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6章 奖励你的小老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416字

    盘山公路,一侧是千仞峭壁,一侧是万丈深崖。

    田阳的车被击中,他换档加速一气呵成,车身擦过路边的护拦,冒出一串火星。

    H524型散弹枪杀伤力极强,但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冲击力,一击之下险些让车失控,肯定是经过改装,欲治自己于死地。

    一抹冰冷的杀意在田阳脸上荡开,你死我亡的角逐中,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奥迪车内有两个人,一个光头,另一个还是光头,锃明瓦亮的大脑袋。

    “快装弹,把那小子打进悬崖,五十万的赏金,够我们兄弟逍遥两个月了!”开车的光头催促着另一个家伙。

    “我靠,这枪不好用,要是连发的就好了!后座力真特么的大,我的胳膊都震麻了!”坐在副驾位的光头一边装弹一边抱怨:“那小子是个二货,居然把我们带到这里来,要是在市区还真不好动手,他死定了。”

    山路的弧度很大,田阳知道以他的桑塔纳绝对甩不开后面的奥迪,实事上他也不想甩开,既然对方想要自己死,那自己就应该给他们一个结果。

    后面光头再次装弹,给了田阳缓冲的时间。

    档位放空,猛踩刹车,方向打死……

    普通的汽车是不能这样开的,两军对垒生死攸关之时轻型装甲车可以这样开,此时田阳把他的桑塔纳当成装甲车了。

    轮胎磨擦路面,发出刺耳的声响,车轮后冒出两道白烟。

    桑塔纳在单行道上不可思议的回旋调头,余势未减,猛然冲向后面的奥迪。

    就在这时,奥迪内又一次探出枪管。

    枪声划破夜空,桑塔纳车门打开,在天女散花般的子弹击中桑塔纳的时候,田阳从车内一跃而出,在粗糙的路面上一个翻滚,抓住路边的护栏身体悬空,身下是幽黑的断崖。

    “轰!”

    桑塔纳被击中,但前冲的惯性使车子依旧撞向奥迪。

    光头的车技也不错,他轻打方向,奥迪擦着桑塔纳的车身堪堪避过。

    桑塔纳冲断路边的护栏,落于山崖之中,许久发出一声轰响,一团火光升腾而起。

    “呵呵,任务完成!”

    奥迪停下来,坐在副驾位上的光头把枪放在后坐,望着车窗外兴奋的喊道:“摔死就当是出车货了!”

    他刚刚叫完,就看到眼前人影一闪,接着就被人拽住衣领从车内拉了出来。

    一只冰冷的匕首压在他的眉心,他甚至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匕首已然刺穿他坚硬的头骨。

    没有呻吟,那个光头就大睁着眼睛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穹,眼前的世界已然离远去。

    “兄弟!”车内的光头一声悲号,随手抓起一把手枪。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车窗被击碎,一只手伸过来,卡着他的脖子将他拽出车,夜色中寒光一闪,光头握枪的右手手腕被匕首刺穿,手枪滑落在地。

    “你……”

    “我就是田阳!”

    田阳的匕着很冷,他的语调同样寒如深涧幽泉,他抬脚将手枪踢落悬崖,猛然拔出匕首,同样是压在这个光头的眉心正中。

    “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我说了,能饶我不死吗?”

    “你说是死,不说同样是死,你可以选择痛快的死,还是痛苦的死!”

    在田阳凌厉的眼神中,光头胆怯了,他跪在地上抬头看着田阳,他知道自己再劫难逃。

    “是马波出钱……”

    只要这一个名字就可以了,田阳不想再听他废话,他脸无表情,将匕首再次刺入这个光亮亮的大脑袋中。

    ……

    清晨,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林月清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睡眼,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

    以为没有田阳在身边,一正会安然入睡,但事情不像她想的那样。

    床上空荡荡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想的全是田阳在干嘛?一直到凌晨四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即使是睡着了,依旧梦到了田阳。

    尼玛,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梦里的田阳一点也不绅士,他居然在梦里都不放过自己,对自己上下其手,还强吻自己。

    想到这里,林月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唇。

    这种事不能再想,拒绝了田阳N次,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做这样的春梦,他非得笑话死自己不可。

    林月清是个女孩,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对于男女之事,她虽然没有经验,却也有一些不太成熟的理论。

    挥去脑海中缠绵的画面,林月清换衣服时,居然发觉小腹之下有点潮湿,于是她脸红了。

    这种事只能一个人知道,林月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讪讪笑了!

