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2章 偷鸡不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3本章字数:3033字

    田阳瞅着胖子如丧考批的模样,嘿嘿的笑了两声,幸灾乐祸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没事,就三斤粪,我可以宽限你三天吃完。”

    胖子的脸色白了几分,正准备说什么,却被田阳打断:“胖子,我看好你哦,不过是三斤,对于你来说根本不叫事。”

    李红圆弯着两个月牙般的眼睛,抬起手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胖子,我也看好你。”

    周围的人都一脸同情的看着胖子。

    “胖子,节哀吧。”

    “胖子,认命吧。”

    “胖子,保重你的胃。”

    田阳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幕,大家都知道他刚刚的话是开玩笑的,所以一个劲的打击胖子。

    这办公室的生活,还真和谐,几天没有动手,这浑身咋那么痒呢。

    上次谢风那个富二代还找陈一峰来杀自己,这么久过去了,应该联系到他老子了吧。

    他田阳可不是有仇不报的人,谢风找人来对付他,他也该做点什么才是,把事情拖到这么晚,是因为田阳从秘密渠道得知谢风的老子有点不对劲。

    他只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这条鱼,也应该上钩了吧。

    又一个清晨,空气中混杂着草木的清香,田阳哼着小曲掏出挂在皮带上的钥匙。

    一个陌生男人突然窜出来,一脸慌张的抓住田阳的衣服,田阳眼睛瞪得如鱼眼一般大。

    一边往后退一边推开男人的手:“大兄弟,你这是要干嘛啊,我可是大大的良民啊,一没抢你钱财二没睡你老婆,你抓我衣服几个意思啊?”

    男人听到田阳吊儿郎当的语句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睡自己的老婆,话不是这么说的啊。

    “兄弟,我叫谢林,想……”男人正想说出自己的来意。

    田阳突然一脸警惕的看着谢林,打断他接下来的话:“你,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虽然现在社会支持男人跟男人那个,可我接受不了,大兄弟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说完避如蛇蝎一般推开谢林的手,跳开了几步。

    男人此时心中郁闷得要死,他还什么话都没说呢!

    感受到周围路人暧昧的目光,谢林想挖一个洞钻下去!

    特别是田阳接下来的话,他胸口仿佛淤积了一团淤血一般。

    “哎,人长得太帅了就是不好,随便走在大街上都有人看中我,可惜是个男的,如果是个女的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田阳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谢林听到。

    谢林扶着额头,一副吃了苍蝇的面孔,神色变化几番之后恢复如常。

    跑过去拦住田阳:“兄弟你误会了,我是想请你帮个忙,我妹妹被一个渣男甩了,神智不太清楚,现在又在那边寻死觅活,而我看到你跟小妹的前男友长得有几分相似,想着能不能让你假扮一下小妹的前男友,让她不要寻死了。”

    谢林一口气说完自己的来意,呼吸有些急促。

    他本来是打算慢慢说的,谁知道田阳根本不给他慢慢说的机会,他真是有苦没处哭去。

    田阳指了指自己,嘴巴可以装下一个鸡蛋:“我?我能行吗?”

    谢林一脸哀伤:“小妹她神智有些问题,兄弟你又跟那个男人长得有点像,我们可以试试。”

    田阳在下巴上摸了两下,想着反正自己又不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好,我答应了,你小妹在哪呢。”田阳四处张望。

    谢林听到田阳答应之后欣喜若狂,两只眼睛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兄弟你真的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谢林本来是要把田阳带去家中的,可田阳死活不去,让他把他妹妹带到下面来,有什么事下面说。

    见田阳坚持,谢林怕说下去漏出马脚,便同意了田阳的要求。

    半个小时之后谢林才带着他妹妹姗姗而来。

    谢雨一看到田阳的脸便欣喜若狂的挣脱谢林的束缚,跑过来抱住田阳:“阿钦,你能来看我真是太好了,我再也不允许你离开我了。”

    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物体,因为她正脸面对着田阳,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后背,她这个举动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田阳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谢林,谢林难为情的朝他眨巴眨巴眼睛,意思是让他帮帮忙。

    田阳轻叹一口气,谁叫他这么善良呢。

    看着谢雨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田阳哄到:“好好好,我不离开你了。”

