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7章 暖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06本章字数:3291字

    蓝月亮洗浴城的经理满脸怒气,带人涌进八号包间,“你们……啊,笑哥,你们把笑哥打晕了?”

    容潇潇冷冷一笑,在这样的大型洗浴城,出现贩毒的事,够他们喝一壶的,亮出证件:“我们是警察,有人报案,我们正在处理,无关人员不得干扰。”

    “我们……干扰!”经理有些不屑的扬了扬眉毛:“你是哪个分局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吗?知道笑哥的背景吗?”

    牛气哄哄的问了三个问题,容潇潇只回答了一句:“这些问题回到局里,我会问清楚的,现在如果你们再不回避,一起带回局里。”

    以为容潇潇是女人就好欺负,经理没想到居然是块硬骨头,他对身后几个保安使了个眼色:“我们走!”

    “容姐,嫌犯重度昏迷!”李杰蹲在黄笑风身边,翻了翻眼皮,又试了试鼻息,发现黄笑风还活着,只是昏迷不醒。

    容潇潇再次将小小的房间扫视一遍,然后说:“带上人收队!”

    明知道田阳就在这里,也知道是他打晕了黄笑风,并且田阳就在三号房里做按摩,但是容潇潇这次学乖了。

    田阳是个瘟神,还是不招惹他为好,今天他做的事手段虽然粗暴,但也有点大快人心。对待贩毒份子,就不能手下留情,他们是社会的毒瘤。

    做为警务人员,自然不能像来田阳那样出手打人,不过容潇潇在心里说:这次田阳打的好!

    带人收队的时候,经过三号包间门口,容潇潇故意放慢脚步,想听听田阳在包间里做什么。

    不过她什么也没有听到,有种想踹开门的冲动,还是忍住了。

    这时三号包间的门却突然打开了,让容潇潇来不及躲避,刚好迎上田阳的目光。

    田阳依然是一脸阳光的笑意,不过额头上一片红,好像受伤了,走路也一瘸一拐的,这让容潇潇心生关切。

    没等容潇潇开口,田阳却摆出惊讶万分的样子:“美女警官,你不是来抓我的吧!我可和你说,我就是来做个按摩,不信你可以问我兄弟,我们可没有涉及色情方面的问题。还有两个按摩师也在,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她们,我们两个绝对的老实,没有动手动脚。”

    “你是怕我抓你吗?”容潇潇有些得意,终于让田阳害怕了。

    田阳看了一下陈一峰,然后回头朝容潇潇这边凑过来:“我是奉公守法嫉恶如仇的良民,我怎么会怕你,你长的也不丑。要我说心里话,我和我兄弟都爱你……”

    “你……”容潇潇脸红了一下,这算是表白吗?

    “美女警官,你不要想歪,警民共创和谐社会,看到你这么漂亮的美女警官为了打击犯罪,这么晚了还出警,我们当然爱戴你了。你可不要误会,我说的爱,不是求偶的爱!”

    靠,被耍了!

    容潇潇脸色乌青,看着田阳和陈一峰两个人盯着自己,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欠抽样!

    “你们不要耍嘴皮子,今晚的事我知道和你有关,回去要是有问题,我会随时传你去局里的。”容潇潇说完转身就走。

    田阳从背后追上来:“容警官,我能和你私下说两句话吗?”

    容潇潇犹豫了一下,见田阳满脸正色,点了点头:“你说吧!”

    “刚才那个没有穿衣服的家伙是我打晕的,他在这里贩毒,我打晕他,你不会因此抓我吧!”

    容潇潇没有办法回答田阳这样的问题,不管黄笑风是否贩毒,田阳打人都是不对的,不过今天容潇潇不想抓田阳,并非是她徇私情,实在是自己也想出手打晕黄笑风这样的人,田阳这样做了,容潇潇觉得心里痛快。

    “你还有其它事吗?”

    “当然有了,这个黄笑风的老妈叫黄芝兰,是毒蛇帮的大姐大。你能不能把这件事就此中止,也就是说先不要深度调查,在黄笑风这里就打住。”

    看着田阳那双坚定的眼睛,容潇潇还在犹豫,他的这个要求有点过份了。

    田阳伸手将容潇潇垂在额前的一绺头发掖在耳后,这个举动十分亲昵,容潇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马上怒气冲冲:“你干嘛呢!”

    “帮你掖下头发,你不用这么紧张!你们把黄笑风关起来,暂时不要调查毒蛇帮,我向你保证,毒蛇帮一有风吹草动,我马上向你报告。”

    容潇潇听刘局长说过,田阳在京城有背景,田阳很有可能背负着机密任务,但是容潇潇想不通,为什么会派田阳这样的人,他看起来就是个混混,根本不像做大事的人。

    想了一会儿,容潇潇点了点头:“我会好好处理的,不过我也随时盯着你的动向,你记住,毒蛇帮要是有不法举动,一定要通知我。”

    田阳双腿并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似笑非笑有点暧昧:“遵命!”

