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4章 被田阳欺负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5本章字数:3228字

    虽然在这里住了很久,却不知道林月清还有老爷子的藏酒。

    想起林老爷子的酒,田阳的口水在嘴里波涛汹涌,即便是窖藏二三十年的陈年佳酿,也不能和老爷子的酒相比,对于任何一个懂酒的人来说,林老爷子的酒都是极品。

    入口甘绵,回味无穷,喝一口想第二口,让人欲罢不能。

    男人不抽烟,对不起老祖先!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

    香烟和美酒,对身体有一定的伤害,但适可而止还是一种相当不错的习惯。对于男人来说,烟和酒与女人同等重要。

    田阳听到林月清要拿出老爷子的藏酒,顿时两眼放光,接连吞了两斤口水,催促着林月清快点去拿。

    林月清嘴角动了动,转身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在公司里她是个说一不二的冷艳总裁,在家里面对田阳,她不得不动用一些小心思。

    二瓶酒还不得让田阳倒头大睡,林月清在心里把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她是没有看到田阳在毒蛇帮总部为了救李红圆,一气喝下十二瓶的白酒的气魄。

    如果林月清见到那一幕,打死她也不会取出爷爷在家里仅存的两瓶酒。

    从地下室把酒拿出来,拂去瓶子上面的灰尘,翠绿的酒瓶如同玛瑙一般,闪着幽幽光华。

    回到大厅,田阳看到这两瓶酒,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也像个嘴馋的孩子看到好吃的东西,猛扑过去夺过酒瓶。

    “我来打开!”田阳开酒和别人的手法截然不同,他用一根筷子猛然插进木塞,轻轻朝上一挑,“噗”的一声,木塞就脱离的瓶口。

    一缕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田阳像个瘾君子,凑在鼻子下面嗅闻着,眯起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

    “真是老爷子的酒!而且是极品中的极品,老婆,除了这两瓶还有吗?”田阳有些贪得无厌。

    林月清不明白,如果一个人不是满腹心事,需要借酒消愁,那么酒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对人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做为一个女孩,当然不能理解田阳的心思,不过林月清倒是展露出她善解人意的一面,主动把高脚杯递了过来。

    怕田阳喝的少,如果田阳只是喝那么一点点,就达不到把他灌醉的目的,那自己的酒就白让他喝了。

    眼前是几样精美的菜肴,是田阳用心烹饪出来的,因为自己病了。

    林月清心里有些感激,不过在感激之余,她还在想着与马氏集团之间的生意,李红圆刚刚当上公关部门的经理,一下子就让她接触这么大单的生意,倒是不怕她从中学到经验,主要是怕她搞砸了。

    想到这里,林月清风情万种嫣然一笑,亲自给田阳倒了半杯,然后她自己倒了一点:“我陪你喝一杯。”

    今天是什么日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田阳受宠若惊,一向对自己忽冷忽热的林月清,突然变的如此温柔,心里那叫一个激动,看来自己苦心做菜感动了林月清。

    “干杯!”田阳压制着心头的激动,举杯和林月清碰了一下。

    林老爷子的藏酒,拿到市面上,每瓶最少要卖到五万左右,绝对的高档货。

    品尝高档红酒,自然不能牛饮,要细细品尝,红酒如同女人,只是用感觉才能体会其中的美妙之处。

    田阳只喝了一小口,而心急的林月清居然把杯里的酒喝光了。

    “你……你不是说干杯的吗?”林月清以为田阳看出了她的把戏。

    田阳轻轻摇晃着酒杯:“一看你就是个外行,品酒可不能大口喝,不然就是暴殄天物,好东西都被遭踏了。”

    心里郁闷,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林月清放下酒杯,索性不搭理田阳,又倒了半杯,而且比刚才还要多出许多。

    “老婆,你慢点,这可是好酒,给我留点。”田阳紧张的伸手就来抓酒瓶子。

    “和我喝酒,不要文绉绉的,要喝就喝个痛快!”林月清非常豪爽,说着还把垂在胸前的一绺长发撩在脑后,非常妩媚。

    田阳为林月清夹了一点菜,既然林月清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应该投桃报李:“既然你这么高兴,那我就陪你,美女在侧,佳酿入口,人生一大乐事。”

    说着,田阳仰头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林月清心中窃喜,喝的越多越好,等一下睡着了,自己就出去,时间应该还来的及。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转眼两瓶酒就见底了。

