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0章 闯七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5本章字数:3237字

    田阳心里装着一腔火,目眦欲裂,敢动自己的女人,想早点投胎了吧!

    一路风驰电掣,宝马740也给力,在导航仪的引导下,十五分钟就到北郊化工厂。

    月黑风高杀人夜,道路两则一米多的高的荒草在风中摇晃如同魅影,田阳不知道多少次在这样的地形中隐藏,然后伺机一逞,结果敌人的性命。

    在这样的天气中,来到这样的地方,田阳有种旧地重游的感触,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轻心大意。

    林月清还在对方手中,必须救下林月清,说不定自己英雄救美之后,林月清就会以身相许了。

    心情并不沉重,只要林月清还活着,田阳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下她。

    曾经在训练场上魔鬼式的训练,还有在战场与敌人以命搏杀,练就了田阳强大的自信,在这种游戏中,他田阳是当之无愧王者。

    化工厂空荡荡的大院中,停着一个辆黑色的迈巴赫,田阳知道对方没有骗自己,同样也察觉到,对方绑架林月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果是针对林月清,那古老大可不必打电话告诉自己地点,他的目的就是引自己出来。

    田阳下车,摸了摸掖在裤管内的匕首,然后就听到头顶上方传来林月清的尖叫:“田阳,救我,他们有七个人,六个在楼道里堵你呢!”

    抬头看到从月清被人吊在七楼的窗口外,田阳乐了,活着就好!

    “想让我救你,你先叫老公!”

    林月清没有再做声,因为古老用一团枯草塞进了她的嘴巴!

    “好吧,你不叫老公也行,反正你说过,我将是你第一也是唯一的男人,看在你曾经那么认真向我表白的份儿,老公来救你。”

    田阳说着猫腰冲进黑乎乎的厂房中,起风的夜,天空中月影朦胧,片片乌云随风流动,渐渐遮掩了月色。

    本来就一团漆黑的厂房,此时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田阳对这里的环境非常陌生,他依靠听觉、嗅觉、触觉,慢慢前行。

    只要找到楼梯,问题就好办了,但是偌大的厂房,想要在黑暗中找到楼梯谈何容易,林月清那小妮子被人挂在七楼窗外,如果不及时赶到七楼,万一她出点意外,后果……

    田阳停了下来,伸手掏出一块手表,石英手表发出淡蓝色的光,田阳随身还真带着几样常用的家伙。

    在“龙头”组织中,他靠的就是些东西,没有一次任务失过手。

    这块石英手表不但能发出微弱的蓝光,还有热能定位功能,范围是半径六米之内,功能不太强大,但在黑暗中找人,绝对实用。

    这是田阳那个在西欧的朋友送给他的,也就是那个一次性给了田阳三亿的人。

    光线虽然很弱,但这足够了,田阳借着微弱的光线,穿过杂乱而荒芜的首层,在一角找到楼梯。

    这是工厂,楼梯比普通住宅楼要宽三倍不止,如果有足够的采光,楼梯中会非常明朗,田阳上了楼梯,也只能在心里说一声时不予我。

    刚才听到林月清喊,有六个人在楼梯上堵自己,因此田阳就分外的小心。

    突然,田阳的石英手表轻轻响了一下,田阳翻手一看,在六点刻度的方向有两个红点在迅速向中间移动。

    同时田阳也听到了背后袭来一道强劲的风,他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侧身躲过。黑暗中,借着石央表的微弱蓝光,田阳看到一把闪着清冷寒芒的砍刀险之又险从身边擦了过去。

    “我去,要命啊!”田阳没有看清来人,只是凭着直觉回身一脚。

    直觉告诉田阳,这一脚踢中了对方的小腹,接着“呛啷”一声,砍刀落地。

    黑暗中,欲刀劈田阳的人一声闷哼,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一个!”

    田阳知道刚才那一脚绝对可以踢残对方,不用去看,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田阳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自信的。

    在二楼拐弯处,田阳看到一个家伙叉开两腿就站在楼梯正中间,右手中握着一条半米长的钢管。

    这次看得真切,是个光头。

    现在田阳对光头特别的敏感,只要是光头他就能联想到毒蛇帮,除了他们会做这样的事,别的人还真不像他们那样下三滥。

    在凤山公路上那两个家伙,田阳解决掉了,并没有太过深究,挟持李红圆的还是毒蛇帮。凡事有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如果这一次他们还是毒蛇帮的人,那么等陈一峰找出李家和毒蛇帮之间的关系,就灭了毒蛇帮。

    也省得这些人渣聚在一起,专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田阳,又见面了。”这时从楼梯上又下来一个光头,手时提着菜刀。

