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7章 一颗马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281字

    林月清出去之后,田阳接到一个电话。

    是昨天晚上零点酒吧那个中年人打过来的,没有人知道那个中年人的真实身份,即便是田阳也是在他来到兴化,娶了林月清以后,林老爷子才告诉田阳。

    在零点酒吧里隐藏着一个人,这是国安部一级机密,那个人四十多岁,满脸络腮胡子,外号“蝙蝠”。

    因为要想找到那个人,只能是在夜晚零点之后,他的头脑像一个巨大的信息库,任何他接触过的事物,他都会牢记于心,内存强大。

    最重要的是,“蝙蝠”以他自已为中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在这张网中,他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找到最艰难的线索。

    田阳对“蝙蝠”并不陌生,鉴于他颠倒常人的作息习惯,田阳才在深夜赶往零点酒吧,让他调查一下马波平时的爱好。

    当然了,田阳这样做是想知已知彼,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着手调查马波的时候,马波对他也下手了。

    田阳庆幸自己身手了得,不然昨天晚上摔下山崖的就是自己。

    “田阳,马波这个人行事低调,不喜女色,不贪名利……”

    “靠,这还是人吗?”田阳想不出,生活在都市之中,还有马波这样淡泊名利的高人,想必也是沽名钓誉表里不一。

    电话那头的蝙蝠继续说道:“不过马波喜欢赛马,对成色上等的马匹变态的喜欢,我找的消息只有这么多。”

    挂了电话,田阳看到电视中早间新闻在播报昨天晚上四点左右,在兴化市北郊凤山公路上,发生了一场车祸,事故双方双双坠崖。

    记者还在报道:“事故双方分别驾驶奥迪和桑塔纳……”

    田阳笑了,没有人知道这是他的杰作,做这样的事,他手到擒来,要怪就怪昨天那个家伙惹错人了。

    ……

    在田阳观看新闻的时候,在紫阳区的紫阳广场右边,一座淡白色的别墅内。

    上穿黑礼服,下穿马裤,脚蹬马靴的马波也看到了这一则新闻。

    马波转身将马鞭交到下人手中,脸色变的极其难看,那两个人是自己派出去暗杀田阳的。

    他脸色微变,挥手摒退下人,一大早涌起的兴致荡然无存。

    在沙发上坐下来,拿起旁边的电话,熟练的按下一组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马波脸上便出现一种卑恭。

    马氏集团的总部在京城,兴化这里不过马氏旗下十三家子公司中的一家,但是十三家子公司的总经理中,只有马波一人是马家内部人员。

    因此,明眼人都能看出,马氏集团对兴化子公司是何等重视。

    是什么人能让年少有为的马波这样屈尊?

    “李少,你给我的计划破产了,也不知道田阳用的什么手段,毒蛇那边派过来的两个人,被他搞进山崖出了车祸……”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电话对面传出的声音,明显透出难以置信的语气:“田阳居然把毒蛇的人都做掉了,看来我低估了他的实力。”

    “李少,我已经和曼妙公司的林月清约好下午四点在华丰大酒店洽谈合同,林月清指明这次代表她们曼妙公司的人就是田阳,下一步我要怎么办?”

    与马波通话的人是李景德。

    京城四大家族之首李家大少,鼎鼎大名李老爷子李莫宇的孙子李景德。前些日子,李景德在田阳手下吃了亏,一直对田阳耿耿于怀。

    即使田阳从京城回到兴化,李景德也没有放过田阳,他通过马波监视着田阳在这边的举动。

    昨天,马波接到曼妙公司古老的电话,说是曼妙公司这次吃定了和马家的这单合同,而谈合同的人并不是林月清,而是公司里一个名不见经传,一个星期迟到四天,并且还要早退,还有一天不来上班的田阳。

    田阳在公司里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但大家都知道田阳和林月清之间有某种关系,所以也没有人敢和田阳一较高下。

    唯独古老看不顺眼,一心要排挤田阳,他的目的真那么简单吗?

    即使对田阳不满,也不至于为此出卖公司的商业机密吧!

    古老和马波有过几面之缘,但算不上深交,连接他们的是另一种利益!

    昨天下午,马波和古老在电话中长谈了十分钟,马波把关于田阳的事问的一清二楚。

    然后,马波就把这件事全盘告诉了李景德。

    马氏集团业务广泛,是家大集团,但在李家面前,马家就显的有些弱了。

    京城四大家族任何一家,随便动动手指,都能让马家几世家业毁于一旦,马波做为马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他安能不知其中因果利害。

    所以,李景德安排下来的事,马波不敢怠慢。

    李景德接到马波的电话,当即决定从毒蛇内调出两个人,找机会做掉田阳,除去他这颗眼中钉。

    只要除掉田阳,如花似玉的性感女神林月清就非他李家少爷莫属了。

    没有想到,毒蛇的人竟然出了车祸,而且是田阳一手促成的,李景德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电话那边李景德沉默了许久,马波也不敢挂掉电话。

    小心翼翼问:“李少,你还在吗?”

