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8章 瓮中捉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3本章字数:3366字

    田阳悄悄拿出手机,对着大厅里的劫匪头子拍了几张照片,马上传给了陈一峰,在信息里询问他是否能拿到这几个人的资料。

    果然他就知道陈一峰不会让他失望,没一会儿陈一峰就把劫匪头子详细的信息发了过来。

    刘大宝,男,38岁。有一个老婆一个情人,有两个儿子,家住兴化市的黄土乡泥土村,28幢处于村口,父母健在……

    田阳匆匆看完资料以后,把信息删掉手机放回口袋里,在众人都十分紧张的时候他大喊了一声:“大宝哥!?”

    所有人的视线刷刷刷朝他射来,监控室里的林月清紧张的捏紧了袖子。

    刘大宝被这一声大宝哥吓的不清,虎躯一震枪都差点给吓掉了,他这名字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道上的人都叫他猛虎。

    他是?

    “我是刘福贵啊!大宝哥你忘了我了?我儿子还和你儿子在一个幼儿园,你记得不?”田阳相信这时候公司里不可能有哪个傻缺敢站出来说他撒谎,果然众人一片寂静。

    刘大宝警惕地对他吼了一声:“老子管你是谁!退回去,不然就是如来佛祖我也开枪。”

    田阳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胆小又贪婪地搓着手谄媚道:“大宝哥你别这么不近人情,今天你就算杀光了这些人质有什么用?你想想你那两儿子,以咱们村的那些人不得天天往你家门口砸石头啊?”

    他这话一出大伙都倒吸了一口气,生怕惹恼了刘大宝直接来个扫射。

    可刘大宝却犹豫了,恶狠狠道:“我儿子我早就安排好了,出来混就没带怕的。”

    “我当然知道大宝哥你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如果你能平平安安的带着钱回去,带着你两儿子刘大爷他们远走高飞岂不是大团圆。”田阳掐住他的七寸,缓缓从暗处走了出来。

    刘大宝狐疑道:“你有什么办法?”

    “我在这家公司上班这么久,当然有办法!但是……我希望你出去以后能把那两百万分我一半。”田阳知道如果不这么做,刘大宝一定会怀疑。

    果然,刘大宝怒道:“一半?你倒是狮子大开口,我们哥几个冒死得来一点钱,你啥都不干就拿走一半?”

    “大哥,别跟他废话,既然他知道怎么出去就抓他过来,他要是不说我就一枪崩了他。”一名手下的枪对准了田阳。

    田阳装出一副被吓坏的模样,抖如糠筛,蹲在地上双手举在头上嚎道:“大宝哥你可不能这么做啊,咱们好歹是同村的,说起来还是远亲,我刚才是鬼迷心窍,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带你出去行吗?”

    刘大宝闻言这才降下怒火,冷哼一声:“我刘大宝的钱你也敢打主意,快说怎么出去?”

    田阳咽了口口水,道:“你让这些人质都把门口堵上,这样警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就不敢硬冲,然后你随便挑个人质,我带你往食堂的运货道走。”

    众人闻言一个个恨不得杀了田阳,还真让他们去挡枪眼啊?难道他还真的和这劫匪是一个村的?

    终于有个人忍不住了,喊了一嗓子:“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孬种,奸细!”

    田阳不甘示弱的喊回去:“喊什么喊,谁不想活?小心我让大宝哥崩了你。”说完谄媚地对着刘大宝说:“大宝哥我们快走吧,万一警察也发现这条货运道就麻烦了。”

    刘大宝沉思片刻,抓起叶媚媚朝田阳走来,田阳见状说道:“大宝哥,这娘们是漂亮我也想带回去尝尝味道,但是你们现在是跑路,带着她碍事。”

    “你,过来。”他擅作主张喊了秦朗一声。

    刘大宝挑眉道:“你帮了我们,你呢?”他开始有些怀疑。

    “我早就在这鸟公司干够了,就希望大宝哥你走的时候能把我也带上,我本来就是个粗人能帮你不少忙呢。”田阳点头哈腰。

    以他的能力想干翻这几个人那就跟掐死蚂蚁一样轻松,但是问题是现场的人质实在太多,硬上的话有可能会有其它的小喽啰对人质开枪。

    刘大宝如果是在平时肯定会发现这些事疑点重重,但是这会儿他已经是走在绝境了,横竖是死干脆信他一把。

    所以说赌这玩意儿害人,刘大宝赌了一把,输了。

    田阳和秦朗带着一行劫匪往过道走去,在监控室的林月清坐立不安生怕有个什么意外。

    “不对,警察还没答应给我们钱和车,我们现在出去有什么用?”刘大宝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为时已晚。

    田阳微笑着回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他手中的抢,腾空跃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一米八几的大汉硬生生被踹回了一楼大厅。

    原本以为逃过一劫的众人爆出一声声尖叫,田阳见秦朗也不甘示弱,一个人瞬间就打趴下三个持枪大汉,放心的把场面交给他,自己冲回了大厅对着想爬起来的刘大宝又是一脚,脚脚踢在胸膛,众人似乎都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响。

