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 欢迎下次再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2本章字数:3476字

    见得田阳出手如此凶悍那些剩下的保镖具是大吃一惊,动作不由得慢了半拍。

    身经百战的田阳自然不会错失良机,一个箭步期身上前,当年在伊拉克地区所向无敌的单兵搏杀术施展开来。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耳边响起一连串的巨响,田阳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穿梭在几个保镖周身。

    砰!砰!砰!

    一道又一道身影被凶狠地扔出战圈,步了第一位保镖的后尘。

    等到世界都安静了,办公室门口竟然只剩下田阳一人和谢风相对而立。

    田阳扭了扭脖子,刚刚那一连串的动作勉勉强强让他热了一下身,现在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了许多,果然啊,只有这种用拳头说话的日子才是属于他的。

    他抬眼看谢风,眼中的狠厉之色还未完全褪去。

    谢风吓得面无人色,身体都矮了一节,他下意识地想拔腿就跑,但是两条腿软得面条似的,抖抖索索,根本迈不开步子。

    田阳居高临下地看着谢风,淡淡地开口:“你,还要不要那一百万了?”

    “不要了,不要了。”

    谢风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那你还会不会再找人来对付我?”田阳眼中精光一闪。

    “不会了,不会了。”

    “其实我还蛮期待的。”田阳突然咧嘴一笑,随即伸手拍了拍谢风的肩头,“那么拿出来吧。”

    “拿什么?”谢风糊涂了。

    田阳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他咬字异常清晰地说道:“两百万,买命钱。”

    “什么?”谢风张大嘴。

    刚刚他还跟李红圆刁难要一百万买她弟弟平安,没想到转眼间就换成了自己被人要求拿一百万买平安。

    “你疯了!别太过分!我爸可是市委书记!”

    田阳脸色一沉,右手握拳毫无预料地轰了出去。

    蹬、蹬、蹬。

    谢风踉跄地后退了十几步,撞到了墙壁上,他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了一大片。

    “三百万。”田阳若无其事地收回拳头。

    “你……你竟然敢揍我?”谢风眼睛瞪得很铜铃似的,他捂着脸,感受到面上火辣辣的刺痛,不敢置信地质问。

    “啪。”

    一声脆响。

    谢风被一巴掌扇得原地转了两个圈。

    “嗯,这样子对称了。”田阳收回左手。

    脸上露出一个令人心寒的笑容:“四百万。”

    “你……”谢风被这一巴掌又一拳打得眼前金星直冒,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

    “五……”田阳的话还没说完,谢风就急忙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银行卡扔了过去。

    “密码六个八。”

    笑话,再让这家伙开口到最后还不喊出个天价来?现在四百万他还是勉强拿得出手。

    “欢迎下次再来!”

    谢风和他的一行保镖灰溜溜地滚到门口听得后面传来这么一句话,谢风脚下一绊,险些一头栽倒。

    “少爷没事吧?”一个受伤比较轻的保镖眼疾手快地扶住他。

    “没事。”谢风铁青着脸,从牙缝里生生挤出两个字。

    下一刻,他突然暴起对扶着他的保镖拳打脚踢。

    “妈的!一群废物!”

    楼道中,这个往日的贵公子顾不上保持温和从容的形象,他面容扭曲狰狞可怖,眼中是刻骨的怨毒。

    办公室内。

    田阳伸了伸懒腰,笑嘻嘻地说道:“这谢公子还真是大好人啊,一大早的赶来送钱。”

    “田大哥……你……”

    李红圆犹豫地看着田阳,想要问什么又不太敢开口,她想问问田大哥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公安局的局长会听从他的吩咐,难道田大哥也是世家子弟?

    这也是在场的所有人想问的问题,只是刚刚田阳给众人留下太深刻太恐怖的印象了,以至于在场的人虽然满腹好奇但一个个都不敢开口。

    “想什么呢?”田阳捏了捏李红圆精致的小鼻子笑骂道:“你家田大哥我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平日上上班,调戏调戏小美女,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哼。”

    李红圆甩了一个可爱的白眼给他。

    平头百姓?骗谁呢?有平头百姓可以随随便便吩咐公安局局长做事情的嘛?

    被李红圆这小丫头用那么明显的鄙视的眼光看着田阳也不禁老脸一红,急忙转移话题:“那个,现在是上班时间,工作,工作哈!”

    “田大哥这个大坏蛋!”李红圆看着田阳飞快地跑到自己电脑桌前摆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不由得恨得牙痒痒的。

    不过当李小美女看到办公室的其他人都用一种敬仰的眼光看田阳的时候内心却涌起了一股‘荣辱同焉’的自豪感。

    过了一会儿,就在办公室稍微恢复了一点往日的平静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再一次被人撞开。

    “草!”

    田阳一摔鼠标,爆了粗口。

    他刚刚在网上打游戏,眼看着就差最后一击就可以杀死最后的通关大boss了,结果被这么一吓,手一抖点错了。

    “GAMEOVER”

    眼看着电脑屏幕上打出的那行血色的大字,田阳霍然抬头寻找罪魁祸首。

    “没……没事吧?”

