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4章 女人惹不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318字

    光线透过车窗照在田阳棱角分明的脸上,使他的眼睛显得越发深遂,林月清凝视着田阳的眼睛,好长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田阳也没有说什么,他看着车窗外,感觉有点饿了,本来说好的,今天把合同拿下来,让林月清亲自买点菜,回家之后可以一展厨艺,让自己的老婆领教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美食。

    可是天不遂人愿,在华丰酒店遇到叶媚媚,又莫名其妙被容潇潇带进警局,真一步一个坎,想和自己的老婆享受一顿烛光晚餐有那么难吗?

    林月清开口了,她的声音像此时的光线一般轻柔,也饱含光线的冰冷:“你要我对你敞开心扉!”

    田阳也听出来这句话的意思了,林月清这是一种反向的否定,同时也暗含讥讽。

    不过,田阳却是淡淡一笑,身为男人要想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要温火慢攻,刚才自己的态度有一些生硬,看来老婆大人又生气了。

    “老婆,既然你确定我是你第一也是唯一的男人,那你……”

    林月清用眼神打断了田阳的话,她接着说道:“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不要以为你谈成了一份合同,我就会爱上你,我对你说声谢谢。但是你要记住,我不想让你了解我,我也不想了解你,我们之间泾渭分明!那怕我是你的妻子,也不会改我心里的想法。”

    田阳微微拧起额头:“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永远都没有机会和你滚床单了?”

    “对,以后你永远也不许碰我,想滚床单,找你的李红圆,找你的明星女友,还有那个警花也可以啊!”

    林月清的一番话,像寒冬深夜一阵锥心砭骨的冷风吹过田阳心头,连手指头都冻麻了,真心守着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老婆,却永远不能享用,那可真没什么劲。

    “唉,你把我送回警局吧,反正是一个人睡,离你远点,我也不想了,这样还舒服一点。”

    林月清再次沉默,天都不知道,她刚才说的话虚实掺半有真有假,在她的观念中,既然嫁给了田阳,那田阳就是她一辈子的男人,这一点她说的是真的。可是真的一辈子不让田阳得手,这话怕是自己都不相信,只不过田阳身边有那么多女人,自己顶着一个老婆的名号,还不够跟着他丢人呢。

    见林月清不说话,田阳就一直自己说:“舍不得把我送回去了吧!我明白了,你一定是看到我身边的女人太多,心里有气,回到家想对我用大刑!”

    说到这里,田阳还夸张的捂着嘴:“啊!你不会是想弄死我吧!”

    林月清想笑,但她没有笑,有点受不了田阳的喋喋不休,她还在生气,他却在一旁得意,于是林月清懊恼的吼道:“住口!”

    好吧,老婆不让说,那就不说了,这是明智的选择。

    田阳变魔术似的掏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按下车窗,把灰白的烟气吐在车外,然后一手搭着车窗,侧头细细打量自己的老婆。

    长发乌黑如同倾泻的瀑布,如同白雪一般的脸庞就算不化妆也透出精致玲珑的美,职业小套装紧紧裹在她身上,也许是太窄了,扣子都扣不上,职业长裤让她的腿显的更加修长,如此火辣的身材,让那些以身材为傲的明星黯然失色。

    她就那么安静的开着车,浑身上下透出让田阳想亲近,又不敢太唐突的气息,宛如枝头一朵梅花,采撷就要枯萎。

    田阳心中暗想,和这样的女人那怕只有一晚恩爱,那也是终身无憾。

    林月清实在受不了田阳色不拉叽的眼光,忽然转过脸:“看够了吗?”

    田阳把烟头扔出去,捏着手指甩出一句歌词:“你是我的诗篇,读你千遍也不厌倦!嘿嘿,还没有看够,差一点点……”

    “你……你要是再盯着我乱看,我……”

    “你能把我怎么样?宝贝儿,我们回家把房圆了吧!”

    林月清瞪大眼睛,猛然问:“你说什么?”

    “我说宝贝儿啊,你是我的女人,难道不叫你宝贝,还要去叫别人吗?”

    林月清心头涌起一股凄凉,她有些悲哀的看了一眼田阳,心中叹道:爷爷他为什么就给自己定下了这门婚事,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

    她俏脸如同蒙上一层寒霜,冰冷的说道:“田阳,我警告你,你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

    面对天仙一般的可人儿,田阳仍是一脸笑意:“宝贝儿,怎么一直拉着脸啊!”

    刚刚说完,就见林月清猛打方向,车子一个回旋,突然上了逆行道,对面一辆加长大卡车拉着刺耳的笛声冲过来。

    幸好田阳心理素质过硬,没有被当场吓尿,眼看就要撞上卡车,他一把抓紧方向盘,用力向右打方向。

    “呼!”几乎是与那辆卡车擦过去的,宝马车像惊魂未定的孩子一样,颤微微回到了原来的路线。

    一瞬间,田阳不但感到背上冷汗直流,就连膝盖都透着冷气。他愣愣的望着林月清,万万没有料到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还有这么疯狂的一面:“你想死是吧!”

