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3章 姐夫又来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5本章字数:3247字

    听了田阳的话,容潇潇的下巴差下掉在地上,想不到一向对待下属就像对待亲人的刘局长,居然这么狡猾。

    自己只不过一个有事出警,没事在警局处理一些杂事的小警员,怎么就成了负责人事档案的人啦!

    很明显,刘世风是故意把田阳推到自己这边来。

    谁不知道田阳是个烫手的山芋,他的事都不想管,自己服了这个滚刀肉一般的家伙,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我……我并不管人事档案,你找错人了。”容潇潇说着就要为田阳打开手铐。

    田阳朝后一缩,拒绝被释放,一脸坏笑盯着容潇潇曼妙的身材:“你不开心就铐,开心就放,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既然刘局长说你负责,就一定是你负责……”

    就这样被田阳赖上了,甩都甩不开,现在容潇潇终于明白,田阳不但是个惹祸精,还是一块狗皮膏药,粘在身上就撕不下来。

    “真的不是我啊!”容潇潇很无奈,要不是碍于身上这身警服,她真想对田阳撒个小娇,求他放过自己,大不了以后不惹他可以了吧。

    田阳是个瘟神,这一点容潇潇十分肯定,这家伙和京城的上层人物有关系,连省里的周厅长为了他的事都把电话打到刘局长这里了。

    容潇潇心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员,以前不知道田阳的身份,现在略知一二,还是不要招惹他,不管他有什么任务都与自己无关。

    “你说不是你负责,那刘局长为什么让我来找你,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吗?我可是个良民,三次被你抓进来,我都没有说什么,这一次我有事求着你们了,你们却把我朝外推,当我是玩具,喜欢就拿过来,不喜欢就扔在一边。告诉你,美女警官,我田阳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田阳神气活现眉飞色舞,那双眼睛一刻也不老实,不是盯着容潇潇的细腰,就是打量她高高耸起的部分。

    在田阳面前,容潇潇有种被他透视的感觉,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穿一样。

    真心受不了田阳的纠缠,容潇潇想到管理人事档案的小马平时和自己关系不错,如果自己亲自去求他,小马应该给自己这个面子,就帮田阳一会,自己也图个清静。

    这里是自己的宿舍,虽然简陋,但很少有男人进来过。空间虽小,必竟是自己的闺房,就连些男同事,没有得到自己的允许,也不会轻易进来。

    但是田阳完全是个另类,他根本就不管这一切,在自己休息的时候就闯进来,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这样的人能有什么背景?真是让人想不通!

    和一个男人在宿舍里呆的时间太长,传出去也不好听,自己还没有脱单呢,可不能因为这件事让别人议论。

    “走吧,我就帮你这一次,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容潇潇决定去找小马试试,看看他能不能开个后门,希望很渺茫,不过也要试一下。

    田阳并不领情,左手上耷拉着手铐甚是得意:“什么是帮助别人?完全出于自愿,并且不求回报的行为才是帮助别人,而你是不得不这样做,因为这是你们局长的命令,所以我并不感谢你。”

    靠!

    容潇潇在心里爆了句粗口,这家伙这么烦人!

    “好啦,就当我是执行命令,这样可以了吧!”容潇潇拿田阳没有一点办法,又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只得先妥协,以后有的是机会……

    突然想到以后的机会,容潇潇心里颤了颤。以后就是有机会,也不惹田阳了,只要他别太过分就行。

    其实局里已经查出上次凤山公路上的车祸事件,那辆桑塔纳就是林月清的,但是由交警部门提供的道路监控中,却是田阳开着车在凌晨三点多的道路上行驶。

    鉴于田阳的林月清之间的关系,完全可以说明那天晚上的事与林月清无关,是田阳开车在凤山公路上制造了一起车祸。

    容潇潇知道刘局长把情况向上面反应了,但是结果如何,她不太清楚,不过田阳毫毛无损这倒是事实。刘局长也不再提那件事,田阳还敢跑到警局来查什么资料,以为他是国际刑警啊!

    假如有京城方面没有一点可靠的后台,田阳他敢这么嚣张吗?

    现在这个社会,不是拼爹就是拼背景,除了这两样,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

    出了宿舍门,容潇潇就一直走在田阳左边,她挡着田阳的左手,怕别人看到他手上的手铐。

    但是田阳一点面子也不给容潇潇,故意把左的幅度甩的十分夸张,生怕别人看不到他手上的手铐。

    “哟,田阳,又被我们的警花给铐啦!”匆匆走过的同事,大有深意的看着容潇潇。

    容潇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今生摊上这么一个家伙,让自己的脸都丢光了。

    田阳却像没事人一样,只要人家开口,他就说:“没办法,我来找美女警官办点事。美女警官怕我这样的大帅哥跑了,就把我铐了……”

    能要点脸吗?