    “妈的,田阳这孙子不是一般人!”

    虽然隔着电话,马波依然能感觉出来,李景德这句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李家大少发怒,马波自然大气不敢出,他们家在商界很有名望,可是李家的势力却涉及到权力的范畴。

    商与官斗,不过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李少,下午四点,我是不是一口拒绝与曼妙公司的合同?”

    “……”

    “好,我知道了,李少,有情况我再向你汇报。”

    听到电话中传出嘟嘟声,马波这才把电话放下,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李景德并没有把这件怪罪在自己头上。

    马波松了一口气,但是去马场骑马的兴致却是再也提不起来。

    这时,一个下人走进来:“少爷,门外有人送礼。”

    “送礼?”马波愣了一下,什么人敢大张旗鼓的送礼,居然都找到门口了:“是什么人?”

    下人唯唯喏喏:“只是一个送快递的,不过发件人叫田阳。”

    听到田阳的名字,马波顿时来了兴趣:“去签收!”

    下人刚退出门,就被马场的马童撞了个趔趄。

    在马波的别墅中,所有下人都彬彬有礼,很少有人这样莽撞,马童一脸惊恐慌乱,顾不上和下人道歉,甚至没有敲门,直接就冲了进来。

    “少……少爷!出大事了!”马童上气不接下气。

    马波爱马成痴,在紫阳区南边买下了一片地皮,建成自己的私人马场,每天早上他必来马场。

    马波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气喘吁吁的马童,不疾不徐的说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少爷,上个月你刚买来的那匹爱尔兰纯种马,被……被……”

    “怎么样了,你快说!”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马波脑海中涌现,那匹爱尔兰纯种马花了他三百万,那匹马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毛,跑起来四蹄生风,在马场中是最名贵的一匹马,同时也是马波最心爱的一匹。

    马童双腿颤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少爷,那匹马被人杀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马波从沙发上跃起,两步冲到马童面前,一把拽起他:“是谁杀的?”

    “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我喂马的时候,它还好好的,后来我听到一声马嘶,跑过去一看,它已经倒在地上……”

    “快叫兽医,看看还有救吗?”马波的声音都变了调。

    知道的是他死了一匹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亲爹挂了。

    “少爷,救不活了,马头被人割走了。”

    听到马童的话,马波嘴角一阵抽搐,他拽着马童瘦小的身体,声嘶力竭狂吼:“他妈的,你这个废物,还说不知道是谁杀的,我看就是你下的手!”

    马波吼叫着,抡起胳膊一连抽了马童十多个嘴巴。

    瘦小的马童一脸委屈惊恐,嘴角渗出血丝,两腿哆嗦,尿了一裤子。

    “滚出去!如果我找不出是谁杀的,我要你这小王八蛋抵命。”

    这时,刚才那个通报送礼的下人,撅着屁股吭吭哧哧把一个大箱子推到门口,见马波满脸怒气,心里打着小鼓,说道:“少爷,这就是人家送来的礼物。”

    马波打算去马场看一下,根本没有心思看箱子里面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哪个蠢货,送这么大的礼!

    “抬出去扔了!”马波说完大步走出门口,看到光滑地板上居然托着一道长长的血迹,血迹从大门口一直连着箱子,可惊可怖。

    下人刚才没有注意,这时看到这道诡异的血迹,当场吓晕了。

    “少爷,我……我太粗心了!”

    马波来不及责怪下人,他盯着眼前这个箱子,猛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转身冲进侧室,把架在桌子上的那把东洋武士刀取下。

    下人见马波双手握刀冲过来,以为是要杀他,下人眼皮一翻倒地不省人事。

    马波冲过来,挥起武士刀砍向那个大箱子。

    一阵乱砍,木屑纷飞,箱子四分五裂,里面东西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

    是一颗马头,白毛长鬃,血迹斑斑,马头上赦然贴着一张纸。

    “礼尚往来!”

    马波瞬间就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

    一定是田阳,昨天晚上自己找人想杀掉田阳,田阳这是给自己一个警告。

    看着眼前血淋淋的马头,马波内心的震惊压制住怒气,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到一股冷风吹过。

    冷汗渗出,马波手中长刀落地。

    “呛啷!”

    田阳这一手够狠,他居然找出了自己的软肋,马波虽然爱马,却更爱自己的命。田阳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要是自己再敢乱来,那么箱子里出现的脑袋将会是他马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