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 我一定是我妈充话费送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46本章字数:2002字

    我为什么追蒋小康……李致硕问我这么隐私的心事儿,我还挺尴尬的。

    鉴于我和李致硕不怎么好的关系,我也不能太直白回绝他的问题:“我吧,当初入学的时候是蒋小康接待的。”

    李致硕看着我的眼神稍显奇怪,我硬着头皮往下说:“就是吧,蒋小康你见过了。他的样子,是吧……然后,就喜欢了呗!”

    我话说的简略,经历描述的含糊不清。不知道李致硕明不明白,反正我自己是不明白。而且喜欢谁的事儿,我觉得似乎没必要跟导员交代的太清楚。

    “呵呵,原来是这样。”李致硕忽然轻轻扯了扯唇:“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我听的满头雾水莫名其妙:“我喜欢蒋小康,有那么奇怪吗?”

    结合李致硕此时此刻的表情以及刚才的话,我后知后觉的惊叹:“李老师,你不会以为我是拿蒋小康当幌子吧?难道说,你以为我喜欢……”凌辉?!

    话没有挑明的必要了,李致硕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喜欢凌辉……光是想想,我就忍不住一阵阵恶寒:“可算了吧!哪怕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凌辉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喜欢他。我要是喜欢凌辉,那都算我妈生我的时候没给我留情商。”

    刚说完,我又猛然想起李致硕同样是个男人。

    如果我这么说,会不会让李致硕误以为我嘲讽他不是男人?李致硕能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避免我们之间得来不易的平和产生裂痕,我赶紧补充:“不不不,李老师,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世界上哪怕只剩下你和凌辉两个人,我也不会选他。”

    呃,似乎,这样说好像还是有歧义……

    我立马再次补充:“李老师,我的意思是……”

    “行了行了!”李致硕抬手打断我的胡言乱语:“你的意思,我完全明白了,没什么事儿最好。”

    我才注意到,李致硕穿着相当的居家。人字拖大短裤工字背心,简单的打扮却将李致硕身材勾勒的轮廓分明。

    眉是眉,眼是眼,眉宇间是说不出的冷淡。窄挺的鼻子,一如既往的让人生厌……让我生厌。

    好吧,刨除掉矮小鼻子的我对鼻梁高挺的仇恨外,李致硕五官精致的可以说是无可挑剔。而李致硕五官的精致里,又透着浓浓的阳刚味道。

    羡煞旁人啊,真是羡煞旁人。

    从李致硕的穿衣打扮看,他应该没有走太远的路过来。我极为友善的问:“李老师,你家住这儿附近吗?呵呵,医院这儿房价挺高吧?”

    我似乎又问错了话,李致硕脸上瞬间蒙上一层黯然。令我更加措手不及的,是李致硕稍显冷硬的话语用词:“我先走了,金朵。”

    “哎!李老师!”

    没理会我的招呼,李致硕快步离开了奶茶店。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费解的呢喃出声:“他是又中什么邪了?跑那么快……是怕我咬他啊?”

    虽然我不知道李致硕在想什么,但我心里明白,我再不快点跑,几乎处于崩溃边缘的凌辉要咬我了。透过奶茶店的玻璃窗,我能清楚看到和宋小玉吵的难解难分的凌辉。

    凌辉脸红脖子粗的站在桌子前咆哮,时不时的,他还会往窗外瞥一眼看我在不在。宋小玉没有刚来的满不在乎了,她小声的啜泣着,桌子上用过的卫生纸堆的跟小山似的。

    见李致硕走了,凌辉挣扎着要出来抓我。即便宋小玉穿着高跟鞋,可她仍动作矫健的抓住了凌辉。凌辉声嘶力竭面目狰狞的瞪视我,我丝毫不以为意。

    只要凌辉不抓住我,我总有办法逃跑。凌辉被宋小玉绊住,他想抓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十分嚣张得意的对着他扭扭屁股,哈哈大笑:“小样儿,想让我当冤大头给你擦屁股……你做梦去吧!”

    说完,我费力而又艰难的戴上耳机拨通凌辉妈妈的电话……凌辉妈妈如果知道凌辉的女朋友怀孕了,那凌辉肯定是没跑了。

    不理会凌辉痛苦的哀嚎,打完电话之后我立马开溜。

    等我回到家,我妈正准备好午饭。我妈打开门看到我自己,她稍显失望的说:“凌辉呢?你们两个不是一起出去的?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越过我妈的肩膀,我看到了是桌子上摆好的餐食。凌辉来我家,我妈从来是七碟八碗四菜一汤国宴标准的。我醋味浓重的委屈道:“还说凌辉不是你生的?你瞧瞧!你瞧瞧!我在家的时候,常年都是吃剩菜!”

    “吃剩菜,我不也把你养大了?”我妈拔拉开我的脑袋,见凌辉真的没跟回来,我妈失望的语气更浓:“哎,这孩子,不回来吃饭怎么不说一声?”

    “妈!”

    “知道了知道了。”我妈随意的挥挥手:“你和你爸一样,就认吃……别都吃了啊!给凌辉留点。”

    这家到底还能不能让我呆了?

    午饭之后,我愤愤不平的拨通了刘楠的电话。

    我一把鼻涕一把泪描述了自己悲惨世界般的生活待遇,刘楠同样愤愤不平的对着我抱怨了她近期惨无人道的悲惨遭遇:“金朵,你知道你离开学校之后,我接了蒋小康多少个电话吗?”

    我恍惚记起,在我治疗脱臼前,蒋小康好像有说过要给我打电话的事儿。

    “他跟你说什么了?”

    从刘楠夸张主观的个人情绪中,我意外的了解到一个怨妇形象的蒋小康。

    “一天三遍电话,比学校食堂开饭都准时。”刘楠嚷嚷着抱怨:“他问你现在怎么样了,他说你怎么不接他的电话,他说你什么时候回学校……金朵,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我不接蒋小康电话?我根本没看到蒋小康有给我打电话啊?

    刘楠不在乎事情的真相,她只是如实对我抱怨以及汇报学校的情况:“金朵,还有件事儿,李致硕老师请病假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