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 李家大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2本章字数:3197字

    有句话向来是不会错的,主角都是最后一个出场的。

    等所有宾客都来齐了,林苍才慢腾腾地踱步出来。

    “切,装。”

    田阳撇撇嘴,老头子是什么德行他比谁都清楚,急性子,暴脾气。

    当初田阳刚刚答应保护林月清,第二天起床就发现结婚证,婚宴什么的一应俱全,前前后后绝对不超过10个小时。

    不过,当林苍背后的林月清走出来的时候,田阳听到大厅里地吸气声。

    林月清今天格外漂亮,一身红色的中西结合的礼服,上身采用了旗袍的模式,紧身的,一排双扣,衬得她身材窈窕纤细。

    礼服的下身则如同花瓣一样四下散开,下摆和袖口都有些金色的丝线绣出华美的花纹,的三千青丝只扎起了一半,剩下的散落在白玉似的肩上,黑白交映格外诱人。

    林月清孤高地站在林苍背后,性子冷清的她自然不会因为人多而怯场。

    就是因为这样,使她身上带着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独特气质。

    看着周围的那些衣冠楚楚的世家少爷脸上流露出来的惊艳,贪婪,田阳一阵不爽。

    丫的,那是我老婆,你们看什么看?

    田阳再怎么不爽也得压着,这是老头子的安排,京城里认识田阳的人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这小子当年可不是一个安生的主。

    所以,为了避免田阳的身份泄露,林苍只好谎称林月清的老公出国去了。

    “好漂亮。”

    从洗手间里回来的杨乐惊叹道,金胖子连连点头,一双小眼瞪成圆形。

    杨乐顿时神色一冷,伸出纤纤素手捏住金胖子的耳朵狠狠一扭。

    “嘶……”

    金胖子倒吸一口冷气,鼻子眼睛都快扭到一处去了。

    这么长时间了,杨乐的九阴白骨爪功力未减啊。

    田阳看到金胖子吃痛心情舒畅了,手中紧握的高脚杯也松开了一些。

    “喂,田大哥,你看上面那位怎么样?”杨乐鬼鬼祟祟地在田阳的耳边说道。

    自从当初田阳把杨乐狠狠揍了一顿之后,这丫头对田阳就有种盲目的崇拜,在她的眼中自家的大哥最优秀了配什么女人都可以。

    金胖子顿时又把眼滴溜地睁圆了。

    田阳的身手金胖子他们也知道一些,不过至于田阳的身份他们就不知道了。

    一来是他们不愿意去调查,二来是他们查了也查不到。

    在信息库里面,田阳的个人信息中,除了名字和生日,其余的一片空白。

    所以金胖子就一直以为田阳的出身不怎么样。

    “没事,老大,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尽管去追!”金胖子也鬼鬼祟祟地凑了过来,一拍胸脯,压低了声地下保证。

    “有什么事,哥们给你顶着。”

    金胖子的动作虽然猥琐,但是田阳知道要是自己真的去追林月清的话,那么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金胖子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让他家老爷子站在自己身后。

    这就是金海,金胖子。

    “滚!什么顶着不顶着,你大哥我有那么弱?”田阳一瞪眼,金胖子下意识地一缩脖子嘿嘿笑了两声,不敢再说话。

    金胖子到底是个大老爷们,大大咧咧的,一些东西注意到了也不会去想。

    倒是一旁的杨乐听了田阳的话,若有所思。

    女孩子的心思一般比较细,杨乐记起了当初田阳还没有莫名其妙消失的时候,他们三个在京城里横行没少得罪人。

    每一次得罪人都是田阳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揍完了再带着他们拍拍屁股走了,末了什么事都没有。

    当时以为那些人是畏惧她和金胖子背后的势力,现在想想他们当初得罪的不少人可是完全不需要畏惧她和金胖子。

    看来田大哥也是个扮猪吃虎的主儿。

    杨乐心里默默地有了个定论。

    这时候林苍也开口了,显然要指望一个行武出身的大老爷们能够把话说得多好是不可能的,林苍的话够简洁够直白。

    总的就三句话:

    一,今天是我林苍的大寿,你们好好吃,好好玩。

    二,这是我的孙女儿,我就是让你们认识认识,谁敢欺负我孙女我就欺负谁全家。

    三,我孙女嫁人了,老公不在,所以你们该上哪玩泥巴上哪玩,别给我整什么小手段。

    林阎王就是彪悍如斯。

    “好气魄!我喜欢!”

