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很傻很天真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46本章字数:1600字

    可是,要如何报仇才能不继续加深我和李致硕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呢?

    我略显迷茫。

    孙子兵法说的好,知己知彼,才能反败为胜。对待李致硕不能像对待蒋小康那般肆无忌惮,只宜智取,不宜强攻。

    而在追求蒋小康的过程中,我已经练就了一身侦查与反侦查的本领。所以对待报仇的问题,我称得上是信心满满。

    经过了一周的调查取证,我在脑海中对李致硕有了一个相对详尽的认识……我恍惚觉得,我似乎有点轻敌。

    李致硕20有8,整整比我大了10岁。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高材生,大学毕业后来我校任教。家事未知,父母不详。是否婚配不清楚,性别取向不了解。哪怕是我偷偷溜进校务处里,也没能查找到任何关于李致硕本人的资料。

    难道说……他是特务?

    不好说,很不好说。

    除了李致硕想让大家了解的事情以外,我并没搜集到关于他的任何。从公关资料上解读,我安全理解不了一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高材生来当导员教马哲。

    一个不怎么善良的老师,偏偏还是学心理学的。不仅学心理学的,偏偏还是我的导员。不仅是我的导员,偏偏我俩还有过节……

    是不是我的下场,只剩下被李致硕虐待死了?

    我愁苦的在图书馆里抓着脑袋,指甲挠头皮的声音刺激的人想发疯。一旁不甘心过早发疯的刘楠推推我,她小声说:“你干嘛呢!吵死个人了。”

    “没天理啊简直是没天理。”我胡乱的拿着圆珠笔在纸张上画圈,表情阴郁:“我还就不信了,李致硕真能把自己武装到牙齿?他就能丝毫软肋死穴没有?他又不是总裁!”

    刘楠觉得我话说的新鲜:“呦呵,你真跟李老师较上劲了啊?差不多得了!他是导员,你大学四年的毕业证能否顺利拿到,不他一句话的事儿吗?别跟他硬碰硬了,你碰不过他的。”

    “不是我想跟李致硕较劲,是他完全不给我活路。”想到医生看我石膏里粉笔灰时的怪异眼神,我心中的怒火立马熊熊燃烧:“我要是继续忍他,我就不是金朵,是纸朵!”

    刘楠没理我愤怒的小宇宙,她再次推推我,更加小声的趴在我耳边,说道:“喂,金朵,你看那面的男生,他是不是蒋小康?”

    “蒋小康?哪呢?”

    我没控制好音量,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周围人纷纷不满的皱眉白眼警示,刘楠被看的尴尬,她面红耳赤的在桌子下面踩了我一脚。我疼的要命,却不能喊出声。捂着受伤的脚踝,我同样憋的面红耳赤。

    面红耳赤的人不只是我和刘楠,不远处脸像猴屁股般的蒋小康显然听到了我的“呼唤”。在图书馆众人无声的眼神交流下,蒋小康佯装镇定的走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刘楠用疑惑的眼神询问我,我也用颇为不解的眼神回答她。我扫了一下,终于得出结论……图书馆里人太多,就我旁边的位子是没人坐的。

    对于蒋小康,我已经过了很傻很天真的坎。无论蒋小康现在的举动看起来多奇怪,我都不会多心去考虑。

    而且我天生属于那种完全不会一心二用的人,如果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写字,我不是把写的字念出来,就是把电话里说的话写上去。

    刘楠经常说,我最好结婚后不要有外*遇,不然,我完全是自取灭亡。用刘楠的话解释现今的情况,想着报复李致硕的时候还惦记蒋小康,那完全是屎路一条。

    我觉得,刘楠的话简直是真理。

    这个世界上看热闹的人多,懂道理的人少。看客多了,是非也就多了。

    蒋小康坐在我旁边上自习,我没觉得怎么样,图书馆的其他同学却坐不住了。在我几乎都忘了蒋小康的存在时,一旁的刘楠偷偷将她的手机推到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校内网上硕大的八卦标题写着:惊现!李致硕老师课上的大屁股值日生在自断手臂之后顺利追下外语系校草蒋小康!

    我无语无奈无话可说了,我想早在之前我已经当着众人的面给过合理的解释了。这帮人到底有没有认真听过我说话?这件事儿我到底还要解释多少遍?

    你们一群大嘴巴!我才不是大屁股呢!我不是!

    好吧,这里是图书馆,我只能无声的将自己的怨恨咽下。不过看到校内网上的图片直播贴后,我瞬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往日殷殷期盼的蒋小康,早已经成为一种繁重的负担。

    正在我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我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我清下嗓子,煞有其事的将手机掏出来看短信……是李致硕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