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高冷英俊男教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45本章字数:1647字

    在孜孜不倦追求蒋小康的道路上,我曾经和眼前这位叫李致硕的男老师发生过极其不愉快的几次……呃,口角。

    事情的起因,要从这学期开学我给蒋小康占座说起。

    我们学校是城区内的重点大学,师资力量和硬件设施都是顶级。蒋小康的英语专业,更是全国优秀的教育试点。英语公共课的时候,好多其他院校的学生老师都慕名前来。新学期第一堂英语公共课,场面那是相当的火爆。

    蒋小康只是在校内网上随便抱怨一句,说他想去听公共课却抢不到座位。先蒋小康忧之忧的我,第二堂公共课开课前便拿着小马扎去给他排座位去了。

    我在春寒中坚守阵地,饿了一个早上。公共课教室刚打开门,我便率先冲了进去。我喜滋滋的坐在第一排给蒋小康发短信,稍没留神,李致硕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的座位上。

    “同学,不好意思。”我笑呵呵的对他解释:“这是我朋友的位置。”

    李致硕忙着低头看电脑,他心不在焉的答我:“我是老师。”

    “哦,老师……这个座位我不能让给你。”天地良心,我态度真的是非常好:“实话跟你说,我是帮我男朋友占的座。他是英语专业的,他特别想来听这堂课……要不你去后面看看?我看后面还有座儿呢!”

    李致硕专心往本子上写着英文,对我的话,他选择充耳不闻。

    “老师怎么了?老师就能插队?”我“啪”的一声将他的笔记本电脑合上,瞬间暴怒了:“老师更不能抢同学的座位啊!我说了,这是我给我男朋友占的!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李致硕是吧?你要是现在不把座位让给我……你再坐一会儿,也成。”

    本来我是底气十足,大义凌然的。可李致硕冷飕飕的瞥了我一眼后,我不自觉的缩了一下脖子。

    不过李致硕很有自知之明,被我“训斥”一顿后,他立马收拾东西离开了。

    虽然我心里过意不去,但一想到蒋小康我又什么顾虑没有了。蒋小康听说我抢占到了座位,他很是难得的答应跟我一起上课……让我没想到的是,几乎在蒋小康来的同时,公共课的教室竟然临时换了地方。

    教室门在后面,我第一排的优势瞬间演变为不可逆转的劣势,我悲愤的哀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有了解情况的同学告诉我:“听说是英语课的李致硕老师感冒了,而这间教室的麦克风不太好用……”

    “你说什么?”我顾不得远去的蒋小康,毫无仪态的拉着同学的袖子问:“英语课老师名字叫李致硕?”

    “是啊!”同学奋力甩开我的拉扯想要去抢座位:“你外校的吧?李致硕老师是刚留学回来的……你松手啊!我要没座位啦!”

    松开手,我才意识到那句“我是老师”有多么的意味深长。

    正如,现在这般。

    李致硕抱着胳膊站在讲台上看我,他能有28、9岁,斯斯文文的带着眼镜。面皮儿白净的,让人怎么都讨厌不起来。英伦风的打扮,精英味儿里透着高冷。

    说好听点是严肃,说不好听点,那就是俊朗高大一面瘫。

    我摸摸吊着的胳膊,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金朵。”李致硕漫不经心的拿起点名册看了看,他微小的动作害的人人自危:“这周一的课,你没来吧?”

    “老师,我周一的时候不小心把胳膊摔断了。”人在屋檐下,我小心翼翼的解释说:“呵呵,周一我去了校医院……导员有给我开假条。”

    我心虚,虚的厉害。虽然我确实是周一摔断胳膊的,不过我有病例没假条……主要我的胳膊不是李致硕课之前摔断的,也没法去找导员请假。

    “嗯,我知道了。”李致硕似乎并不打算我的假条,他点点头,继续不咸不淡的往下说:“不过,金朵同学,你上周的课也没有来。”

    打上钢板的掌心开始冒汗,我努力回想上周有哪些能够用来蒙混过去的借口。

    看情形,我的借口完全是多余的,李致硕显然已经盯我很久了。他拿着本子,一步一句话的冲着我走过来:“上上周的周一和周四,班长没有给我你的假条,所以,你算无故旷课。上上上周的周一和周四,我同样没收到班长的假条,你依旧算无故旷课。”

    得,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李致硕这是来秋后算账了。

    李致硕每迈一步,我的心便跟着颤悠一下。等李致硕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差点没出息的高呼老师饶命了。

    “也就是说,这学期,我的课,你一堂都没来过。”李致硕在笑,可他笑的实在是太毛骨悚然:“你一直没来上课,可能还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新导员,并且负责你这学期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我叫李致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