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2章 耍大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1本章字数:3026字

    “就是啊,这个小子得罪的可是我们这儿有名的纨绔公子,惹到他的人向来没有好下场,如果不是他下了命令让我们看着这姓李的小子,不让他马上死的话,这小子已经没命了。”

    田阳锐利眸子一眯,声音如万年玄冰一般彻骨的冷:“这么说来,你们是故意不给他包扎,故意不给他水喝?”

    看守听到田阳的话洋洋得意的拍了拍胸脯:“当然,我们就是故意的,故意折磨他!”

    “找死!”田阳一脚把一个看守踢到墙壁上,发出“嘭”的一声。

    另外一个看守想叫人,可是田阳的速度比他更快,用手握住他的嘴巴,让他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手使劲一捏,还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田阳一巴掌就把他扇晕了过去,两个看守残的残伤的伤,没有几个月的功夫根本不可能好。

    李红圆看到田阳这么快就放倒两个看守,又是惊讶又是惶恐。

    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完蛋了完蛋了,你竟然敢在这里动手,肯定会引来很多人的,到时候我们就跑不掉了!”

    田阳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神情淡漠:“跑,我们为什么要跑?”

    “你打了人为什么不跑?算了,趁现在没人,我把我弟弟带上,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李红圆双手都在发抖。

    田阳打了看守所的人,性质跟袭警差不多,这个罪名可不小啊。

    “钥匙在那。”田阳指了指其中一个看守的腰带。

    李红圆颤颤巍巍的取下来,像是千斤重。

    一咬牙,李红圆用钥匙打开了关押李天明的牢狱。

    “天明,姐姐带你出去。”李红圆抱住天明的身体往外面拖。

    李天明闷哼一声,额头上浮现一层细汗:“姐,别碰我,疼!”

    李红圆这才松了手,把目光投向一脸悠然的田阳。

    田阳摊了摊手:“你弟弟的伤最好不要碰,不然造成二次伤害一切都完了。”

    李红圆急的来回踱步,她确定他们在这个房间里所作所为已经被监控记录下来,如果快的话马上就会有人来拘捕他们。

    田阳耳朵一动,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妹子。不用白费力气了,他们来了。”

    李红圆听到这句话脸色苍白了几分。

    都是她不好,她请谁不好,偏偏请田阳这个暴力份子,不但弟弟没有救出去,还把她跟田阳搭在这里。

    门外脚步声越来越密集。

    “里面的人听着,马上投降,我们可以把你们从宽处理。”外面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

    田阳淘乐淘耳朵,不耐烦的回应一句:“吵什么吵,让你们局长滚进来见我,没准我心情好,不跟你们计较。”

    田阳这番牛气冲天的话说出去,不仅连李红圆和李天明近乎呆滞,连外面蹭蹭围着的人也面面相觑。

    这个人实在是太狂了!

    他们看守所建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敢在这动手的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目中无人的狂汉。

    “你是谁呀,竟然让我们局长见你,我们局长是你这种阿猫阿狗可以见的吗?”门外传来一道讽刺的声音。

    田阳皱了皱眉,跟这群人说话就是麻烦。

    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张牌子扔出去:“你们级别太低了,拿着这张牌子找你们的局长,他知道该怎么做。”

    这牌子是他执行任务时,别人送的,光是这牌子他就有好多张。

    这牌子的作用就是,只要你在牌子主人的势力范围内,见牌子如见人。

    也不知道这看守所的局长识不识货,万一不识货那就只能靠拳头打出去了。

    这是市长送给他的,至于什么时候送的,他也忘了,连国家领导的牌子他都有好多个,市级算是最低的了。

    外面的一群人半信半疑的捡起地上的牌子,用眼神交流。

    最终还是商定让一个人抱着牌子去找他们的局长。因为他们看出这个牌子的材质很不简单,而且上面有市长大人的署名。

    “里面的人听着,外面已经拿着你的牌子去找局长了,快点投降吧。”

    “投你娘的大头鬼,给我找个医生来,不然要你们好看。”田阳打开门,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四周围得满满的人。

    那群人愣在原地,按理说,他们才是气势汹汹的一方吧,怎么这闯入者比他们还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行吧,希望你们待会不要后悔。”田阳抽了一根烟。

    他怎么感觉根这群莽夫交流起来那么困难呢。

    众人看田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的打退堂鼓,跟田阳僵持着。

    过了十分钟局长才小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还在训斥手下:“你们怎么回事,怎么把贵客堵在这里。”

    众人都一脸茫然,贵客?哪有贵客?

