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2章 再进警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334字

    想搞定田阳,田阳这时就在警局里。

    “刘局长,这件事你要给我办了,要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在局长刘世风的办公室里,田阳跷起二郎腿,像无赖,更像闯入天宫的孙猴子。

    刘世风实在是为难,他接到了省里周厅长的电话,要他对田阳照顾一些。刘世风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对田阳不太过分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现在田阳居然闯进警局。

    “田阳,你这个要求我满足不了,个人档案除了警务人员,其它人不得随意查阅,就是我们警方也不行随便泄露他人的资料档案。”刘世风一边说,一边给田阳去倒了杯水。

    田阳并不客气,老神在在:“我问你,你知道兴化的毒蛇帮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他们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不能因为有这个名字就把人家抓进来吧。”刘世风身为局长,自然明白凡事讲的都是个证据,没有证据他拿毒蛇帮也没办法。

    田阳吹了吹杯子里的水,发现是凉水:“刘局长,昨天晚上毒蛇帮的黄笑风把我的女人都带到酒店了,差点推倒,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啊!现在我就想查一个人的资料,你就网开一面……”

    “不行!”刘世风回绝的很干脆,他做事是个有原则的人,不管田阳怎么软磨硬泡,他就是不答应。

    “那今天你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你们无故抓了我三次,我都没有和你们一般见识,今天如果不让我查一下,我就给周厅长打电话!”

    田阳说着真的掏出手机,按下一组号码:“我可真的打了啊!”

    这一下刘世风为难了,没有想到田阳不但是个惹祸精,还是个烦人虫:“好啦,不要打了。”

    刘世风阻止田阳,然后指着门口:“你……你……”

    田阳回头看了一眼门口:“你让我滚!”

    “不是,不是……”刘世风被田阳搞糊涂了:“我是说,你可以去找容警官,她负责兴华市紫阳区的人事档案。”

    “你们警局有几个姓容的警官?”田阳要确定一下,负责人事档案的警官不是容潇潇。

    刘世风说:“只有一个姓容的。”

    “靠,你在玩了!我才不去找那个小妮子。”田阳一听到容潇潇的名字,马上就想到她那副样子,他可不想和她打交道,能避免就避免。

    刘世风终于占了上风,他堂堂一个局长,岂能被田阳难倒,是人就有软肋,看来容潇潇天生就是克治田阳的。

    一物降一物,生生相克!

    “你既然不愿意去找容警官,那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你给周厅长打电话吧!”刘世风两手一摊,拿眼角的余光看着田阳。

    田阳哪里知道周厅长的电话,他根本就没有风过周厅长,还是来兴化之前,在一些资料上看到过周厅长,刚才只是在吓唬刘世风。

    没想到刘世风这老小子不但不上当,反过来又将了自己一军。

    “姜还是老的辣!”田阳甩了甩头,很帅气的问:“不就是找容警官,我这就去。请问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啊!”

    刘世风看了一眼手表,然后说:“现在这个点,容警官如果没有出勤,就应该宿舍,这是她的休息时间。”

    “好,我这就出宿舍,把她揪出来,让她出勤。”田阳说着出了刘世风的办公室。

    警局前面是大院,然后是正厅,所有警力人员都在这里上班,说是上班,真正能坐下来的时候真是少之又少,出勤警务一桩接着一桩,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惊动警察。

    正厅后面就是一排平房,都称不上简单,只能说的上是简陋,和建筑工地上的民工宿舍可以媲美。

    这一排简陋的房子,就是警员的宿舍。

    不过住在这里的人很少,警局里几乎所有人都成家了,下班就回家,谁愿意住这种鬼地方啊!下雨漏雨,刮风透风,像纸糊的一样!

    很少人的住,不代表没有人住。

    田阳打听到容潇潇的住处,大踏步走过来!

    抬手敲门,没有人应声……

    田阳扭动了一下门把,“吱嘎”门开了。

    门只开了条小小的缝隙,田阳闪身进去,马上就把门关了,因为他看到容潇潇就在床上,侧躺着背向门口。

    完美国的线条比李红圆那小妮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田阳就想看看这个母老虎一样的容潇潇睡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屏住呼吸,田阳轻手轻脚步绕到床对面,看到容潇潇妙目微合,这小妮子发火的时候,原来这样可爱。白净的小脸上带着一点红晕,把田阳都看迷了,他竟然鬼使神差的伸过手去……