    焦急而又清脆的声音响起,怎么听怎么耳熟,田阳一抬起头看见一个面若桃花的大美女气喘吁吁地现在门口,美女的额头上还密布着细汗。

    这大美女不正是自家老婆,林月清吗?

    田阳呆愣在电脑前,搞不懂林月清怎么会突然出现。

    林月清剧烈咳嗽了两声,弯下腰,还等不及呼吸顺畅一些就急急地抬起头用焦急的目光在办公室里搜寻了起来。

    当看到田阳安然无恙地坐在桌前时,林月清这才舒了口气。

    这时,林月清才意识到办公室里的人都在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糟糕,不小心做得太明显了。

    “李红圆,你没事吧?”林月清急中生智,一脸关切地看着李红圆。

    李红圆受宠若惊,急忙连连摇头:“没事,没事,多亏了田大哥。”

    “田大哥?”林月清秀眉一皱,心下不知为何突然有点不高兴,“田阳是吧?田阳你到我办公室一趟!”

    话说到最后,林月清有几分色厉内匝。

    田阳无奈地摸摸鼻子。

    这个老婆太可爱了,明明就是关心他,却偏偏要做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田阳可是记得今天这个时间林月清应该有一场很重要的谈判才对。

    先不说老婆到现在和自己还是不对头,但是从今天的事情来看老婆还是很心善的,这样子他也不用担心哪天自己穷困潦倒时得流落街头。

    “老婆你叫我干嘛啊?”一进林月清的办公室,田阳大大咧咧地在林月清杀人的眼光中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

    “说过了不准在公司叫我老婆!”

    林月清美眸一瞪,觉得自己担心这个恶劣的家伙完全是多余的,他要是早死了自己不就解放了?再说了,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行。”田阳从善如流,“那么媳妇,你叫我做什么?”

    深吸一口气,林月清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能和粗人一般计较。

    “你得罪了谢风?”林月清的理性让她迅速平静下来坐在了田阳的对面。

    “嗯?”田阳一挑眉,“怎么?你在关心我?”

    林月清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白玉般的脸颊上微微泛红,实在不是她害羞,只是往常和田阳势如水火,后来虽然因为田阳出手相助关系缓和一点,但是让她来关心田阳……连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什么关心你?”林月清冷着脸,“我只是不想公司再出问题罢了,毕竟你可是公司的股东。”

    田阳嘴角上扬起灿烂的,又异常欠扁的弧度。

    “没事啊,反正如果我挂了股份就是你的,这不是更好吗?”

    “你!”

    林月清有些委屈,这人还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她果然应该不管他死活的。

    田阳心情甚好地欣赏林月清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成功破封,捉弄林月清,看她变脸已经隐隐成了田阳的人生乐趣之一。

    能将冰山变成火山,这全兴化市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了,他是不是应该为此自豪呢?

    “算了,不和你说这个,反正你自己注意点,谢风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看到了田阳眼中的戏谑,以林月清的聪明自然猜得到田阳又在耍着自己玩了,于是收起了那份愤怒委屈,林月清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放心吧,你老公我比他更不好惹。”

    田阳握着茶杯,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道,嘴角挂着放荡不羁的微笑,他的眼睛微眯着,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反正你自己注意点,否则死了也活该。”

    林月清不置可否地说道。

    “喂,媳妇儿,怎么可以这么诅咒你老公?难道你就那么喜欢当寡妇?”田阳翻了翻白眼。

    林月清没有在回答,论口舌功夫,十个林月清也比不上一个田阳。

    “明天和我一起去买衣服。”林月清不再去看田阳那张欠扁的脸,口气冰冷地命令道。

    去买衣服?

    田阳这下子真愣了。

    林月清不会真转性了吧?前些天不还对他冷言冷语的,现在就爱上他了?一起去买衣服,这算是约会吧?

    他是约呢?还是不约?

    林月清看出了他猥琐的心思,给他当场泼了盆冷水:“后天我爷爷八十大寿,你也得一起去。”

    “哦,不去。”

    “你敢!”林月清厉声,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握成拳头,粉面含威:“这是爷爷亲自下令的,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去啊?”

    老头子的命令?

    田阳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么早?难道老头子也察觉到了什么?田阳的眼中掠过一丝凶厉之色,那些夺去他所真爱的东西的人,他,会一个个亲手将他们送入地狱!

    坐在对面的林月清刚好对上这一眼,她浑身一僵,只觉得深陷寒冰。

    但下一刻田阳又恢复往日的无赖模样:“媳妇儿,亲我一口我就去。”

    “去死吧!”林月清跳起来,终于克制不住自己,手中的文件夹狠狠地向田阳砸过去。

    以田阳的身手怎么可能被她砸到?田阳敏捷地一闪,文件夹砸到了沙发上立刻就凹陷了一大块。

    真狠!田阳为之咋舌。

    “滚!”

    林月清余怒未消,俏脸绷得紧紧地。

    田阳跨过沙发,在林月清杀人般的眼光中,不顾她的反抗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

    “谢谢。”

    林月清感受自己到倚靠在一个十分温暖,十分有力的怀抱里,头上传来低沉的声音。

    不知不觉,她停止了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