    田阳并没有停下来,他在下面,地势对他不利,听到有人叫出他的名字,田阳先是愣了一下,看到那个人手里的菜刀,他马上就想起来了。

    这就是毒蛇帮前面那个小餐馆里的厨子,果然是这帮人,看来是时候摆平他们了,这种人是城市的毒瘤,铲除一帮,一方市民才能安稳过日子。

    “哈哈,是厨子!”田阳左手握拳,准备随时出击。

    那人家伙居高临下,挥了舞了一下菜刀:“上次你卡住了我们大姐,我们没有机会出手,今天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告诉你我不是厨子,我是毒蛇帮六大金刚之首……”

    “好霸气的组合,刚才一楼那个不堪一击的家伙是老几?”田阳嘴上说的轻松,但却一直留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老六被你打倒了!”

    “原来是老六,他不是被我打倒了,而是被我踹倒了,这辈子他都别想再站起来了。”

    这是心理战,不要以为军人都是莽夫,真正的军人不但能打,而且在时局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懂得用心理战术。

    田阳是心理战中的佼佼者,在他轻松的表情下面,随时都可以给对方致命一击。

    果然,听到田阳说下面那家伙不堪一击,并且这辈子都起不来之后,这个所谓的六大金刚之首怒火冲天。

    如果不了解格斗基本常识的人,都会陷入一个误区,那就是错把怒气当成斗志。其实怒气和斗志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理因素,怒气会给自身带着爆发力,但却是盲目的,而半志则是遇到困难不畏艰险的意志。

    怒气会让自身陷入混乱状态,斗志使人头脑清醒越挫越勇。

    “啊!砍了他,为老六报仇!”这就是六大金刚之首的盲目怒气。

    田阳看准时机,弯腰拔出匕首,斜身划过那个手握刚管的人的喉咙,回头站定已然身处上方有利地位,这就是斗志。

    挥动菜刀砍了空,却见兄弟无声倒地,六大金刚之首也盛怒难平:“田阳,我特么的和你拼啦!”

    “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找死,不是我主动出击,上天有好生之德,但在我田阳的字典里,好生之德这四个字中,并不包括你们这样血债累累的家伙。”

    田阳回身,一个下劈,借助有利地势,一下劈中这个家伙的头顶。

    手中菜刀落地,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什么货色!”田阳转身向上走,三个人迎面冲下来。

    田阳将匕首掖进裤管,随手一拳打断楼梯护栏,一截黝黑的螺纹钢筋被他掰断:“妈的,就剩下你们三个了吧!”

    虽然光线不明,但是田阳这一手绝对镇住了那三个家伙。

    三个人不再朝下冲,而是齐刷刷站在靠墙一边:“我们……”

    “你们什么?想打就来,不打滚蛋,带上下面那三个家伙,以后要是让我再见到你们胡作非为,我会送你们一程。”

    田阳的话里没有一点感情,三个人如临大赦死里逃生一般,就差给田阳下跪磕头了,老大都不是人家田阳的对手,他们就更没必要装大尾巴狼了。

    毒蛇帮六大金刚叫起来是挺霸气,平时打架也是出手狠毒,但是在田阳眼里,他们几个加在一起,也只不过是战斗力为零的渣渣。

    “我们这就滚,这就滚……”三个家伙几乎是贴着墙走下楼的,生怕田阳手里的钢筋刺穿他们的身体。

    田阳心里挂念着林月清,举步冲上七楼。

    风吹云散,一缕姣洁的月光柔和洒落,窗口处,古老身影如同鬼魅,他也看到了田阳。

    知道田阳的身手挺不错的,但古老怎么也不会想到,田阳的身手何止不错,他是“龙头”组织内最出色的成员,摆平这六个家伙有点大材小用。

    “没想到六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我低估你了,不过我要你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古老说着,随手举起一把刀:“田阳,只要我轻轻砍断绳子,林月清就会从这里跌下去,我要你亲眼看到她香消玉殒。”

    “慢着!”田阳站在原地没有动:“古老,你叫我过来,不会是为了让我看这一出吧!我相信你和林月清一起做事也有几年了,她的为人你应该清楚,你不会忍心伤害她那样善良的女孩吧!你叫我过来,就是针对我,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吧,只要你能放了林月清,我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好,我要你的命,你会给吗?”古老没有砍下去。

    这时林月清吐掉了嘴里的枯草,在窗外大声叫喊:“田阳,你不要管我,要是我出事了,你告诉我爷爷,让他不要为难你,你可以再娶……”

    田阳手中匕首再现,猛然刺进自己的腿中,他面色如常:“古老,我是我的决心!”

    月色下,古老颤抖了,田阳这家伙是什么人啊!

    就在他犹豫的那一刹,田阳猛然拨出匕首,手扬处,一道带着血花的寒光刺向古老的眉心,精准而迅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