    田阳完全是情不自禁,不是有意非礼,就在他的手刚碰到容潇潇的小脸时,还没有来的及感觉那种光滑,容潇潇突然醒了。

    睡狮已醒,田阳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的行为会被她千刀万剐的。

    果然不出田阳所料,容潇潇惊叫一声,嗖的一下拿起床边的手铐,“咔嚓”一声铐在田阳的手腕上。

    其实田阳完全可以轻松的躲开,但他没有那样做,有时被美女虐待也是种不错的待遇,当然了,田阳虽然平时有点贱贱的,但是一般情况下,他还是很正常的。

    “美女警官,你误会了……”田阳觉得真是个误会,有必要解释一下。

    “敢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摸我的脸,你还真是色胆包天啊!两天没抓你,你倒是自己滚回来了!”容潇潇只要一见到田阳,马上就像打了激素一样,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

    田阳嘿嘿一笑:“我回来,那还不是因为我想你。”

    “哼!这种鬼话,留着回家骗你那个胸大无脑的老婆吧……”容潇潇说着用力拉了一下。

    田阳“哎哟”一声,倒在床上,嗲声嗲气超级恶心的说:“干嘛!这么粗鲁……”

    见田阳这副样子,容潇潇差点吐了,她再手力朝前拉动一下手铐,想把田阳铐在床头。

    “哦,玩野蛮,我喜欢!”田阳说的舔了一下舌头:“不过我今天找你有事,这种花样留着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练习。”

    说完,田阳在床上一个翻滚,就站在了容潇潇的面前,身体向右微微倾斜,反过来用力拽了一下容潇潇。

    只见一声轻呼,容潇潇的身子就撞进了田阳的怀里。

    “说我老婆胸大无脑,我看你的胸比我老婆的更大……”田阳故意和容潇潇周旋:“呵呵,美女警官,我找你是真有事,你不要看这里没人,就地我投怀送抱,门没有关好……”

    这明摆着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田阳真实的感受到了容潇潇那一对傲人压在身上的感觉,软绵绵的,弹性十足,如果握在手中,手感应该相当不错。

    像容潇潇这种女孩,长期训练,自然和林月清与李细圆不一样,非常的结实,这就是田阳的体会。

    那此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过度被开垦,完钱松驰,更加与容潇潇不能相提并论。

    容潇潇的小脸一下子红了:“靠,警官你也敢调戏!”言毕,容潇潇从田阳怀里挣脱,一记下勾拳击向田阳的下巴。

    果然是个野蛮小妞,田阳眼看这一拳打过来,故意很狼狈躲开。

    “警官打人啦!美女警花打人啦……”田阳一边叫喊,一边在小小的宿舍里乱转,看似毫无章法,但是容潇潇每一次攻击,都能被田阳避开。

    “咚!”

    容潇潇又一次出拳,刚好被田阳拦下来。

    接着,不等容潇潇再次发脾气,田阳再次在宿舍里乱跑一气。

    田阳手腕还被铐着,容潇潇一手拽着手铐,被他拉的趔趔趄趄。

    突然,容潇潇一声类叫,眼睛中燃起炙热的火焰,田阳绕来绕去,一双手乱挥乱舞,不乱何时袭上了自己高耸的胸上。

    手法十分熟练,落手十分精准,行为二十分的无耻。

    “你……你敢占我的便宜,你是想在牢里蹲二十年吧!”容潇潇这时都不脸红了,瞅准一个机会,猛然抬起长腿,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半圆,直接朝田阳的腰部横扫过来。

    田阳心中暗笑,但脸上却是惊恐惧怕,还在叫着美女警官打人啦!她像他被吓呆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容潇潇的腿扫在他的腰上。

    “哼,这次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容潇潇得胜似的哼了一声。

    只哼一声,容潇潇就觉得自己反被田阳算计了,因为她想收回腿,却发现田阳将她的腿夹在了腋下,而且还大肆抚摸。

    “这腿可真长啊!”田阳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副猪哥样。

    “呀,你……你放开我,你这个大流氓!”容潇潇怒火中烧,白皙的俏脸像是蒙了一层寒霜,举手就要打田阳。

    刚一出手,容潇潇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田阳居然又把她的手握住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宿舍里没有别人,全身都要被田阳摸索一遍,她马上叫停:“住手!”

    “呵呵,是你打我的,我又不敢还手,只能这样阻止你了,美女警官,我都说了是误会,你偏不听我解释。是刘局长让我过来找你的,不然我怎么敢闯美女警官的宿舍!”

    田阳知道刚才刘世风在推脱,现在正好把责任推在他刘世风身上,如果没有局长大人的命令,怎么敢闯美女警官的宿舍。

    多么有说服力的理由,就连容潇潇都没有理由怀疑。

    “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说吧!”容潇潇想马上把田阳打发走,然后再去找局长,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田阳指了指手铐:“既然是误会,你还不把手铐打开?”

    “就这么说吧,说完再给你开。”容潇潇是真怕了田阳那双手,铐着他,自己心里踏实一点。

    田阳也没有再坚持:“我来找美女警官,就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的档案,刘局长说这种事是由你的负责,所以我就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