    容潇潇在转过身时,露出一丝温心的笑,田阳这个家伙就是个逗逼。

    蓝月亮洗浴城中遇到黄笑风,这件事不在田阳的意料之中,不过也因此得到了一个重大线索。

    看着容潇潇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入口处,田阳回头对陈一峰摆了摆手:“兄弟,如果让你管理一个帮派,你有信心管理的好吗?”

    “那有什么?不就是当老大吗!就是我管理不好,不还有你吗?”陈一峰信心十足。

    田阳拍着陈一峰的肩膀:“那好,我们兄弟就说定了,有机会你来出面管理毒蛇帮。”

    事情向前迈出一大步,田阳很满意,与陈一峰分别之后,开车直奔家中。

    林月清躺在床上,睡了好长时间,她做了一个很不愉快的梦。

    在梦里,她身陷无边的黑暗中,孤苦无助,四周有撕心裂肺的惨叫,让人毛骨怀然。几点幽灵一般的火光不停闪动,有青面獠牙的恶鬼围绕在她身边,伸出尖利的爪子,似乎要把她扯碎……

    梦中的一切,比现实还要真实。

    林月清想呼救,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她拼命的挥舞双手,不让那些恶鬼靠近自己。

    但是,梦中的恶鬼越来越多,几乎占满的整个空间,让林月清无法呼吸。

    终于,林月清大叫一声,醒了过来,额头上冷汗涔涔:“救我!”

    “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田阳低沉的声音让林月清感到踏实,她一下扑进田阳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别怕,我一直在!”田阳抬手轻轻拍着林月清的背,头一次觉得这个小妮子也有脆弱的一面。

    林月清抱着田阳,足有两分钟,在田阳怀里,她摆脱了恶梦的侵扰,终于平静下来。

    平静下来之后,就觉得自己这样抱着田阳,会让他想歪的。

    他怎么还在自己身边,难道他一直没有走开吗?

    这样一想,林月清就感到背上有丝丝凉气冒出,田阳没有趁自己睡觉的时候,对自己做那样的事吧?不然自己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心里非常迷惑,不过自己的身子,自己还是了解的,没有一点被侵犯的感觉,内衣也是完好如初。

    有一丝庆幸,也有一点失落。

    田阳和自己同床同枕这么长时间,却始终能做到不越雷池半步,是不是自己的吸引力不够?田阳对自己兴趣不大……

    “老婆,起床吧!天都亮了!”田阳从蓝月亮回到家中,是午夜时分,他就在林月清的床边调息,一直到天亮。

    林月清坐起来,田阳伸手拽过被子,很熟练的叠成四方形,很准标的豆腐块。

    “你一夜没有睡吗?”林月清从床上下来,趿拉着拖鞋,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问田阳:“我是不是说梦话了?”

    “说了,你说你这辈子最爱田阳,除了田阳不会再让第二个男人推倒!”

    林月清笑了,这么无耻的梦话,自己才不会说,一定是田阳杜撰出来的。

    轻轻的摇了摇头,走进洗生间开始洗漱,出来的时候看到桌上放着刚做的早餐,还冒着热气。

    看来田阳是铁了心的要追自己啊!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月清一时接受不了田阳,主要是她觉得自己没有享受过恋爱的滋味,就直接结婚了。

    因此心里总是有个结,解也解不开!

    林月清看着早餐,心里流过一丝暖流,不过她并不急着吃东西,而是坐在化妆台前,开始化妆。

    田阳也不来打扰她,在一旁把桌子擦完,又开始拖地,最后把林月清扔在床边的脏衣服抱进洗手间。

    当林月清化完妆,从洗手间的门头伸着脑袋里看了一眼,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雷的外焦里嫩。

    只见田阳手里正握自己的小内内,轻轻揉搓,样子煞是认真。

    “田阳,你在干嘛,我的内衣我自己洗就好了,不用你……”林月清过来就要夺田阳手里的衣服,那可是自己的内衣,田阳居然还手洗。

    田阳抬起满是泡沫的手:“你别过来,大惊小怪什么,给自己的老婆洗衣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多少单身狗想洗都没有机会。”

    服了他了!

    林月清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反正田阳给她洗内衣,她觉得很扭,不过也有点小得意,看来自己身边多了个不要钱的仆人,这也不错。

    “我先吃东西了,吃完要去公司。”林月清索性不管田阳,让他忙去吧,男人就不能惯着,昨天还打自己的屁股,今天算是他将功赎罪。

    非常得意,随便吃了点东西,临走的时候看到田阳正在晾衣服。

    “我走啦!”林月清也不在乎田阳去不去公司上班,反正自己也管不了他,让他当保安,他在大门口站了总共不到一个小时,要是换做别人,早开除他一百次了。

    田阳从洗手间伸出头:“老婆,你的手机!”

    但是,林月清已经出门了,没有听到田阳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