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6章 愤怒的田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256字

    “我靠!敢打我们!”

    “小辣椒!”

    “母老虎!”

    “哈哈,正合我的胃口,我喜欢!”黄笑风舔了一下嘴唇,样子猥琐致极。

    黄笑风是玫瑰酒吧的常客,大手大脚从来不吝啬金钱,酒吧的老板把他奉为上帝,但是这个黄笑风不是什么良民,看到酒吧出现漂亮女人,管她是女孩还是少妇,只要看上眼了,就得搞到手。

    遭到黄笑风辣手摧花的女人不胜枚数,正如黄笑风所说,女人没的搞定之前很辣,一旦带回去让他消消火气,马上就温柔如水了。那些女人被黄笑风带走之后,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不过有目共睹的是,黄笑风依然笑容满面意气风发。

    酒吧里的保安对黄笑风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他们知道黄笑风这人得罪不起。

    如果单是黄笑风,保安才不会给他面子,两橡胶棒下去,准打的他满地找牙,但是黄笑风的老娘可是惹得不起的主儿。

    黄笑风的老妈名叫黄芝兰,不是交际花,不是商界总裁,更与政界军界没有任何瓜葛。

    可是黄芝兰却是一个出了名的狠角色,兴化“毒蛇”帮的大姐大,人送外号“毒蛇教母”。

    不过这都是谣传,谁也没有见过黄芝兰出过手,让她成名的事件发生在十年前,那时兴化的治安环境没有现在好,紫阳区飞鹰门的老大带人砸了毒蛇帮的一个小场子。

    事后当晚,飞鹰门的老大从华丰酒店出来之后,无故失踪,第二天有人在郊外一条污水河中发现了飞鹰门老大的尸体,四肢都被打断了。紧接着黄芝兰接管了飞鹰门,并且把忠于上任帮主的人全部铲除,同样是四肢尽断,出现在郊外的污水河中。

    大家纷纷猜测这件事就是毒蛇帮大姐大黄芝兰所做,但是没有一点线索是引向黄芝兰的,就是这件事让毒蛇帮确立了在兴华市的地位,同时也为黄芝兰赢得了“毒蛇教母”的美名。

    黄笑风做为黄芝兰唯一的儿子,知道他底细的人,谁敢得罪这样的主儿啊,躲都来不及。没有一个人想四肢尽断,溺死在污水河里。

    因此,黄笑风就敢在玫瑰酒吧横着走,没有一个人敢说半个不字。

    遇到李红圆和吴小丽,黄笑风看上眼了,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李红圆这样清灵水秀的妹子。

    “三个窝囊废,闪一边去,连两个妞儿都搞不定,让我来!”

    黄笑风大步走向李红圆,在这万分危急之时,李红圆再次抬腿,这一次她可没有再踢膝盖,而是精准的踢中了黄笑风是软的部分。

    “哎呀,我要断子绝孙了,好狠的小妮子。”黄笑风夹着两腿边跳边叫:“你们三个还看什么,把她们给我绑了,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就在这个空档,李红圆拉着吴小丽冲进了卫生间。

    “咣当”一声关好门,小脸煞白:“小丽,你打电话叫人,我没有什么朋友。”

    吴小丽两手一摊:“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啊!”

    两个女孩大眼瞪小眼,吴小丽忽然想起来:“公司里的人都说,你和田阳关系也不错,你快点给田阳打个电话吧!”

    外面的三个男人噼里啪啦捶打着卫生间的门,连吼带骂。

    李红圆也是被吓坏了,一时没有想起田阳,经吴小丽一提,马上拨通田阳的电话。

    电话打通之后,是林月清接的,林月清对李红圆说,田阳在做饭……

    ……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田阳正在饭桌上打开一瓶红酒,刚给林月清倒了一杯,就听到林月清说李红圆让他去救他。

    田阳咧嘴一笑:“你又在提我的小老婆了!老婆,今晚我只属于你。”

    这话说的真肉麻,不过林月清知道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而让李红圆受到什么伤害,田阳一定会发火的。

    她可不想见到男人发火,男人对女人体贴,说明男人心里有这个女人,要是田阳真的发火,自己可应付不过来。

    李红圆家境不好,虽然说对田阳有意思,可是她也是个单纯至极可爱至极的女孩,这一点就连林月清都得承认。

    “田阳,我说的是真话,我在电话里还听到了男人的声音,李红圆在玫瑰酒吧!”

    田阳放下手里的酒瓶:“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田阳站起来冲出餐厅,二话没说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李红圆是个可爱的女孩,同时她的身世也有些可怜,虽然李红圆从来不对别人说,但是田阳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在田阳心里有李红圆的一席之地,他不允许她出一点事。

    宝马在公路上狂飙,过了高峰时断,路上的车辆没有那么拥挤。田阳驾驶宝马在车流中穿梭……

    十五分钟后,田阳冲进了玫瑰酒吧!

