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8章 脱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423字

    黄芝兰感到自己就要窒息了,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害怕,她也是个要人命的人,知道自己能得善终的可能性不大。

    由于喉咙被卡,呼吸为之难困难,声音也变的极其暗哑:“你杀了我,同样你也出不了这个大院。”

    这样的威胁对田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眼中的血丝越来越粗,如同一只把猎物压在爪下的野兽,只要他轻轻用力,就能扭断黄芝兰的脖子。

    “如果你们不交出我的女人,并且如果我的女人受到一点点伤害,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你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杀了你的儿子,让你们毒蛇帮彻底消失。”

    田阳的话让黄芝兰明白,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田阳比她狠一万倍。

    “都……都不要动!”黄芝兰的声音开始发颤,她不怕死,却不能让儿子死,儿子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在乎的人,虎毒不食子,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杀,却无能为力。

    事实上刚刚涌进来的那二十多个人,看到田阳卡住黄芝兰的脖子,全都不敢动了。毕竟大姐在田阳手里,只消田阳稍稍用力,大姐就会一命呜呼。

    “大姐,让我给少爷打个电话吧!”

    开口说话的人是刚才那个厨子,要毒蛇帮中,这个人是毒蛇帮中的六大金刚之首,别看他在外面是个厨个,同样也是人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事情到了这一步,黄芝兰没有理由不妥协,她用眼神示意马上给儿子打电话。

    电话通了,田阳对那个厨子说:“把免提打开。”

    对面传出黄笑风的声音:“李厨子,给本少爷打电话干嘛,我这边忙着呢,刚掳了两个妞儿,一个比一个辣,上不了手……”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人的全部松了一口气。

    厨师哆嗦着对黄笑风说:“少爷,那两个女孩动不得,人家找上门来了。”

    “靠,哪个不长眼的找上门来了,弄死算了。本少爷看上他的妞,那是他的福气,先就这样了,我挂啦!”

    “哎,少爷,不要挂!”厨子一下紧张起来。

    黄笑风明显不耐烦了:“还有什么事比多泡妞更重要,再罗嗦我回去收拾你,叫我妈收拾你。”

    “少爷,你妈被人抓住了,你快点带着那两个女孩回来吧!”

    “什么!”黄笑风吃惊的问:“谁敢对我妈动手!这边只有我一个人,跟我一起出来的那三个家伙,我把他们打发走了,这两个妞儿一点也不听话,我刚把其中一个灌醉了,另一个还没有搞定呢,我带不回去啊!”

    田阳明白自己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他心情略平静的一些:“十分钟之后,如果我见不到我的女人安然无恙,以后你们……”

    未等田阳说完,黄芝兰就哑着嗓子吼道:“风儿,你快回来!”

    这一句很有效果,黄笑风马上不再说什么:“我马上回去!”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黄芝兰今天栽了一个大跟头,她万万没有想到,田阳一个人敢闯她的总部,也是她小看了田阳。不过话说回来,以田阳的身手,对付她们这边的人,就是一时占不了上风,也不会让她们占到便宜。

    从田阳的举动中可以看出,田阳绝对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他说要铲除毒蛇帮,那他就一定能做到。

    这只是黄芝兰的想法,如果让她知道田阳的来历,她更加不会和田阳叫板。

    房间大厅内静的可怕,每个人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每一秒都是煎熬。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外面传来了黄笑风的声音:“我妈在什么地方!”

    “少爷,这边,在大厅中!”

    黄笑风冲进大厅,那二十多个人自动让开一条路,黄笑风见田阳一手卡着老妈的脖子,老妈都翻白眼了。

    “呵呵,果然是个牛人啊!为了两个妞,居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敢闯我们毒蛇帮,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说着,黄笑风大手一挥,外面四个人搀着李红圆和吴小丽走了进来。

    吴小丽脸颊通红,显然是被打了,不过她还算清醒,而李红圆则软的像滩泥巴,只要她身边那两个人一松手,她就会倒在地上。

    看来黄笑风说的灌醉了一个,原来就是李红圆啊!

    “田阳,救我们!”吴小丽看到田阳,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田阳看着两个女孩,心中微微一动:“不要急,有我在,他们没有人敢动你们。”

    善于观察的田阳从两个女孩还算完整的衣服上看出,两个女孩并没有被摧残,不过也是千钧一发,再晚那么一会儿,后果就不可弥补了。

    “你过来!”田阳冷漠的对黄笑风说道,对李红圆下手,那就让他明白什么叫悔不该当初。

    黄笑风同样也是冷冷一笑:“我过去,当我是傻X呀!你放了我妈,我放了你和这两个妞……”

    “天下没有这么简单的事!”田阳猛然再次扣紧黄芝兰的脖子,黄芝兰感觉到自己真的要窒息了。

    “风儿,你……你过来!”