    容潇潇完全彻底无语,田阳这个大活宝什么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要被他毁了。听听他说那些话,还他长的帅,好像自己是花痴一样。

    什么怕他跑了,他死了才好!眼不见心不烦……

    容潇潇绷着一张脸,别人调侃她,她也不回话,这种事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走进办公大厅,刘世风的副手小宋就走进来,脸上堆着笑:“姐夫,又来看我姐啦!”

    田阳抬手拍了拍小宋,点头说道:“兄弟,很会说话嘛,有机会姐夫请你吃饭。”

    容潇潇一愣,以前都不知道,小宋的姐姐在警局工作,田阳居然是小宋的姐夫。不过哪里好像有点不对……

    田阳的老婆不是曼妙公司的美女总裁林月清吗?怎么又变成了小宋的姐夫,难道田阳脚踩两只船!

    就在容潇潇故乱想的时候,小宋把一份文件递到她面前:“容姐,你把这份文件交给小马,他就会让你们查人事资料了。姐夫,有事招呼一声,我就在这边,随时准务为姐夫效劳。”

    容潇潇听到自己的脑子里轰然一响,“容姐,姐夫!”她突然转过这个弯了,小宋的姐姐并不在警局工作,他叫自己为容姐,又叫田阳为姐夫,明显就是拿自己开涮。

    刚才还傻乎乎的在那里分析,原来小宋是从自己这里论的,叫田阳姐夫,又叫自己姐,这是把自己和田阳当成一对儿了。

    “小宋,如果你在胡说,信不信我……”容潇潇真的有点怒了,这样的玩笑能乱开吗?自己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要是传出去和田阳之间不清不楚,自己就别想嫁人了。

    警花也是女人,是女人就想嫁人,想穿上洁白的婚纱,在亲人的祝福下走进神圣的婚姻殿堂,和心爱的男人同宿双栖,为他生儿育女,看云舒云卷,感受岁月流逝……

    女孩都有这种诗意的幻想,像一幅水墨丹青美的宜人!

    谁愿意和田阳这样的男人搅在一起啊!先不说他有多无赖,就说他现在已经有老婆了,而且他老婆是兴化市出了名的美女总裁林月清,自己就是想……

    突然觉得自己想歪了,容潇潇马上收起天马行空的思绪,狠狠的瞪了一眼田阳。

    田阳依旧笑的春光无限,见小宋吐了一下舌头转身走开,田阳凑到容潇潇耳边,小声说:“看到了吧,这叫众望所归,大家都看出来我帅,也看出来你对我有意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哼,喜欢你,你别做梦了,我就是出家当尼姑,也不会对你有一点想法。”容潇潇咬牙。

    她不敢太大声,这里必竟是警局,来来往往的都是自己的同事。抓了田阳三次,又放了他三次,任何人都会朝那方面想的,况且田阳长的是挺帅的……

    忽然,容潇潇的脸红了,自己在想什么呢!

    再这样下去,别人捕风捉影的事就要成真的了,自己可是警务人员,田阳是有老婆的人,不能乱想。

    “我们去查资料,查完你快点……”

    容潇潇想说查完让田阳快点滚,可是她没有说出来,而是说:“查完你快点离开!”

    田阳淡淡一笑,十分暧昧:“你可以让我滚蛋,我不会生气的。”

    在众人的眼光中,容潇潇不再说话,她算是明白了,不管自己说什么,田阳总能接过去,而且都是那种让她无地自容的话。

    容潇潇带着田阳来到小马的办公室。

    小马的电脑里装着所有紫阳区的人事资料,与民政局的系统相联,从这里可以查出每个人的详细资料。

    “小马,这是局长让我给你的文件,你看一下。”容潇潇没有直接说要查资料,而是先让小马看文件。

    小马只看了一眼,就站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办,容警官,我十分钟后回来。”

    这里是警局的机秘重地,小马明显是在给容潇潇机会。

    容潇潇也不知道刘世风的文件上写了些什么,不过她倒是挺感激小马的。

    十分钟足够用了,田阳从来没有说过,他查资料非常精通,只要条件允许,别说是十分钟,就是一分钟他也能查清一个人所有的资料。

    田阳不再开玩笑,他绕到桌后,坐下来,抬手噼里啪啦在键盘上一阵乱敲,搞得容潇潇心惊肉跳。

    那些资料是一个人的生平记录,像小说里的阴间判官的文书,华国对于这一点执行的是十分严禁的,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所有的经历在这里都能查到。

    “你小心点,只许看,不要乱改乱删。”容潇潇很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