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田阳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2本章字数:3343字

    十分钟之后,陈一峰脸色苍白地走了进来。

    “这么水灵,你老婆?”看到田阳怀里的林月清,陈一峰那张木头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吃惊。

    田阳笑骂:“滚你的,难不成老子就得找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母夜叉?”

    陈一峰摇头,直言说道:“只是觉得应该会是嗯……很妖媚的那类型。”

    田阳语塞,这么说起来的话有一个人倒是很符合这个标准,那位贵族大小姐。

    “行了行了别说了,忙正事。”田阳抬脚往外走。

    陈一峰跟在他身后感叹道:“我一直以为我就够惹事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能惹事。J2085.这可是正宗好货,之前我想搞一枝过来都办不到。”

    田阳撇了他一眼:“还有狙击枪呢,你的眼界太低了,这些你以前不也经常碰?”

    “那是在部队,这是兴化市好不好。”陈一峰无奈了。

    走出仓房,开店的老人瑟瑟发抖地躲在柜台后,之前的枪声已经吓破了这老人的胆子,更可况陈一峰一看就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好人。

    看了一眼售货架被打翻,零食掉了一地的小铺子,陈一峰从口袋中掏出一叠红色的票子放在柜台上。

    “算是赔偿费。”

    他低声抛下一句便急急的出了小店。

    小店里,老人愣愣的看着桌上的钱……

    “没想到你还算得上是个好人。”田阳靠在座位上,林月清被他安排在自己身边,右手轻抚着她的秀发。

    陈一峰苦笑着摇头,发动了车子,他声音有些苦涩:“习惯了。”

    习惯了,部队里的准则,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想起来陈一峰口中就一片苦涩,有些时候一些习惯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改掉。

    “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陈一峰笑了:“我说了,我喝了你的二锅头。”

    田阳也笑了。

    这是当兵的人听得懂得话,言外之意是,我喝了你的酒,那我就认了你这个兄弟,从这以后刀山火海都随你去。

    “回头你得请我喝伏尔加。”

    “好!”

    陈一峰踩下油门,骤然加速飞快地向刚刚的枪击现场驶去。

    刚刚的枪声已经引得不少人报了警,现在数十辆警车将现场团团围住,隔着老远的就拉起了警戒线。

    看到这一幕陈一峰皱了一下眉头:“看这架势,要进去的话估计很难,你打算怎么办?”

    田阳头也不抬,吩咐道:“开过去。”

    陈一峰应了一声,这也是一位胆大包天的主儿直直的往封锁区冲过去。

    “案发现场,案发现场,闲杂人员速速远离。”把守在警戒线旁边的两位穿着迷彩服的武警拔出了枪对准陈一峰的车,连连喊道。

    “行了。”

    眼看着车就要撞上警戒线,田阳终于开口。

    刷的一声,车身在就要撞上警戒线的时候突然来了个飘移,险险的擦这两个武警的脸停了下来。

    “闲杂人员?”陈一峰干脆利落的竖起一根中指,苍白的脸上是微微的得色。

    田阳翻了个白眼,兵痞子就是兵痞子,再怎么着也改不了半点亏都不肯吃的德行。

    这时候,车停下来时闹出来的动静也把林月清闹醒了,她听着耳边传来吵杂的声音疑惑地看向田阳。

    “告诉他地址,让他送你回去。一峰,把你的枪给我。”田阳头也不抬,脱下了自己的外衣。

    陈一峰毫不犹豫地在林月清惊讶的目光中从副驾驶座下面取出沙漠之鹰递给田阳。

    “田阳你要做什么?别冲动,外面都是警察!”林月清大惊失色,顾不上询问陈一峰为什么会随身带着一把沙漠之鹰,伸出手拉住田阳的手臂。

    田阳不为所动,拿起脱下的大衣将沙漠之鹰草草裹住便下了车,只留下一句话:

    “一峰,你待会带两个木箱子再回来这里。”

    “好。”

    陈一峰点点头,踩下油门,方向盘一转,车子便在林月清惊怒交加的声音里开向远处。

    下车之后田阳无视两个武警手中的枪径自往警戒线里面走去。

    “喂,停下,停下,这里不准靠近。”

    两个刚刚被吓出一肚子火气的武警毫不客气地拿起枪对准田阳的脑门。

    田阳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明显有不少人在行动的现场说道:“让你们的上头出来见我。”

    “你以为你是谁呀?想……”

    武警刚刚要开口再说两句,田阳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杀气毕露,这是在生与死的边缘磨练出来的杀气!顿时两个人的话被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背后出了一身细密的冷汗。

    “去!”