    员工们打开大门,哭着喊着跑了出去,警察手持盾牌和手枪井然有序地冲了进来。

    守在门口已久的记者们争先恐后地躲在盾墙后面,拿起手中的相机咔咔咔对着现场一通拍摄。

    还好田阳反应快,眼瞅着记者来了迅速躲进楼道,而略显耿直的秦朗则一手拖着一个大汉,淡然地看着众人。

    林月清松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一旁的助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喃喃自语道:“这个田阳到底是什么鬼,是不是生化危机啊。”

    “生什么化危什么机,回去工作。”林月清起身,准备下楼和警察进行简单的交涉。

    当天下午这件事就上了各大网站新闻头条,秦朗那俊秀的面容和古代大侠般的身手让一群一群的少女大妈沦陷,大家开始因为兴趣开始调查他的来历,但是却一无所获。

    公司里也给秦朗表彰,最佳优秀员工,最敬业员工,一个个奖状一个个奖牌别满了秦朗的制服。

    秦朗哭笑不得,如果不是有田阳,他也不能保证能否有这么顺利。

    “秦宝宝,便宜都让你占尽了。”下班时间,田阳看见秦朗的门卫处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忍不住取笑道。

    秦朗翻了个白眼,他知道秦宝宝这个名字是今天那些疯狂的少女给他取的。

    “怪不得你跑的那么快,你已经猜到了吧?”秦朗问道。

    田阳诚恳的摇摇头,一副懊恼的表情:“我是真没料到,我要是猜到死活就不跑了,这样我就是田宝宝了,也会有数不清的礼物和爱慕我的少女。”

    秦朗会信才有鬼了,哼了一声道:“你如果喜欢就都拿走。”

    “那不行,我家有只母老虎,如果我收了少女的礼物她不得活剥了我的皮。”田阳不怕死道。

    人们都说兴化市特别地灵,说谁谁就会出现。

    下班的林月清正好经过两个人,听见田阳的话漫不经心的对他投以一个你脑残的眼神。

    田阳成功接收到,眼神四处飘荡。

    “你是部队里出来的吧?”田阳抽出一根烟递给他,自己点上后问道。

    秦朗只是把烟收下,答非所问:“上班时间不能抽烟。”

    “你小子太死板,要不是老天爷给你一副好皮相,你就是那种孤独终老都不冤的人。”田阳愤愤道。

    秦朗不在意地微微一笑,说:“孤独终老有什么不好,无牵无挂。”

    田阳点点头,其实刚才已经让陈一峰把这小子的资料都查清楚了,他既然不愿意说那他就不问了,一会儿等他下班带他去见陈一峰,保准这小子得哭出花来。

    左等右等,好不容易在秦朗奇怪的眼神下等到他下班。

    田阳伸了个懒腰说道:“走,咱们喝酒去。”

    秦朗微微蹙眉:“我不喝酒。”

    “大老爷们怎么能不会喝酒!咱们今天也算合作一场,不给点面子?”田阳佯怒道。

    秦朗回答:“我说我不喝酒,没说我不会喝酒。”

    “那行,我知道有一家酒吧里的酒老好了。”说完田阳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又哄又骗的带他去了零点酒吧。

    酒吧里陈一峰早就坐着了,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秦朗无奈的被田阳推着走到酒吧里,当看见陈一峰的时候他愣住了。

    “队……队长……你还活着……”说完,顿时男儿热泪潸然而下。

    陈一峰也眼圈微红,哑着声音问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你们慢慢聊,我去拿些酒来。”说完田阳一脸惬意的走到了吧台。

    陈一峰都和他说了,这小子代号野狼,是当时在队里战斗力不亚于陈一峰的人,性格正直忠诚。

    “来两瓶二锅头,得上次那质量的。”田阳不客气的对吴起要求道。

    吴起送他一个巨大的白眼:“你当我是小叮当的口袋啊,你要啥我能给你掏啥,那酒喝完就没了,没了没了。”

    田阳哪会信,单手撑着吧台轻轻一跃就进了吧台里面,熟门熟路地打开最里面的柜子笑道:“你上次藏的时候老子都看见了。”

    “我靠!土匪啊你,快放下,这可是我准备放到以后儿子娶媳妇用的。”吴起紧张地冲了过来作势要抢,但是想想田阳的身手还是不自讨没趣了。

    田阳微微一愣,问道:“你儿子?多大了?”

    “我儿子还是颗卵。”吴起心中在滴血,他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酒今天被这个土匪给翻出来了就别想放回去。

    “记得给钱。”

    “我什么时候欠过你的。”田阳会心一笑,拿着酒就往陈一峰那桌走去。

    待他再过去时,两人的情绪已经平稳,田阳坐了过去好奇的问道:“你该不会也是被赶出来的吧?”

    秦朗面露难色,看了一眼陈一峰后回答:“是。”

    “为什么?”

    “队长被赶走以后我气不过,找机会卸了那人一条胳膊。”

    秦朗轻描淡写的说完,另外两个人心里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你咋不卸脑袋。”你卸了脑袋你队长不就了了心愿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