    这里音乐依旧嘈杂,灯光依旧晃眼,却没有一丝出事的迹象。

    田阳冲向前台,双眼中布满血丝,像一头发狂的豹子,调酒师还是刚才那个调酒师,田阳双手撑着前台:“刚才这里出事了吗?”

    调酒师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两个保安:“有事你去问他们,我什么也不知道!”

    田阳转身来到两个保安身后,抬手拍了一下其中一个的肩膀。

    保安回头,脸上略带错愕之色:“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吗?”

    “我问你们,刚才这里是不是有两个女孩出事了?”田阳盯着两个保安。

    那两个保安哆嗦了一下,马上就恢复了正常:“这事你还是去问……”

    从调酒师和保安闪烁的言词中,田阳确定李红圆就是在这里出事了,他要知道什么人对李红圆动的手。

    见两个保安又要推托,田阳猛然一脚踢中旁边那个保安的肚子,那个保安闷哼一声,捂着肚子倒滑出去三米远,倒在地上呻吟着站不起来。

    “你要是不说,我也让你和他一样。”田阳拽着保安的衣领,毫不费力的就把他提了起来。

    保安一个月也只拿三千块的工资,不是打手,见田阳眼睛通红,一脚把同伴就踢飞了,他敢不告诉田阳吗?

    “是……是有两个女孩被人带走了?”

    “两个?”田阳愣了一下。

    “是两个!”保安肯定的回答。

    “被什么带走的?”

    “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说是我说的……”

    田阳不耐烦了:“快说。”

    “是黄笑风把两个女孩带走的,说两个女孩不听话,要带回去给她们消消火气!”

    田阳放开保安,转身冲出酒吧的大门,上了车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毒蛇帮。这种时候,只有一个人能帮的上他,那就是零点酒吧的‘蝙蝠’。

    可是现在刚刚九点,要找蝙蝠要等到零点之后,田阳不得不给林苍打个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田阳并没有过多的寒喧,直接问:“蝙蝠的电话是多少?”

    林苍也了解田阳的脾气,如果没有火烧眉毛的大事,他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田阳,现在就是给蝙蝠打电话,也打不通,有什么事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我要查出毒蛇帮的老窝在什么地方?”

    “哦,你是要找‘毒蛇教母’黄芝兰,我给你查一下!”

    一分钟之后,林苍就把毒蛇帮的地址告诉了田阳,挂断电话,田阳驱车驶向平海区。

    在兴化市的八个区中,平海区可以说是兴化市的贫民窟,这里低矮的房屋,凸凹不平的路面,夜色中昏黄的灯光下,幽灵一般的人走过来,走过去!

    棋盘似的道路,横七竖八如同蛛网,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晚上肯定不敢出门。

    一家还亮着灯的小餐馆内,餐厅内的面积不大,摆投也十分简单,几张桌子,几张椅子,没有前台,后面连着厨房。

    六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正在猜拳,桌子边扔了一地的酒瓶子,餐馆内呼喝之声不绝于耳,烟气缭绕,给人一种到了地狱的感觉。那六个男人清一色的光头,都有纹身,老虎、青龙、凤凰……等等不一而足,看起来就不像善类。

    田阳走进这家餐馆,看到六个光头聚在一起,就知道找对了地方,他不想多说废话。

    有些时候,用拳头做外交的手段是最有说服力的,田阳一个箭步冲过去。

    “啪!”

    从后面一拳打在背对门口那个男人的脑袋上,居然发出一声脆响,男人脑袋轰然一响,近两百斤的身子“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另个几个人一看,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竟然出手就打人。

    “呼呼啦啦”全都站了起来,手里提着酒瓶子,在桌沿上磕碎,指着田阳:“妈的,你想死!”

    “我艹,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敢来这里闹事!”

    “兄弟们给我打,弄死这小子!”

    “……”

    田阳抬脚踩住被打倒在地的那个家伙,顺手提起一张椅子,把椅子的一条腿压在那个人的右眼上。

    “都别动,只要我轻轻用力,这条椅子腿就能插进他的大脑里。”

    冷冰的声音,比声音还要冰冷的眼神,把另几个人震住了,那个被田阳踩在着脖子的男人更是大叫不止:“兄弟们,不要动,都不要动啊!”

    田阳一招震住这几个人:“去叫黄芝兰出来,我要见她!”

    如果田阳的手段刚才把几个人震住,那么此时听到田阳要见黄芝兰的话,他们就不只是震惊了,而是有一种毛发毕竖的惊悚。

    “你要见大姐!?”

    从李红圆出事到现在,一个多小时都过去了,田阳知道每一秒钟都万分紧急,必须快刀斩乱麻:“我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如果黄芝兰不出来见我,我就踩着你们六个的脑袋把她揪出来。”

    “你放人,我带你去见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