    林月清从容淡定,丝毫没有惊慌:“我警告过你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田阳彻底无语了,摊上这么一个女人,他还能说什么,尼玛,命真苦!

    然后,田阳就变成了乖宝宝,林月清的疯狂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漂亮的女人惹不得,和她在一起要想活命,嘴巴最好严一点。

    经过一个商场的时候,林月清停下车,让田阳在车上等她,她一个人下了车,走进商场买了很多菜,塞进后座,一言不发开着车回到了家中。

    到家之后,林月清似乎还在无视田阳的存在,也可能是故意展示她的好身材,刚一进门,林月清换上拖鞋,脱下外套……

    透过林月清几乎透明的白衬衫,田阳看到了蓝色的罩罩,他鼻头一热,差点流鼻血,急忙提着菜冲向厨房:“我去做饭!”

    “把衣服脱了!”

    突然听到林月清这样说,田阳有些喜出望外,不过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真的要脱衣服吗?”

    “把外套脱下来,那可是阿玛尼西服。”

    我靠!

    田阳顿时失望了,还以为老婆要给其它福利,原来只是心疼自己身上的西装。给她谈了那么大一个合同,她居然还对自己这么冷若冰霜,看来自己注定要苦逼一世啦!

    讪讪脱下西装,扔到沙发上,转身就会做饭。

    林月清嘴角又浮起一丝胜利的微笑,她拿起田阳的西装,想要挂在衣架上,最容忍不了男人的衣服乱扔,自从田阳走进自己的家,生活全乱了套。

    “滴滴滴……”

    西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林月清看了一眼厨房,见田阳那边没有动静,于是她鬼使神差的掏出手机,看看是谁给田阳打电话。

    来电显示上提示的是小妞的名字,一股怒火在林月清心头升腾而起。

    果然是个女孩子,林月清很平静的接通了电话,她没有先说话,只是想听听对方的声音甜不甜?

    “田阳,你快点来救我!”

    林月清愣了,对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这是李红圆的声音啊!田阳居然把李红圆存成小妞,看来他的确是有‘红杏’出墙的意思。

    不过,林月清并没有发脾气,李红圆是自己的下属,对于自己和田阳之间的关系,似乎李红圆知道的要比别人多一些,因此林月清也没有没有再沉默下去。

    “我是林月清!”波澜不惊的声调,充分显示出林月清总裁的身份:“田阳正在做饭!”

    电话那边的李红圆显然有些慌乱:“林……林董!我是李红圆,你能让田阳接个电话吗?我有急事……”

    她有急事,林月清却不太着急,自己也是个女孩,女孩的心思是十分清楚的。不就是想装无助,然后博得田阳的同情吗?

    “你有事就和我说吧!”林月清对李红圆没有什么好感,最主要的是因为田阳在中间搞的,答应过田阳,只要田阳拿下和马氏集团的这份合同,就要给李红圆升职,明天都安排好了,没有想到李红圆居然这时候打电话找田阳。

    李红圆的声音压的更低了,林月清似乎听到那边有男人嘈杂的声音隐隐传来,但是听得不太真切。

    “林董,我在玫瑰酒吧,被几个人缠上了……”

    “那是别人看你长的漂亮,你不要怕!”

    林月清说着把电话就挂了,决定不告诉田阳,但心里却总觉得有点过份。

    田阳在厨房里把菜刀舞动的呼呼生风,不多时就做出几道也菜,系着围裙招呼林月清:“老婆,吃饭了!”

    外面的林月清心事重重走进餐室,见桌面上摆着四样精致的菜肴,也觉得自己饿了,坐下来尝了一口,然后说道:“看起来挺不错的!”

    “吃起来怎么样?”田阳凑过来,期待林月清夸奖他。

    林月清咂着嘴:“味道和我做的还差那么一点!”

    “我去!”田阳差点吐出二两老血,自己为了讨好林月清,做这几样菜可是下足了功夫,她居然说味道不怎么样。

    林月清对于田阳的表情毫不在意,其实她心里还装着李红圆那件事,吃什么都是索然无味。

    餐室里灯光融融,是田阳故意调成这样的,虽然没有吃到想像中的烛光晚餐,但这样的灯光同样也透出一股温暖。

    田阳给林月清夹了一点菜放在她面前的小碟子里:“多吃点,你就是吃胖了,我也不嫌弃你。”

    “田阳!”林月清抬头看到田阳那双深遂的眼睛,心里有就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刚才李红圆给你打电话了!”

    “她打电话干嘛?”田阳开了一瓶红酒。

    林月清就不是那种恶毒的女人,田阳对她的评价一点不错,她是刀子嘴豆腐心:“李红圆说,让你去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