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4章 冰与火的眼神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4本章字数:3309字

    容潇潇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一般非专业人士,要想查人事资料,就是电脑在面前,也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但田阳轻而易举的就进去,不到十秒就找出了吴小丽的资料。

    容潇潇也跟着绕到办公桌后,她想让田阳起来,她来亲自帮田阳查,可是她走过去,已经看到田阳完成了所有操作。

    电脑屏幕左上方,一个年轻女子的大头照清晰无比,下面就是姓名之类的资料。

    田阳看的很仔细,关于吴小丽的资料,他一点也不会放过。

    资料上显示,吴小丽并非是兴化人,而是祖藉京城,八个月之前来到兴化,进入曼妙公司……

    这些田阳都已经知道,滚动鼠标再朝下看,田阳嘴角就露出一丝笑意。

    果然不出田阳所料,这个吴小丽的身份还真不一般,她的家庭状况很普通,但有一点足以证明吴小丽的与京城李家有关系。

    两年前,李景德以他的私人名义,在吴小丽的户头上存入三十万。

    之后吴小丽进入李家,名为下人。

    一年前,李景德再次以他的私人名义,在吴小丽的户头上存入五十万……直到八个月前,李景德又一次给吴小丽存入一百万!

    前两次的钱,田阳不知道是做什么用,但是八个月前这一百万就再明显不过了,这笔钱的汇入与吴小丽来兴化,在时间上相吻合,这足以说明吴小丽来兴化是有目的的,而自己就是她的目标。

    想不到八个月之前,李家就盯上了自己,不过以田阳的推断,吴小丽的目的应该很单一,并没有想对林月清下手。

    如果吴小丽的目标是林月清,她有很多机会,不会拖到现在。

    “好了,我查完了!”田阳用了不到三分钟,全部搞定,轻轻点击鼠标回到主页面,站起来笑的无比灿烂:“谢谢美女警官,我的事完成了,你可以打开我的手铐放我走了,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容潇潇见田阳对警局的系统般熟悉,心里也想了很多。看来田阳并不想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一无是处,这家伙不但有背景,而且深藏不露。

    不过,容潇潇越是这样想,心里就越觉得田阳是个谜!但这并没有改变田阳在她心里的留下的印象,对于容潇潇来说,田阳还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哼,这里是警局,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容潇潇并没有也上给田阳打开手铐,有意要刁难他一下。

    田阳伸着胳膊,见容潇潇没有动:“你不会以为这个小东西能困住我吧,我明白了,你是舍不得我走。都说过了,我们还会再见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就知道田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容潇潇在口袋里翻了翻,惊叫道:“我的钥匙忘在宿舍了,你等我,我这就去拿。”

    刚转身,就听到田阳在身后说:“算了,不用了,还你的手铐!”

    容潇潇回头,看到铐在田阳手腕的手铐竟然打开了,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小东西是困不住我的,我可是开锁高手。”田阳并没有说他是怎么弄开的:“美女警官,说真话,你住的宿舍真心不怎么样?以后有机会我们成了朋友,我给你弄一处好地方,让你享受一下。”

    这么无耻的话田阳都说的出口,容潇潇用讽刺的口吻回敬:“你自己都是傍富婆的小白脸,你老婆如果不是曼妙公司的总裁,你能开的起宝马?”

    我去,被鄙视了!

    田阳没有生气,他也不想解释,如果说田阳所拥用金钱足以买下半座兴化市,一定会把容潇潇吓坏。

    但是,田阳的确拥有这样的能力,在他户头上的金钱只不过是一串数字,具体有多少,连田阳自己都不太清楚,他也不想关心,总之他的钱够他挥霍一百辈子。

    在“龙头”组织相继出事,田阳的户头就被冻结了,现在他身上只有几百块,准确的说,田阳是个守着金山的穷人,不过他真不在乎钱,只要他愿意,随便接点私活,挣个几百万还不在话下。

    所以,尽管他说的话让容潇潇觉得他是在吹牛,但他说的都是真话,非常自然没有一点作做。

    是容潇潇的心里对田阳有看法,所以田阳所说的每一句话,在她判断都带有偏见。

    接过田阳的手铐,容潇潇咬牙挤出五个字:“你,可,以,滚,了!”

    “我不是小白脸,以为我老婆很漂亮又有钱,肯定是我的她,那你就错了,是她非要嫁给我不可,我甩都甩不开。”

    又在吹牛,容潇潇最看不起这样的男人了,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东西!

