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9章 推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244字

    清里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

    田阳揉了揉迷迷糊糊的脑袋,翻个身想找到更舒服的睡姿,再睡一会儿。

    头好痛,像裂开了一样!

    随意伸出胳膊,突然感到有点不对,一个光滑温暖的物体被田阳抱在怀里,而且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压在一团柔软上。

    猛然一惊,剩余的那点酒精顿时消失不见,当田阳睁开眼睛,赦然发现他的抱着的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女人背对着他,蜷缩着像一只小猫,看不到她的脸,她的身子随着呼吸的节奏有规律的起伏着。

    田阳噌的一下坐起身子,头还是裂开一般痛,像是有一只手把他的脑浆搅拌成了浆糊,他想裂开自己的脑袋。

    微微皱起眉头,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田阳只能想起来,昨天晚上为了救李红圆,只身一人闯入毒蛇帮的总部,先是放平了六个人,接着由一个厨师带进后面的大院,卡住了黄芝兰的脖子,接着黄笑风带着李红圆回来,自己喝了十二瓶白酒,带着李红圆她们出来……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没有回想出来什么暧昧情节啊!怎么床上突然多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谁?

    剩下的记忆像是被抽出大脑,田阳一点也想不起来,不过他必须看清这个女人是谁?

    于是田阳下了床,转过去,果然不出反料,就是李红圆那小妮子。

    虽然不止一次想过,要占有这个丰满的小妞,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还是始料不及。

    难不成是自己酒后失德,强行把李红圆推了?或许是李红圆感激自己救了她,甘愿以身相许来报答自己?

    不管是什么原因,田阳都觉得头脑中错乱的想法说不通!

    抬眼,看到白色的床单上有落红点点,田阳不由再次凝视李红圆。

    她身子如玉般洁白,未着片缕,粉色的空调被很随意的搭在身上,刚好遮住私秘处,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在白皙的肩膀之上,挺起的傲骄随着均匀的呼息颤动起伏,像两只雪白的大兔子,修长的双腿一条弯曲一条伸直,长长的睫毛上闪动着清晨六点的璀璨晨曦……

    田阳看的着了迷,以前只是感觉李红圆是个性感女孩,却从没有想过她居然这般火辣。

    没有惊动李红圆,田阳轻手轻脚绕回来,李红圆还在睡梦之中,双颊酡红,呼吸沉稳,睡姿可爱,想一个天使般纯洁,只是她秀眉微蹙,好像在梦中遇到了不太愉快的事。

    在这个原来就很荒唐的世界上,每天都有发生很多荒唐事,田阳亲身经历这一次绝对是最让人匪夷所思的。

    昨天夜里,明明李红圆和吴小丽在一起,怎么现在居然是他田阳和李红圆独处一室。

    而且床上那点点落红说明了一切,就是自己把人家给推了,但是天地良心,自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好久都没有真正和女人这样过了,好不容易有一次,居然还是“酒驾”。

    我靠,怎么办!?

    房间里的布局很简单,一张大床几乎占了房间的三分之一,床两侧是床台柜,正对床头的是一排墙桌,桌上有一台电视和一台电脑,旁边是一个挂衣柜。

    从摆设来判断,这里应该是一家酒店。

    田阳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却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妥。

    要不然给她留点钱,以李红圆的姿色,给多少才合适?想到这里,田阳再次看了一眼李红圆,就觉得自己身上那四百块钱,买人家的第一次,怕是零头也不够。

    李红圆曼妙火辣的身子,让田阳煞费心思,这样的女孩,居然被自己推了,如果不是第一次还好说,可是人家是第一次,自己要不要负责?

    就是自己想负责,李红圆愿意让自己负责吗?就是李红圆愿意,自己又该如何向林月清交待?

    事情一开始,就是一团乱麻,没有头绪,越想越乱。

    田阳点了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这一口就吸去一半截,剩下那一半在烟灰缸中捻灭,然后决定不能走,不管李红圆的反应如何,都要面对,不能伤女孩的心。

    这样想着,田阳倒是坦然了许多,他转身走向浴室,把淋浴冷水开到最大,丝丝清凉的水流洒落在他身上,让他清醒了许多。

    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感到浑身通透,随意拉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走出浴室看到床上空无一人,田阳一下愣住了。

    他急忙几步来到床边,只见卧室的门开着,而李红圆居然不知去向。

    突然回身,脖子上微微一凉,李红圆手里握着田阳那把军用匕首站在他面前。

    那一刻,整个空间都停止了,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瞬,田阳从李红圆的眼睛里读出了愤怒失望,还有一丝难以置信的惊讶。

    长长的发丝垂落,李红圆那双眼睛让人心疼。

    田阳觉得李红圆的眼光很锋利,像把刀一样剖开了他的身体,他要面对,不能逃避,于是田阳很不自然的笑了一下:“红圆,你听我说!”