    林苍话一说完,角落里的金胖子就猛地一拍大腿嚷了起来。

    杨乐听了,也是眼前一亮,狠狠地点头,出了个馊主意。

    “死胖子,你下个月不是生日吗?到时候就这么来。”

    金胖子一点头,他竟然同意了。

    得,这下子又有热闹看了。

    林苍说完了那番劲爆的开场白后就和几个同样是人老成精的老狐狸转到一边去了。

    林老爷子的话杀伤力太大,一时之间在场的这些世家子弟都不敢轻举妄动。

    林老爷子年轻时侯的传说,至今在这京城还是流传甚广。

    不过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世界上总有不少敢死队。

    一个穿着一身银灰色西装,蓝色瞳孔的青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抬脚就朝着林月清走过去。

    “卧槽,这姓李的就他那杂交种的模样也敢去泡美女?!”

    田阳都还没有表示什么,金胖子第一个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杂交种?”

    田阳愣了一下,这外号怎么听怎么这么耳熟呢?

    杨乐笑嘻嘻地看着田阳开口:“田大哥,这家伙你估计忘了,不过提示一下,他之前头发是白色的。”

    田阳恍然大悟,想起来了。

    原来这一身世界名牌,脸带烧包笑容的是京城李家的大少爷。

    京城里有四大家族,东李西严,南金北杨。

    当初这姓李的仗着自己是李家的大少爷没少做欺男霸女的事情。

    有一天,这小子也算是晕了头竟然调戏到杨乐头上来了,那一次一向和和气气的金胖子彻底暴走了,庞大的体重在揍人的时候实在起了太大的作用。

    那一次田阳没出手,金胖子一个人坐在这姓李的身上,姓李的就直接闭气过去了。

    然后,在金胖子他一番拳打脚踢之后杨乐还一不做二不休地把他的头发全给拔光了……

    自那以后姓李的见了金胖子和杨乐就绕道走。

    “原来是这家伙。”

    怪不得金胖子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呢。

    “就是这姓李的,叫什么李景德来着……”

    杨乐小丫头很认真地回想。

    “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啊。”田阳喃喃念着。

    “就是!”

    杨乐愤愤地挥了挥拳头,义愤填膺地说道:“像这种货色就应该直接让他当个太监!当初真是太便宜他了!”

    正在张牙舞爪的金胖子突然地脸上一抽,默默地觉得自己的未来很灰暗……

    “不过,怎么也不能让这家伙得逞了啊。”

    田阳啼笑皆非,上次这混血种是调戏了杨乐,这一次换成打他老婆的主意了?

    田阳打定主意,今天不整得这小子哭爹叫娘他就不姓田!想着田阳就端着杯红酒向林月清走了过去。

    此时林月清皱着眉头,厌恶地看着面前这个从一开始就缠着她滔滔不绝的青年。

    这人怎么就跟苍蝇一个样?她已经很明白地表现出了不想和任何人交谈的意思他怎么还站在这里?

    不仅如此,说话还颠三倒四的。

    李景德今天心情很不错,第一眼看到林月清的时候他就被惊艳到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等人物?竟然能够将清冷和妖媚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和林月清一比,李景德瞬间觉得自己往日身边的那些女人全是一些庸脂俗粉。

    更何况这美人还是林阎王的孙女,娶了她还不等同于和林阎王拉上线了?

    至于林苍刚刚说的林月清已经结婚的那些话,却是被他自动忽略了,正因为有守门人的存在进球才显得有意义不是吗?

    “林小姐,你看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跳一支舞?”

    李景德脸上笑容越加灿烂,他彬彬有礼的弯下腰伸出手。

    李景德的这一举动不可谓不阴险,之前他缠着林月清说了那么久的话给人造成了一种两人相谈甚欢的感觉,如今他这么一邀请,林月清也不好意思直接给他冷面。

    李景德的小算盘打得可精明了。

    林月清弯弯的眉毛皱了起来,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这时候她不由得怨念起宴会一开场就跑得没人影的田阳了。

    良好的家教让林月清做不出当面给人难堪的事情,因此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深出手。

    顿时一片嘘声,臭骂声响起。

    不少人大恨刚刚自己为什么不抢先一步上前,这下好了,倒便宜李景德这臭小子了。

    听着周围的哗声,李景德洋洋得意,就等着握住美人的手。

    突然地,他手上一冷,一股不明的液体淋了他满手。

    “草!谁呀,敢暗算小爷我?”

    功亏一篑,李景德瞬间跳了起来,对着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破口大骂。

    田阳神色从容地将空了的高脚杯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然后站到了林月清旁边,自然而然地搂住了林月清的纤腰。

    林月清耳垂微微发红,白了田阳一眼。

    就是这一个白眼落到李景德眼睛里,他顿时妒火中烧,刚刚他对林月清大献殷勤了那么久,林月清可半点好脸色都没给他,现在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却和她如此亲昵。

    “这位兄弟,你是什么人?”

    李景德还算有点脑子,强压怒气试探道。

    田阳可没那么好的耐心,一抬眼不屑地说道:“杂交种,你的毛长出来了?”

    李景德的瞳孔一缩,顿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