    见容潇潇不再搭理自己,田阳很认趣的走出去。

    关于吴小丽的身份和资料,田阳完全熟记于心。

    出了警局,田阳开车驶向曼妙公司。

    吴小丽不是什么主要角色,她充其量算是李家的一枚棋子。

    在田阳放荡不羁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缜密的心,他做事向来条理分明,一点线索,一点因素,那怕是对方一个眼神,他都会严加分析,得出他想要的结论。

    从京城和李景德之间闹出矛盾,到李家手下那个黄头发的年轻人出手,让田阳把目标锁定在了李家。

    但那只不过是一种朦胧的怀疑,田阳回到兴化之后,毒蛇帮派人想在凤山公路上治自己于死地,后来和古老打赌要谈下与马氏集团的合同,发现马家是李家手中的一个傀儡,最后李红圆出事,牵出毒蛇帮同时也暴露了吴小丽。

    这些琐碎的线索,在田阳脑海中整理一遍,千头万绪还是接向京城李家。

    现在的李家不只是可疑,而是要重点调查的目标。

    如果李家的李老爷子李莫宇真是的出卖“龙头”的人,那么林月清和自己的父母之仇,要让他们李家血债血偿。

    宝马车平稳的行驶,一如田阳平静的心,事有因,必有果!

    “龙头”组织成员都是国安部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无论身手、思维、忠诚等各方面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任何一种政体都是在不断完善之中,没有尽善尽美的法律,有些身价百亿的豪商富贾在这边触犯了法律,然后卷包跑到一个没有引渡条文的国家,那岂不是束手无策,这时“龙头”组织就人员就发挥了作用,千里缉凶,即使不能成功带回犯罪,也会要他们遭到应有的惩罚。

    这只不过是一个例子,还有一些人出卖国家机密以谋私利,还有帮派大哥……形形色色的罪犯不一而足,要对付这样的人,一定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如果是李家出卖组织机密,那他们就是叛国!

    想到这里,田阳脸上出现一种少见的凝重和严肃,那是一个军人的正直!

    做为组织内最年轻也是最出优秀的成员,田阳能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保护林月清,调查组织内部的蛀虫,这不但是种庄严的责任,更是一种神圣的使命。

    宝马车驶过六条街区,来到曼妙公司,这时已是下午两点。

    田阳停好车,刚开车门,就看到两个女孩在公司门口,金子似的阳光照在两个女孩身上,反射出一圈光晕,真的像仙女一般美轮美奂。

    看到这两个女孩,田阳会心的笑了,她们两个怎么能走到一起,让田阳大跌眼镜。

    李红圆和林月清站在一起,小家碧玉丝毫不逊色给高傲的公主。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田阳脸上刚才那种严肃此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依旧是玩世不恭又无良至极的笑。

    两个女人同时回头,田阳从两个女人眼中看到的截然不同的情绪。

    李红圆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和娇羞,而林月清眼中则是满满的怒气和冷漠。

    冰与火的眼神,让田阳打了个哆嗦,女人最难缠,什么事都能搞定,唯有女人让田阳头痛。

    “李红圆,你先去工作吧!”林月清摆出总裁的架式,命令李红圆先进去。

    李红圆看着田阳,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进了办公大楼。

    看着李红圆紧紧的小屁股扭动,田阳的眼神就像被定住了一般,要说李红圆的身材,那可真是前凸后翘,性感的一踏糊涂。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吴小丽用了什么办法,让自己把李红圆给“酒驾”了,都没有感受到激情,有机会要再来一次。

    女人第一次很难被推,一旦有了第一次,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有很多话可以形容,比如重温鸳梦,比如再续激情,比如……

    田阳看着李红圆丰满的臀纤细的腰,一时想入非非,竟然无视了林月清那两道杀人的眼光。

    “看什么呢!”

    猛然听到林月清的天外来音,田阳“哧溜”一声把口水吸回去,很猪哥一样笑着:“老婆,你还在啊!”

    “我不在!难道我会飞啊!”林月清没好气。

    田阳嘿嘿的笑:“你可别飞,我不是牛郎也不是董永,这么漂亮的老婆飞了,我追不到天上啊!”

    听到田阳油腔滑调,林月清就想狠狠的踢他两脚,但是这里是公司,她要注意形象:“你等着,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如果认为这是暧昧的情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林月清绝对是那种说的出做的到的人,她说要收拾田阳,那田阳就一定跑不了。

    “老婆,你想收拾我,怕是没有机会了。”田阳两手摊开缩着脖子说:“我今天要搬出家,和你分居。”

    几个职员走过去,匆匆朝林月清这边看一眼,也不敢太大胆,林月清知道再和田阳在这里说下去,公司里又要传的风言风语了。

    “你跟我到办公室来!”林月清说完转身便走。

    没有听到田阳跟过来,她很奇怪的回头,看到田阳用刚才打量李圆的眼光盯着自己的屁股,她的脸一下子热了。

    “看什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