    接来下局长的举动更让他们不解。

    他居然把目光投到田阳身上,掐媚的走到田阳身边:“大兄弟,这卡是你的吧。”

    田阳斜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怎么?难道你也跟他们一样,想找我麻烦?”

    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语气诚惶诚恐:“不敢不敢,他们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你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可是,老大,他刚刚打伤了我们的兄弟。”站在局长背后的一个年轻小伙不忿的说道。

    局长一个脑瓜崩子给他弹过去:“贵客打了那两个人,是他们的福气。听到了没有?”

    年轻小伙捂着脑袋,一个劲的点头:“是是是,听到了。”

    田阳双手抱胸倚靠在门上,吊儿郎当的说道:“算了,我还有事,也不在这里多留了。不过里面这个人,我要带走,你们应该知道,错不在他身上。”

    “是是是,我们知道。”局长一脸苦涩。

    他怎么知道随便抓个人就能牵扯出一个大人物。

    他知道里面关着的那个人没有错,只是那个富二代家里有钱有势的,他也得罪不起啊。

    只好按照富二代的吩咐,把人关在了这里。

    局长又擦了擦脸上豆大的汗水:“贵客你要带走就带走吧,来人,快打120,让医生把里面的小兄弟抬走。”

    田阳拍了拍局长的肩膀,赐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没过几分钟就有医生来把李天明抬走,局长一脸恭敬的把牌子还给了田阳。

    田阳没有为难他们,跟着李红圆一起去到了医院。

    待田阳走了之后局长像是脱水一般坐在水泥石板上,天呐,他差一点这个位置就保不住了。

    能拿到牌子的人都不简单,一个手指就可以捏死他这个看守所的局长。

    “所长,你,没事吧。”众人把局长扶了起来。

    局长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平时做事都给我放精明点,今天差点害得我位置不保,全都给我扣十天工资!”

    “啊!”留下一群哀声叹气的可怜人。

    医院里

    把李天明送进手术室之后,李红圆两只眼睛不停的打量田阳,有好奇,有探究。

    “大妹子,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啊,虽然哥知道自己长得帅,可你这么看,我也是会害羞的。”田阳戏谑的神情没有看出一丝的害羞。

    倒是李红圆咬着唇,欲言又止。

    田阳翘着二郎腿:“妮子,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憋在心里多难受啊。”

    李红圆怔怔的看了田阳半响:“田大哥,你这么厉害,是不是某个大少爷,来体验生活的,不然那个所长怎么会对你恭恭敬敬的。”

    田阳听到这句话差点没被呛住,他这样的气质,像是名门望族的大少爷吗?

    “妹子,你看我这样的人像是大少爷吗?”田阳指着自己。

    李红圆认真的打量他好久,摇了摇头:“不像。”

    结果李红圆下句话差点把他气半死。

    “你的气质太屌丝了,根本不像是大少爷。”李红圆神情无比认真。

    田阳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妹子,你就这么对待你弟弟的救命恩人?”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连那个所长都对你恭恭敬敬的。”李红圆好奇的睁着眼睛。

    “因为哥长得帅。”田阳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摆出一个自以为酷毙了的姿势。

    李红圆无语至极的看着田阳:“田大哥,你这么自欺欺人真的好么?”

    “你这妮子,过河拆桥是吧,以后你再找我帮忙我不会帮了。”田阳受伤的摸着自己的胸口,表情颇为幽怨。

    “别啊,田大哥,我错了还不行吗?”李红圆抿着嘴唇,一副我犹见怜的味道。

    田阳也没跟她一般见识,跟她一起等他弟弟手术结束。

    田阳看得出来,李天明的腿还是能够接上的。

    手术一直进行了五个小时才完成。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刚走出来李红圆就迫不及待的上去询问情况。

    “放心吧,手术很成功,基本上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医生抬了抬眼镜,疲惫的说道。

    李红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那就好,那就好。”

    这上下起伏的玉兔使田阳暗自后悔为什么没有答应李红圆给自己的福利!

    李天明醒了之后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田阳:“姐夫,以后我要跟你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