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0章 田阳,你混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204字

    林月清一夜未睡,也说不清是担心田阳,还是嫉妒李红圆?

    为什么田阳一听到李红圆出事了,就那么着急,假如有一天自己出事,他会不会也那样焦急?

    早起的时候,林月清收到一封匿名邮件。

    邮件里不但有田阳过夜的准确地点,并且配了一张田阳和李红圆依偎走进酒店的图片。

    以林月清的性格,本来不想管这件事,但是她一刻也平静不下来,总觉得自己被人羞辱了。

    “田阳,你敢给我戴绿帽子!”林月清决定过来兴师问罪,出门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了这么一句,然后心理就平衡了,说到底自己明正言顺的嫁给了田阳,他不守夫道,必须问个明白,不然自己这个挂名老婆当的太窝囊。

    于是,林月清就出现在电梯门外,把田阳堵住了。

    田阳一阵尴尬,挠着头,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你不是我老公吗?一夜没有回家,我有点担心。”林月清卯足劲,说话也有些怪里怪气,可是她却没有看到李红圆。

    林月清的话,把大堂里务服员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服务员都暗中捏好手机,准备拍下原配暴打小三的激烈场面,然后传到网上晒一下。

    田阳走出电梯,拉起林月清就走:“我挺好的,你担心我,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

    甩开田阳的手,林月清没有要走意思,既然做了一次泼妇,索性就让田阳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我不走,你的小妞呢?她怎么没有下来啊!”林月清瞪着田阳。

    田阳见拉不走林月清,要是一会儿李红圆下来,自己就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本来就稀里糊涂的把李红圆推了,自己都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怎么向林月清交待。

    自己这个老婆,表面冰冷,其实心里认真着呢,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让自己得手,还是她心里有心结。要是让她撞见李红圆,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田阳想到这里,灵机一动,弯腰一把抱起林月清,大步朝外走。

    “啊!”林月清突然被抱起,吓了一跳,随即挣扎:“田阳,你放开了,你对我不忠……”

    田阳闷头不说话,一直出了酒店大门,猛然感到胳膊上传来一阵巨痛。

    “老婆,你咬我!”

    林月清咬了田阳,在他胳膊上留下清晰的齿痕,但这远远不够!

    “你敢背叛我,我就咬你!”林月清还在挣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田阳居然敢抱自己,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对自己如此放肆,脸都丢光了。

    田阳觉得有必要把事情向林月清说一下,他很霸道的将林月清塞进车内,他亲自开车,要是让这小妮子开车,一言不和,说不定她还会把车开进逆行道。

    “老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于情于理你都是我的女人,我之所以没有对你动手,不是我无能……”

    田阳的声音变的深沉起来,有些事是必须要说的,现在不说,越拖越麻烦。

    其实田阳的话完全多余,林月清当然知道他正常,他不但正常,而且正常的不可思议。和田阳在一张床上躺了那么多个晚上,有时不经意间也会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尽管林月清很小心,但是终归是避免不了,田阳很正常,从晚上十点躺在床上,一直到天亮,他都能保持在亢奋状态下,能不正常吗?

    咬牙对田阳翻了个白眼,林月清依旧不说话。

    田阳开着车,来到兴化大桥靠边停了下来,他点了一支烟:“老婆,有些事你也许不知道,也许你也看出来了,我们之间是契约婚姻,没有见到你之前,我是不想娶你的。”

    “什么?”林月清像遇到了鬼:“你还不愿意娶我?!”

    林月清的骄傲是有原因的,从小到大她都像是公主,与公主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没有宫殿,不过除此之外,公主的美丽,公主的矜持和良好的教养,她全部都具备。

    在兴化,不知道有多少富家公子商界精英和年轻有为家中殷实的人对她心存爱慕,追求林月清的男人可以从市中心排队,一直排到郊外。

    可是,骄傲的林月清万万没有想到,她千挑万选淘汰一波又一波的追求者之后,居然落进田阳的手里,她不甘心,再说她与田阳素不相识,突然走到一起,她扭不过这个弯。

    田阳居然还说不愿意娶她,林月清觉得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你不想娶我,那你为什么还要娶我,脑子进水了吧!”