    黄笑风这次没有听老妈的话,他站着没动:“妈,我才不过去,这小子会杀了我的。你都五十多了,就是死了也不可惜,我还年轻,不想死啊!再说,我还没有找到我爸是谁呢,又没有给咱们黄家留下香火……”

    这样的话从黄笑风嘴里说出来,所有人都惊了,这特么的是人说的话吗?

    那可是他的亲妈,他居然对自己的老妈说,她死的不可惜,自己要活人。

    天底下最大的王八蛋也比黄笑风懂得知恩图报,这家伙连畜生都不如!

    “风儿,你……你说什么?”最吃惊也是最伤心的人,无非是黄芝兰了,她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黄笑天很无耻的笑着,突然从身边一个人的手里夺过砍刀,猛然架在李红圆的脖子上。

    “你就是田阳,我听这俩妞说起你的名字了,今天我们做笔交易!”黄笑风说着对刚才那个厨子道:“你去拿一箱白酒过来!”

    众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在以命相搏的时候,还要边喝边聊!

    那个厨子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叫人搬过来一箱白酒。

    “田阳,让我放了这两个妞也可以,你先把这一箱白酒喝下去,然后放了我老妈,我就把这两个妞还给你,如果你做不到,不好意思,你杀了我老妈,我就是帮派之主了。”

    田阳也没有想到,黄世风居然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的老妈。

    “好,我就喝了一箱,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我不但会杀了你老妈,还要让铲平你们这个帮派。”

    黄笑风见田阳轻易上当,马上笑着说道:“好,只要你能喝掉这一箱白酒,我说话算话,绝不食言。”

    眼下当务之是救下李红圆,其它的都不重要。

    黄笑风很狡猾,这是他故意给田阳摆了一道。

    哼!一个人喝一箱,不喝死才怪,就算喝不死田阳,一箱酒下去,他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到时自己想怎么样都行……

    “哈哈,我特么的就是个天才!”黄笑风心中得意。

    那个厨师帮田阳把酒全部打开,一排十二瓶摆在茶几上。

    吴小丽看到黄笑风嘴角浮起一丝阴笑,马上就感到他有阴谋。

    “田阳,不能喝,不要中了他的计谋。”吴小丽大声叫喊,并且试图挣脱她身边那两个人。

    但是吴小丽只是一个女孩,根本没有两个男人的力气大,刚挣了一下,黄笑风就挥手给了她一耳光:“妈的,老实一点。”

    田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小丽,你不用担心,能算计到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说完,田阳一手卡着黄芝兰,一手拿起一瓶酒店,仰着便喝。

    那可是五十二度的二锅头,一口气喝下一瓶,像凉水。

    “咕咚,咕咚……”

    第二瓶又见了底,田阳把空瓶子放在茶几上,他的手甚至一点都没有抖。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还是人吗?十二瓶酒如果都让他喝下去,必然会醉成一索烂泥,到时候只要大家一通而上,一定能控制住局面。

    看来少爷还是蛮聪明的,这一招用太好了。

    眨眼间,田阳把十二瓶酒喝了个精光,而他站在那里醉意全无,只是眼睛比刚才更红了。

    “可以放了她们吧!”田阳一字字咬着牙说。

    黄笑风有些意外,不过既然说好了,那就放人吧。

    “我放了这俩妞,你放了我老妈。”

    田阳没等黄笑风说完,率先松开了黄芝兰。黄芝兰坐着没有动,在儿子的眼里,她毫无价值,没有必要走过去。

    但是,当黄笑风压在李红圆脖子上的砍刀刚刚收起来的时候,田阳看准机会,猛然冲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田阳一拳打中黄笑风的脸,在部队中打沙袋练出的一对铁拳,打到黄笑风的脸上,他大叫一声,捂着脸蹲下去。

    鲜血从黄笑风的指缝中渗了出来,田阳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要说田阳自己并不会把这群人看在眼里,但是现在又多了两个女孩子需要他照顾,那就要从长计议了。

    田阳一只和揽着摇摇欲坠的李红圆,另一只猛然拔出随身携带的军用匕首,冰凉的刀尖顶在黄笑风的额头上,黄笑风那一大一小两眼睛中射出恐惧的光。

    “妈,救我!”

    黄芝兰终于站了起来,虽然经历了刚才那些事,但是她依旧有那种大姐大临危不乱的风范:“风儿,我一手把你带大,只想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想不到你刚才说出那样的话,今天我也帮不了你。”

    田阳感到自己的头越来越重,刚才那十二瓶白酒并非没有效果,他只是在用意志支撑着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他也不清楚。

    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刻不容缓,和毒蛇帮的账改天再算。

    “黄少爷,麻烦你把我们送出去吧!”

    锋利的匕首顶在额上,黄笑风颤抖着,却不得不当做田阳手里的人质,把他们送出大院,一直来到餐馆外的路上。

    田阳让吴小丽把李红圆扶进车,然后挥动匕首:“黄少,我在你脸上留个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