    这一次,李红圆真的生气了,在她心里一直喜欢田阳,如果他光明正大的占有她,她绝对不会这样。没有想到,田阳竟然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为了得到自己,他设了一个局,让那个黄毛绑了自己,然后又是哄又是吓,最后把自己灌醉,带到酒店……

    乌黑的发丝也掩饰不了李红圆的仇恨,她不知道误会了田阳,露珠一般的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不停的流淌。

    李红圆神色一变:“你不要说了!”

    手中的匕首已经划破了田阳的皮肤,只要李红圆再稍微用那么一点力气,田阳就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但他没有躲。

    “红圆,你听我说一句。”

    李红圆泪眼婆娑望着田阳:“你说什么?田阳,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一直都很喜欢,如果……如果直接带我过来,我也不会反抗,我想做你的女人,只是你用这样的手段,不觉得自己很卑鄙吗?”

    田阳乐了,这小妮子居然说心里话了,原来她并不是生自己的气,只是误会了自己,觉得自己算计了她,因而感到失望。

    “唉……”田阳故意叹息一声,然后抬手握住李红圆的手腕,既然话说透了,再被这小妮子捅了,那也太冤。

    “我,我要杀了你,然后我也不活了,呜呜……天下的男人都是骗子。”李红圆哭的伤心极了,裹在她身上的单子滑落在地,她甚至都浑然不知。

    田阳嘿嘿一笑:“你走光啦!”

    这光走的有点大,全部走光,李红圆低头惊叫一声,弯腰就去捡单子。

    “怕什么?”李红圆难得胆子大一次,今天豁出去了:“你昨天晚也看光了,我不怕!”

    “既然不怕,你还围起起来干嘛?”

    “我愿意,你管不着。”

    田阳接过李红圆手里的刀,然后拉着她坐在床上,语重心长的说:“昨天林月清接到你的电话,过了半小时才告诉我,当我得知你出事了,马上就跑到玫瑰酒吧,可是你已经被黄笑风带走了……”

    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田阳说:“我只记得上车之前,用匕首在黄笑天脸上划了两下,后面的事我就记不大清楚了,为什么我们两个会在这里,吴小丽却不见了。”

    “你是说我们两个都喝醉了,吴小丽没事?”李红圆听田阳这么说,就不是那么生气了,说到底她还是相信田阳的:“我要给吴小丽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这样,要是你骗我,我就……”

    田阳看了下时间:“好啦,要上班了,有事去公司问她。”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李红圆心里转过这个弯,不管田阳说的是真是假,她都愿意暂时相信他,反正到了公司一问吴小丽全明白了。

    田阳穿好衣服,说道:“我还有点小事要处理,要几天不去公司。不过我是不会被开除的,我有关系。”

    “哼,不就是和林月清之间有关系吗?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李红圆不敢问,她怕知道自己不想知道的事,与其知道那些不开心的事,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和林月清之间还是纯洁的,不过……”田阳突然觉得当着另一个女孩的面说这样的事,有点太过份,于是他马上住嘴。

    李红圆已经很知足了,只要田阳说他和林月清之间是纯洁的,那就一定是纯洁了,没有理由不相信他。

    “你背过身,我要换衣服了。”李红圆小脸通红。

    田阳坏笑着:“刚才不是有人说不怕吗?昨天晚上我也喝多了,什么也没有感受到,还是早起看到了一些,也没有仔细看。”

    “看到一些!看到一些!你都有看到哪些了?”李红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早起他还看,真不要脸。

    田阳伸出手指,指了指下面,又指了指下面:“都看到啦!”

    “呼!”李红圆抓起一只枕头当做暗器投向田阳:“转过身去,不许看啦!”

    田阳转身:“我走了,你一会儿上班,问清楚之后,给我打个电话,看看我有没有骗你,我田阳要推倒一个女人还要用阴谋?太小看我了……”

    “你要推倒多少?”

    “嘿嘿,我说错话了!”田阳扭头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出了房间。

    这里果然是酒店,从十二楼下去,电梯门打开,田阳就看到林月清柳眉倒竖站在电梯外面。

    “老……老婆,你怎么来了?”

    田阳心里挺高兴的,终于得到了李红圆,美好的愿望真现了一个,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被偷林月清堵在了门外。

    这事有点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