤怒,可气的涨红的脸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情。

    “田阳!你给我出去!”林月清指着门。

    田阳躺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姿势,撑着脑袋:“你们女人就是麻烦,一会让我来一会又要让我出去的,你是让我来还是让我走,痛快点行不行?”

    “你!”林月清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田阳却打断了她将要说出口的话:“算了,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说吧,找我来是做什么。”

    林月清听到田阳故作大度的话差点没有一口心头血喷出来,好像一直惹自己生气的人是他,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了一个样?

    不过田阳说得对,她找田阳的确是有事。

    按耐住把田阳大卸八块的冲动,林月清喝一口咖啡平静心情:“现在你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下一步你想怎么办?”

    “呃……”田阳摸着下巴忖思。

    林月清看到他正在思考的模样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你不会一直没有想过这件事吧?”

    田阳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的确没有想过,当初我收购公司股份只是不想看到你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而已。”

    饶是林月清这种女强人,听到田阳这番话心中也流过一股暖流,看向田阳的脸也觉得顺眼了很多。

    但嘴上还在逞强:“我才不稀罕。”

    田阳深知林月清的性子好强,也就笑笑。

    “反正我又没有管过公司,也懒得管,那些股份就当做是结婚的礼金吧。”田阳不在意的摆摆手,似乎真没有将那六十亿放在眼中。

    林月清仿佛被石化一般怔在原地,好久才用复杂的眼神询问田阳:“你是说,六十亿就当是娶我的礼金?”

    那她可真值钱,相信全世界也就这一份吧。

    “怎么,不相信?不是哥说,区区六十亿,我还不放在眼中。”田阳脸不红气不喘。

    林月清白了他一眼:“吹,你就吹!吹上天我都不会信你。”

    田阳眼神暗淡下来,颇为受伤:“你这个女人,你怎么连你自己的老公都不相信呢。”

    林月清轻嗤一声,脸上写着:相信你个大头鬼!

    “不过,这次还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估计在公司待不下去。”林月清正色道。

    她一向恩怨分明,田阳帮了她,她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

    “口头感谢多没劲啊,要不用行动表示表示?”田阳双眼火热的看着林月清高耸的双峰和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咽了咽口水。

    林月清双眼一眯:“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你跟李红圆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跟你睡在一起?”

    田阳摸了摸鼻头,眼神躲闪:“这我哪知道啊,我都想不起来了,当时我只记得你们两个朝我身上扑,受害者是我才对,我被你们玷污了都没说啥。”

    林月清顿时气结,胸口那团气提不上来也咽不下去:“那你的意思是,是我们占了你的便宜?”

    “难道不是这样吗?”田阳那张脸看起来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田阳!你脸皮真厚!”林月清气愤的转过头。

    田阳捂住自己受伤的心灵,语气惆怅:“既然你这么说我,那我还是走吧,免得惹你生气。”

    林月清转过头来,刚想说不是这么回事,可空荡荡的办公室哪还有田阳的身影。她只好暗骂一声:可恶,竟然跑那么快。

    离开林月清办公室的田阳一边抽着烟吞云吐雾,一边把另一只手插在兜里,眼神忧郁。

    真是好险啊,还好他聪明及时找个理由跑了出来,不然林月清再纠结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就没有理由搪塞了。

    哎,这男人啊,太有魅力也是一件坏事啊。

    田阳回到办公室,躺在椅子上,把腿搭在桌子上,忧郁的看着天花板,他堂堂龙头组织的扛把子,现在屈居在一个小小的工作做处理文件这等琐事,真是令人唏嘘啊。

    如果不是为了博得美女老婆的芳心,他才不至于牺牲那么大。

    不过他看到这些文件就觉得头痛,虽然这些文件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可他就是觉得烦闷,没有做任务来得痛快。

    以前的文件他闲的无聊就做两个,其他的一般都是别人帮他搞定,特别是帮了李红圆那么大一个忙后,大部分的文件李红圆都包了。

    美其名曰是报恩。

    “咦,李红圆哪去了?”田阳找了半圈都没发现李红圆的踪迹,拍了拍他旁边那个人的肩膀问道。

    坐在田阳旁边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

    “别碰我,我没空。”胖子头也不抬,不耐烦的怒吼一声。

    田阳搓着手掌,朝胖子脑门重重打了一下:“哟,胖子,才几个小时不见,牛气很多啊。”

    胖子这才听出田阳的声音,脸上的愤怒立马变成掐媚:“田哥,是你啊,你不早说,我还以为是谁呢。”

    田阳剐了胖子一眼,没有跟他一般计较。

    “来来来,田哥,你坐,我去给你倒水。”胖子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端着桌上的杯子往茶水间的方向跑去。

    上次田阳公开承认自己是总裁的亲戚,胖子就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如果田阳能够在总裁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那升迁的日子不就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