    本想说田阳的脑袋被驴踢了,可是刚才去酒店已经用光了林月清的全部勇气,必竟她骨子里不是个泼辣的女生,要她一直撒泼,她是做不出来那样的事的。

    田阳吸光一根烟,把烟蒂扔出去,然后说道:“不过我看到你之后,就深深的爱上你了,决定要得到你。”

    这话虽然肉麻,但林月清喜欢听:“得到我?我都嫁给你了,你还想得到什么?”

    “你就没有想过,为我生个孩子吗?”田阳说的很委婉,今天才知道,林月清是属狗的,还会咬人。

    林月清怔怔的看着田阳:“为你生个孩子?你没有搞错吧,你不是说我们之间是契约婚姻吗?那你让我看看契约上有没有生孩子这一条,我倒是想知道,是谁和你定的契约,是我爷爷吗?”

    从她的表情和语气中,田阳明白林月清并没有让自己一亲芳泽的想法,于是他对林月清心里的那点愧疚就淡了许多。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纵有千般本事,也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林月清只是他对林苍的一个承诺。

    他怎么能对林月清说,现在“龙头”组织遭遇了前所未有危机,组织内的人员相继遇难,先是自己的父母,接着又是林月清的父母……

    这一场危机,也是一个信号,组织里出现叛徒。

    “龙头”组织是国安部的一把尖刀,组织内的成员行动是机密中的机密,知道他们行踪的人也只有组织内的人,如果不是有人走露情报,接二连三的惨剧就不会发生。

    林苍担心孙女的安全,这才把田阳派到了她身边,要田阳保护林月清的安全。

    因此说,林月清就是田阳对林苍许下的一个承诺,他一方面要保护林月清,一方面还要着手调查这件事,想着远成任务之后,把话向林月清说明,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外表美丽内心坚强而温柔的林月清,会让自己情动肺腑。

    田阳想真正拥有林月清,不但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所以田阳所做的一切就不得不顾虑林月清的感受。

    一个强大的人,注定内心孤独,如果太多情,必然就有弱点,多情就不再孤独,同样也不再强大。

    田阳现在就处在这样的矛盾之中,不过今天看到林月清找到酒店,他就决定斩断对林月清的情丝,只保护她的安全,其它的不能再顾及了。

    “老婆,我以后不会再进你的房间了,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那我就搬出你的家。但我要让你知道一点,我会一如既往的保护你的安全……”

    “你说什么?”林月清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搬出去,那你搬出去好了,我不用你保护!”

    以林月清对田阳的了解,只要自己一生气,他必定会哄自己,但这次田阳没有哄她。

    “我今天就搬出来,不过我要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对我实话实说。”田阳一脸正色。

    “你问吧!”林月清有点凄凉想,看来田阳对自己真的没有意思。

    昨天晚上的事很蹊跷,一向都不去酒店吧那种地方的李红圆,不但去了酒吧,而且头一次去就遇到“毒蛇”帮的人,这概率就像中彩票一样。

    也许是种巧合,但是同样被黄笑风带走,吴小丽一点事没有,却是李红圆被灌的不省人事……

    最奇怪的是,今天早上吴小丽不见了,只剩下自己和李红圆在酒店。

    而且林月清又找到了酒店,事情细细想来,就觉得整件事是事先计划好的,一个巧合也就算了,种种巧合连接在一起,就是别人有意而为之,换句话来讲,就是有人蓄谋。

    田阳盯着林月清秋水一般的眸子:“是谁告诉你我在那家酒店的?”

    “我早上接到一封匿名邮件,不但说你在那家酒店,还有……还有你和李红圆在一起的照片。”

    “你是说我们在房间里的照片?”田阳吃惊了,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还真是太大意了。

    林月清摇了摇头说道:“是你们一起走进酒店时的照片……”

    田阳听了林月清的话,心中的疑团渐渐明晰起来,这件事的整个过程都指向一个人,那就是吴小丽。

    “我知道了!老婆,吴小丽那个员工你有印象吗?她在公司中里做了多久了?”

    说起吴小丽,林月清还真有那么一点印象:“她是半年前来到公司的,口才不错,学历也高,工作能力不是太强,但……”

    “半年前……”田阳重复着这句话,脑里了不停找寻半年前发生的事,突然一件事跳进田阳的头脑中:“老婆,你下车,我有急事要办!”

    就这么被赶下车了,站在车流如梭的兴化大桥上,看着田阳开着自己的宝马消失在车流中。

    林月清有种被人遗弃的感觉,他田阳开的可是她林月清的车,他凭什么把自己扔在这里。

    “田阳,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