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6章 提供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5本章字数:3403字

    田阳说到做到,三分钟他就追上了虎少,并且超过了他。

    陈一峰慢了些,不过也紧紧的跟着虎少,并没有落后太多。

    “停车,检查!”田阳在前面慢慢减速,把虎少的车挤在路边,让他停下了下来。

    虎少刚停下,就从车上跳下来,一脸笑意,掏出香烟:“大哥,抽烟!这完全都是误会,误会!我刚才喝酒了……”

    “尼玛,喝酒还开那么快,想死是吧!”陈一峰说着在虎少的大头上抽了一下。

    田阳叼着烟,吸了一口说道:“峰子,别想赖皮,输给我那一百块马上兑现,最近手头有些紧,就差去街上捡烟屁股抽了。”

    陈一峰没想到田阳还记着这件事,掏出一百交给田阳:“阳哥,最近是不是嫂子管的太紧,不给零花钱啊!”

    “愿赌服输,少废话,我田阳堂堂七尽须眉汉子,能花女人的钱吗?陈一峰,我问问你,能花自己女人的钱吗?”

    陈一峰紧着把田阳推开:“阳哥,小心唾沫星子淹死人。”

    “嘿嘿,我故意的!”田阳很小心的把钱装好,撸了撸袖子说:“这个虎少打算怎么处理?要不我们把他弄到郊外,打个没人的地方,刨个坑埋了吧!”

    一句话,差点把虎少吓死。

    什么啊!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坏事,这么这让他们埋了,自己死的有点悲惨。

    不行!要自救……

    虎少清了清嗓子,装出很吊的模样:“你们两个知道我是谁吗?我姐赵颖是兴化商场的大老板,我哥在京城做事,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李老爷子的左膀右臂……”

    这家伙倒是不说假话,自报家门句句属实,本来陈一峰还担心虎少和赵乐之间的关系,现在这家伙自己说出来了,倒也省了不少事。

    田阳并不知情,但是看到陈一峰对他使了个眼色,于是田阳马上就明白了一些。

    “管你姐姐和哥哥是谁,你叫人冲进饭店骂我兄弟,打你是应该的。”田阳说着举手吓唬了一下他。

    虎少果然怕了,刚才要埋了自己,现在又要打自己。那个陈一峰已经很牛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田阳,还是陈一峰的大哥,看样子比陈一峰更牛,今天办点事怎么这么不顺。

    虎少晃了一下大脑袋,说:“先别打!你们不是缺钱吗?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挣钱的地方,只要你们有本事,四十分钟可以挣钱一百万。”

    这生意还不错,田阳手里是没有多少现金,不管自己账户上有多少,毕竟被冻结了,远水解不了近渴。

    没钱这件事,也不敢让林月清知道,她虽然是自己的老婆,但是她是绝对不会可怜自己的,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没钱了,她会更加挤兑自己,不是扣资,就是扣奖金。

    现在有个发小财的机会,田阳自然不想放过,一百万也够花一段时间了。

    “你说说,怎么挣钱?要是你敢骗我们……”

    “我要是骗你们,你们就把我埋了,我留下一份遗书,说是我自己把自己埋了,与任何人都无关。”虎少马上表决心。

    田阳对陈一峰打了个响指:“兄弟,一起去吧,晚上要是你有时间,把这次情况和我说一下,我心里有计划,到时还要你配合我。”

    田阳心里的确有个计划,昨天毒蛇帮的六大金刚再次出手,田阳心里就想着,如果不能铲除这个帮派,最起码也人找一个自己信的过的人管束住了他们,也省得他们时不时的出手,给自己造成一些小的困扰和麻烦。

    有了这样的打算,今天又看到陈一峰,就想着如果让自己的兄弟出任毒蛇帮的老大,那自己在兴化就不是孤掌难鸣了。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要是能让陈一峰当上老大,自己再办事,就更加顺利了。

    这只是田阳心中一个初步的打算,具体怎么执行,还没有一个清晰步骤。

    陈一峰可不想田阳这么有钱,他就是个普通的退役军人,身手虽然不错,但口袋里的钱并不多。

    在京城给玉婷买了一个梦游娃娃,花的六千多块,是他咬着牙买的。

    现在听到虎少说有个挣钱门路,四十分钟一百万,陈一峰比田阳还要兴奋。

    “阳哥,等下我们赚到钱,怎么分账啊?二八行不,你八我二。”陈一峰当然不会太过分,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车内,还在停魂未定的玉婷,将来如果真的要娶这个女孩,也不能让她跟着自己过苦日子,现在能挣一点就算一点,攒着以后用。

    田阳拍了拍,陈一峰肩膀:“虽然你叫我一声哥,我就永远是你哥,你以为谁叫我都答应吗?兄弟,等下如果真的赚到钱了,我只要两万,因为我身上只有两百块了。”

    说着田阳凑到陈一峰耳边:“兄弟,你可不知道,女人太难搞定了,我在家里被虐成狗,没钱这事我都不敢说,在公司里被弄成了一个小保安,原来虽然是个小职员,最起码也算是个白领,现在都没领了,一个月三千,还要被扣被罚,到我手里有一千五就不错了。”

    说起被林月清虐待那点家事,田阳真想泪流满面。

    “都说有个漂亮老婆,男人脸上有光!阳哥,我算是明白了,光鲜的背事原来这么悲惨啊!一百万你怎么能只要两万,不行,我们平分吧!”