    换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出房间,看到田阳的门紧闭着,她就走到田阳门前,刚想举手敲门,看到门把上有一丝暗红的血迹。

    林月清没有多想,认为这一定是田阳手腕上的血。

    门内隐约传出田阳的鼾声,林月清郁闷了,为了让自己能睡一个好觉,把田阳赶出来。自己没有睡好,而田阳居然睡的像死猪一样。

    没有敲门,扭动了一下门把,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眼前的一幕,让林月清脸红心跳呼吸加速。

    浴巾扔在床边,田阳身上只搭着一条毛巾被,而且……而且毛巾被居然支起小帐蓬,和他同榻而眠过,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睡觉也不老实!”

    深呼吸三次,心情平定了一些,必竟自己是他老婆,怕什么!

    走过去,把浴巾捡起来,叠好放在床边的桌面上,看田阳睡的安祥,歪着脑袋口水流出老长,就抿着嘴想笑。

    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推了推田阳。

    “起来啦,天亮了,今天你还有事要做呢!啊……”

    林月清被田阳一把拉倒在床上,结结实实的压住田阳,她尖叫了一声,死命捶打田阳:“你放开我,刚换的衣服!”

    幸好是拉倒,不是推倒,有惊无险。

    田阳松开林月清,脸上带着无辜的笑,似乎昨天晚上在市外的盘山公路上手刃两个人的事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嘿嘿,老婆,是不是把我赶出来,后悔的一夜没有睡,大清早就跑来主动投怀送抱了,今天天气不错,宜圆房!”

    一个枕头飞过来,打在田阳头上,林月清对他真心无语,脑子里一天到晚就想着圆房:“正经一点!”

    今天林月清约好了马波,能不能签下这份合同,成败在此一举。

    公司以古老为首的股东,都在关注这件事,如果田阳能谈成,他在公司里就能声名鹊起,如果谈不下来,只能把他扫地出门。

    “你准备一下,今天下午的事,一定要认真对待。如果你谈下来这份合同,我……”林月清想好了奖励田阳的办法,故意打长声音吊他胃口。

    田阳双眼放光:“是不是我谈下来,你就让我享受一下老公的待遇!”

    “滚!”林月清怒了,不管什么事,到了田阳嘴里都能扯到那方面,真服他了:“如果你能谈下来,我就给你升一级,让你在公司里……”

    “算了,不用。”田阳说着从床上跳下来,他在公司甘愿做一个小职员,不想朝上爬,不是他胸无大志,实在是对那对经理之类的职位提不起兴趣。

    “别人都挤破头想升职加薪,现在给你机会,你还不知道珍惜,真是个怪胎。随你吧,不过你要全力以赴,今天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林月清侧过头,田阳全身上下就一条短裤,看的她心都快跳出来了。

    田阳一边穿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对林月清说:“老婆,假如我不是你老公,我们只是朋友,你还会我对这样冷淡吗?”

    突然冒出的问题,让林月清微微一怔,很少见田阳这样认真,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

    “当然……当然不会了!我也没有几个真正的朋友……”林月清结结巴巴说完,盯着田阳,看他是什么反应。

    田阳没有开玩笑,昨天晚上那两个家伙,是马波花钱雇的杀手,自己与姓马的人素无仇怨,他居然想要自己的命。

    个中利害关系不难猜测,一心要排挤自己的人是古老,而自己与古老之间又有赌注,古老为人面善心狠,一定是他把自己的计划透露给了马波。

    马波雇到的杀手,必然与“毒蛇”有关联,毒蛇和京城李家又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因此,他们想要自己的命,应该与李家有着直接的关系。

    促成这样局面的人,无疑是古老!

    所以,田阳必须提醒一下林月清,人心叵测,不得不防。

    “好,既然你能把我当朋友,那我就以朋友的身份提醒你,小心古老!”

    “什么!”林月清以为自己听错了,古老既是公司的元老,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他不会做出对公司不利的事。

    “田阳,你不要因为古老对你有意见,就在背后挑拨离间,这可不是男人所为!”

    靠!

    田阳一片好心,居然被林月清曲解,可是他不能掉以轻心。

    林月清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承诺,他不允许她出一点点意外:“老婆,在你心里,我是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吗?”

    看着田阳凝重的表情,林月清知道田阳不是那样的人,她没有经历昨天晚上生与死的考验,虽然知道自己可以完全信任田阳,但她也做不到因此而去怀疑公司的元老。

    “我记下你的话了!”林月清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田阳,想透过他的眼睛看到更多的东西。

    田阳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对女孩来说,这样的眼睛有着极强的杀力,亦正亦邪中偏偏又透出执着英气,那正是女孩向往的男人。

    “你不用担心我,我要是出事,先给你这个准老公打电话。对了,既然你不想升职,那我就把这个机会给你的小老婆,你看……”

    “小老婆?!”田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对你痴情不改的小美女李红圆!”

    “老婆,你这是在吃醋吗?我和李红圆之间是纯洁的友情,并不想你想的那样!”

    林月清根本没有在意田阳说什么,转身走出房间:“合同的事一定要全力以赴,至于你和李红圆是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