    田阳一点事都没有,倒是林月清觉得头有点晕。

    其实林月清并没有喝多少,她喝的那点五分之一都不到,其它的全进田阳的肚子,但是人家田阳酒量好,根本没事。

    林月清眼神迷离,光着脚缩在沙发上一筹莫展,可惜了这两瓶好酒。

    吃过饭,田阳又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碗筷,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

    林月清看电视,也不帮田阳,她就等着田阳酒劲上头,然后回房睡觉。

    但是,注定要让林月清失望,田阳两眼有神,没有一丝疲惫之态。在厨房里收拾完毕,出来之后,坐在林月清身边,没有毛手毛脚,而是很安静的陪她看电视。

    一集肥皂剧演完,田阳还是精神抖擞,而林月清居然困意袭来,捂着嘴打了个呵欠,眼前的东西都开始晃来晃去。

    刚打了一声呵欠,田阳就把电视关了,站起来对林月清说:“老婆,困了就去休息!”

    “什么?”林月清愣了一下。

    刚才一直想着把田阳灌醉,然后让他睡觉去,现在人家没事,自己倒是哈欠连天,要是田阳酒后乱性,自己难免贞节不保。

    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是不是要我抱你进卧室啊!”田阳脸上又出现那种坏坏的笑。

    林月清颤了一下,马上紧张起来,条件发射似的朝后缩了缩:“现在我不想睡觉,你要困了你去睡吧,我还要看电视。”

    看林月清如此表情,田阳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不过自己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长时间,要发生的早就发生了,自己虽然血气方刚,但也不至于趁人之危,做那种事情,必须两厢情愿,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田阳还是懂的。

    这时候,林月清的手机响了,是李红圆打过来的。

    林月清按下接听键,问道:“谈的怎么样了!”

    “林董,都谈好了,不是我一个人过来的,谈生意这种事我也不太懂,所以我把营销部的孙经理叫过来一起谈的,各种细节都注意到了。马氏集团让我们一个月后发货,而且先交了第一批货的全额货款……”

    “这……”林月清再次震惊,现在的生意都这么好做了吗?一般买方都是货发出,才按百分比交一部分货款,压下一部分,下次再结,以此类推。

    想不到李红圆出马,事情办的这样顺利,对方居然提前付款,看来李红圆的工作能力不容小觑。

    心里虽然高兴,但表面还是从容淡定:“那好,你对孙经理说,这个月我会给你们两个额外的奖金。”

    不等李红圆说谢谢,林月清就把电话挂了。

    她自然不会知道,生意能谈的这般顺利,完全是因为眼前的田阳。马波提前付款,主要是怕田阳再次把血淋淋的马头送到他的别墅中。

    田阳知道这次事情不管谁去,都会顺利的谈下来:“都谈好了,你也不要再为公司的事烦心了,现在马上去睡觉,晚上我还要去公司值班,正好不打扰你睡觉。老婆,你打算什么时候不让我做保安啊!”

    “嗯,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不让你做保安了。”林月清回答的很巧妙:“现在我还不想睡,你不要管我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林月清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乖,听话,女孩子如果睡眠不足,会提前更年期的。”田阳的语气很轻柔,就想哥哥哄妹妹一样。

    “我不睡!”看到田阳这副样子,林月清不但没有安心,反面更加紧张起来,怎么都觉得田阳没安好心。

    果然,田阳露出他霸道的一面:“如果你不听话,我马上打你的屁股!”

    田阳可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一把将林月清拉过来,脸朝下按在腿上,抬起手真的在她小屁屁上抽了一下。

    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同时脸也发烫,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这么无礼,居然被打屁股了,也是醉了。

    心头又羞又恼,借着朦胧酒意,林月清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反手投向田阳。

    “啪!”一声脆响,杯子砸在田阳头上,碎成片片,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田阳松开林月清,随手拿过纸巾拭了拭额头上的血迹。

    林月清吓坏了,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是你先打我的,你怎么不躲开啊!”

    “女孩子最好不要这么暴力,温柔一点不好吗?”田阳一边擦拭额头上的血迹一边拉着林月清:“你现在要去休息,喝完酒要睡一觉。”

    田阳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脸上带着平静的笑,但他的话却给林月清一种压力。

    林月清也担心自己再倔犟下去会激怒田阳,因为自己,田阳腿上受伤,额头又被自己砸破,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于是,林月清不再挣扎反抗,乖乖的跟着田阳上了楼。

    走进卧室,田阳掀天被子,将枕头放在林月清喜欢的位置,回头笑道:“好啦,睡吧!”

    躺下去,林月清又觉得很生气。

    被田阳欺负了,又没有办法对付他,心里很绝望,要是真的和他打起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被欺负了也只能忍着,除此之外,自己还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