    心里却想着,还是自己的老婆跟李红圆那个小丫头漂亮点,这个谢雨虽然长得还不错,跟她们俩比起来被秒得连渣都不剩。

    谢雨深情款款的看着田阳,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落下,那黑色的东西慢慢从她袖子里滑下来,露出枪支的形状。

    看着谢雨即将要成功,谢林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老大把这个田阳说得那个厉害,结果呢,还不是一个废物,连最基本的警惕心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让公子吃亏的,还求到老大的面前。

    而他没有注意到,田阳的眼角也闪过一道讥讽。

    谢雨手上的枪支马上就要抵到田阳的后背,一阵麻痛让她的手抖了抖,一只大手趁机从她手上抢过枪支。

    谢雨回过神来想夺过枪,却已经晚了,被田阳夺过去的那支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抵到了她胸口上,只要她敢动手,田阳绝对会开枪打破她的心脏。

    “大妹子,刚刚还投怀送抱,现在就要哥哥的性命,这可不抬道德哦。”田阳戏谑的看着谢雨。

    谢雨惊讶的看着抵在胸口上的枪,她身手也算不错的了,可田阳的身手比她高了很多,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制服了她。

    “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谢雨一脸死灰,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一开始就知道了,所以来陪你们玩玩。”田阳耸耸肩,说得漫不经心。

    谢林和谢雨都是满脸苦涩,他们本以为这个计划万无一失,田阳绝对不会看出来,结果在人家眼中,他们就是小丑。

    田阳看出谢林身上没有枪,才会这么有恃无恐的跟着他来这,看到谢雨的第一眼田阳就看出枪被她藏在衣袖里。

    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田阳摁住谢雨的麻穴,趁机从她手上夺过枪来。

    一切都在田阳的意料之中。

    谢林站在原地,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一样,早知道他身上也带枪了,为了打消田阳的怀疑,他才没有带枪。

    要是带了肯定不会这么被动。

    只能怔怔的站在原地,不敢跑。

    他怕他跑的时候田阳突然一枪崩了他。

    “说吧,派你们来的人是谁。”田阳正经的看着两个人。

    刚问出口,只听“啪”的一声,谢雨的脑袋上绽放了一抹血花,而她的神色也定格在了这一秒,永远不会改变。

    田阳还没回过神来,又是“啪”的一声,谢林也跟谢雨一样,去见了阎罗王。

    “靠,怎么还有人在暗处。”田阳闪到旁边的墙壁后面。

    他不怕躲在暗处的那个人对自己开枪,要是开枪早就开了,不会杀死谢雨和谢林。

    这就代表那个开枪的人没把握一击必杀他,只能杀了谢雨和谢林,不让他们暴露身份。

    看着地上谢雨和谢林的尸身,田阳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就找那个杀你们的人去吧,别找我啊。”

    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那群设计他的人会处理好案发现场的,从事发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路过就可以看出来。

    半小时后,一道人影打量着四周,见四周没人,这才走进一幢房子里。

    “蠢货!连一个小职员都抓不住,留你们来还有什么用!”中年男人指着低着头,唯唯诺诺站在大厅里的谢凯,脸上青筋暴起。

    谢凯低着头,语气充满寒意,就像是万年玄冰一般:“首领,是我们小瞧了田阳,下次不会了。”

    首领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下次!你还想下次!这次损失了两个人手!谢雨和谢林都是我从小培养起来的,你知道我在他们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吗?全死了!还是你下手杀死的!”

    首领越说越怒,眼睛布满了红丝。

    前几天老大给他命令,让他杀死田阳,得到的资料上写着田阳只是一个小职员。

    他便起了轻视之心,但这是老大的命令,他还是派了谢雨和谢林两个人去,本以为得到的会是田阳挂掉的消息。

    结果挂掉的是他的人!

    还是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两个人!

    感受到首领身上的怒气,谢凯一脸坚定的跪在首领面前:“请首领再给我几个机会,我一定把田阳的人头给你取过来。”

    “你没有那个机会了。”门口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让谢凯和首领心中一怔,随即准备掏出身上的枪。

    只听“啪啪”两声,他们掏枪的手鲜血直流,枪也掉到了地上。

    而田阳逆着光走进来:“不许动哦,不然我可不保证下一枪打在你们的脑袋上。”

    谢凯看到田阳后,瘫坐在地上,惊呼道:“不可能!你是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