    田阳命令,不怒而威。

    这两个普通的武警早就被田阳那满怀杀气的一眼吓得不敢做声,这时候又怎么敢开口阻拦他?两个人一嘀咕,一个人就一溜烟地小跑去找上头的老大,还有一个人站在原地白着一张脸守在自己的位置上。

    “这位先生,已经去找上司了,请您稍等片刻。”

    剩下的那个武警还没有从田阳刚刚的那一眼中恢复过来,手还有些抖,但却十分坚定地拦在了田阳面前。

    看到这个武警的举动,田阳的眼中掠过一丝赞赏。

    这样子才是军人,军人可以怕死,但是绝对服从命令,绝对固守岗位,哪怕……守下去可能死!

    军队是个最会改变人的地方,即使是已经离开军队沦为杀手的陈一峰身上也还带着军中培养出来的东西。

    这些东西田阳自己也有,所以他最为看中。

    因此,当下田阳就不再为难这个警员,微微地眯起了眼等待人出来。

    警戒线里面很快出来了两个人,一个正好是田阳认识的,那个公安局局长,吴道明,另一个则是穿着一身挺拔军装,肩扛星星,一张国字脸,走起路来一板一眼。

    看到来的人竟然是田阳,吴道明脸上一愣,脸上阴沉沉的怒意迅速散去,挂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同时大跨步地走了过来,老远的就来了口:“田先生,田先生,真是好久不见。”

    田阳不冷不淡地看了他一眼,开门见山地提要求:“我要进去。”

    田阳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顿时将和吴道明同来的人惹怒了,平时都是身为武警大队长的他命令别人,什么时候换别人来命令他?

    而且,由于刚刚的战斗,田阳身上沾了不少泥土,看起来颇为落魄。

    “你是什么人?没长眼啊?没看见这是重大案件现场,你说进去就进去啊?”武警大队长夏国成斜视了田阳一眼,不屑地开口斥责道。

    夏国成的语速太快,吴道明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已经连珠炮弹一般地说完了一大串。

    吴道明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吴道明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巴掌,没事带这个没眼色的白痴出来干什么?

    田阳眉头顿时一皱,心中强自压下去的杀气又有了往上翻滚的趋势,周着的空气温度顿时直线下跌。

    神色一变,吴道明也顾不得什么多年的交情了冷冷地对夏国成一挥手:“这里的事不用你处理,听田先生的话做事,明白了么?”

    到最后一句语气已经变得很严厉,依稀的带了点警告的味道。

    能做到武警大队长这个位置的人也不会是什么真正的白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夏国成一下子明白面前这个看起来落魄男子的绝对是一方大佬。

    没看见吴道明都恨不得叫人家爷爷了么?

    田阳懒得再理会这两个人,一抬脚就往里面走。

    顿时夏国成僵在了原地,道歉也不是,阻止也不是,颇为尴尬。

    “让人都撤出来,守在外面无论什么声响都不准进来。”

    留下一个命令,田阳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拧着把沙漠之鹰进了警戒线。

    “那是什么人?”夏国成低声问。

    吴道明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冷厉地训斥:“那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那天以后,吴道明也暗中调查过田阳的身份,不过被上头的人压了下来,他的位置还差点不保了。

    进了戒备区,田阳手中提着沙漠之鹰,他看似漫无目的走在街道的墙角,实际上是在观察地理位置。

    他假设如果自己是那个狙击手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后他会去哪里。

    首先出不了戒备区,其次这个人也肯定存了一分要再次击杀林月清的心理,不过他可能没有想到田阳竟然让陈一峰开车过来将林月清接走了。

    “位置……”

    田阳抬头看着这些破财的老房。

    这也是兴化市的一大问题了,老城区的房子多已经破败不堪,但是政府公开招标了很久也没有人敢承包重建老城区的任务。

    因为这里是兴化市黑道的地下位置,人物混杂,水深得很,一不小心就得落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所以有利于杀手藏身。

    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地方……田阳想着,缓缓的看似随意实则警惕地走在路上,整条街的立体结构图在他的脑海中建立。

    一座又一座建筑物被排除,最后只剩下三个地点。

    田阳双眼中精光一闪!

    他找到了!

    手一抖,毫不犹豫的将衣服霍然落地,沙漠之鹰被猛地抬起。

    田阳迅速转身,左手一抬,他就这么单手握着沙漠之鹰对着一座老房子最高处的窗户连连开枪。

    如果此刻陈一峰在这里一定会吃惊得保持不住他的冰山脸,因为田阳在刹那之间连连开了二十多发子弹,愣是将沙漠之鹰的弹夹打空了。

    而且,连击的时候每一次田阳的手臂都有微微地摆动,子弹在空中划出各不相同的轨迹,就像张开了罗网!

    若是将子弹的轨迹用电脑制成模型分析的话,它竟然将一个人逃跑的路线全都锁死了。

    这种枪法当真是独步天下!

    一直到沙漠之鹰的弹夹被打空,田阳猛地一跃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跳到了围墙上,他的身影矫健如同一匹猎豹!

    辗转挪移之间,田阳已经通过一个又一个的窗口,翻到了那一座老房子的顶层。

    双手攀住没有铺砖的窗台,一用力,田阳翻进了房间里。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