    陈一峰虽然没钱,却也不想占兄弟的便宜。

    田阳大手一挥:“我只要两万,花光了再找你借!”

    跟着这样的大哥,将来一定有前途,陈一峰觉得自己没有跟错人,以后就铁了心的跟着田阳浑了,就像萧何跟着刘邦一样,一荣俱荣。

    看两个大男人在那里叽歪,虎少有点耐不住了:“哎,两位大哥,我还没说怎么挣钱呢,你们两个就开始分钱了。”

    田阳和陈一峰回头,看到虎少那颗大头,就觉得这家伙长了一颗欠抽的脑袋。按理说,脑壳大,脑容量就大,脑容量大的人一定聪明,不过千万不要忽视一个细节,脖子太细供血不足,脑袋越大越白扯。

    “说说怎么挣钱吧,我们兄弟两个联手,在兴化应该很少能遇到对手了。”田阳霸气十足。

    虎少揉着脑袋,说道:“这次不是打架,而是比赛……”

    “比赛打架吗?”

    “都说了不是打架,是赛车!”虎少很神秘的小声说:“你们听说过‘死亡’车道吗?”

    关于‘死亡车道’田阳倒是听说过,不过具体情况不是太清楚,于是他问:“什么是死亡车道?”

    “死亡车道就是指连接兴化和云海两市之间的一段十公里国道,地下车手把这段公路称为死亡路车道。”虎少见田阳和陈一峰不再提打他的事,就在那里买弄知识。

    田阳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除了枪支和匕首之外,他最喜欢的就是飙车,想不到今天能遇到这样的机会,而且还有彩头,真是老天开眼。

    “我们知道了,比赛几点开始?”田阳掩饰不住兴奋。

    虎少说:“今天晚上就有比赛,九点开始,四十分钟的比赛过程,这种比赛是要封路的,所以不能太久,你们懂的……”

    对于这种比赛,田阳并不陌生,一般这种比赛都有几个特别出色的车手,不然也不刺激,这是有钱人玩的游戏,要的是就是心跳。

    “这次比赛,最有希望拿第一的人是谁?”既然虎少知道比赛的时间和地点,就说明他不是外人,再看这家伙开着保时捷跑车,应该也是个赛车发烧友。

    田阳要问清楚,不至于到时找不到目标,要想事办功倍最好料敌先机,不然每次执行任务都要把目标的资料看好几遍,就是为了做到这一点。

    “我看你们两个挺能打的,不是我怕挨打,我对你们说这些,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实话对你们两个说吧,看到这三辆车没有,保时捷跑车,刚从4S店里提出来三天,都是我们家的。”

    虎少在炫富,田阳想抽他,就是再有钱,一次买三辆同一款的跑车也是脑子进水了。

    “一辆是我的,一辆是我姐的,还有一辆是我哥的,今天晚上我们姐弟三人要参赛,这次比赛就是我姐举行的,为了给我哥接风。所以说,今天晚上拿第一的人不是我哥就是我姐,你们就是想比赛也没有车,我决定退出比赛,把我这辆车让给你们,怎么样?够哥们儿吧,而且我以后再也不找玉婷的麻烦了,她长的不好看,就是好玩。”

    田阳和陈一峰看着虎少,觉得有点想不通,这小子不是有病吧,居然把车让他们。

    也不用管那很多,只要有车就行,管他是谁的,为了一百万,今天晚上要横热扫一切对手。

    “虎少,接电话啊!”

    虎少的来电铃声很有个性,听到手机响,接通之后:“姐,我一会儿就回去,我在外面认识了两个好兄弟,他们把我打服了,今天晚上我们在死亡车道的赛事,他们两个想参赛,我把我的车让给他们了……什么?带他们回家,我问问他们愿意和我回去吗?姐,我和你说,我刚认识这两个兄弟,有一个长的特帅气,我觉得你有可能会喜欢上他。”

    说着,虎少朝田阳看了一眼,看的田阳浑身发麻。

    “我去,少打我的主意,我是有妇之夫。你看你长成这个样子,你姐也好不到哪里去?光是这颗大头,就足够让人倒胃口了。”田阳心里这样想。

    陈一峰见这边没有什么事,就回车上和玉婷说话去了。

    虎少问田阳:“我姐说让我带你们回家看看,要是你们真的想赛车,她愿意给你们两个提供好车,你们愿意去吗?”

    本来是不想去的,田阳腿上有伤,晚上比赛一下,赢个一百万,也让陈一峰有泡妞的本钱。现在的女孩有不爱钱的,不过男人有钱,她可以不爱钱,要是男人没钱,她绝对不爱这个男人。

    田阳听到少的姐姐可以提供赛车,不由动心了。

    陈一峰在车里伸着脖子喊:“对你姐说,我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