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 悬崖勒马吧!骚年!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46本章字数:2025字

    在知道了我可能未婚先孕后,我妈不但没气的捶胸顿足,这种时候了,她竟然还在担心我的学业?

    “这个吧……”我不知道该说我爸是理智好还是妻奴好,对于我妈的无礼要求,我爸只是毫无建设意义的说:“我看还是休学一段时间,好好在家生孩子养胎……哎,也不知道凌辉他们家是怎么想的?”

    我被凌辉害死了,彻底的,害死了。

    如果不是行动不便,那我说什么也要撬窗逃跑。在窗户前对着明月长吁短叹,我几乎一晚上没睡。我妈五点多钟起来去早市儿,她差点被我的黑眼圈吓到:“朵朵,你起这么早干嘛?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再次哀叹了一声:“妈,能不带我去医院吗?”

    “不能。”

    我试着做最后的争取:“妈,你要信我啊……”

    “信你,我还不如去信刘备。”

    “哎。”我无奈的蹭了蹭手上的石膏:“好吧!”

    “朵朵。”

    我妈叫住打算回房的我,她无比慈爱的帮我整理头发。看着我妈的眼神,我以为她要捶胸顿足了……可我妈的劝告却让我哭笑不得:“你也是要当妈妈的人了,以后别总胡闹了,成吗?”

    “妈,你理智点,成吗?”因为我开玩笑开惯了,以至于我妈现在把我说的话都看做是玩笑,这是件令我极其痛心以及无语的事情:“妈,我真的没怀孕,你摸你摸你摸。”

    “我知道了。”话虽如此,但我妈却完全没往心里去:“你先上楼躺会,吃完早饭,妈妈带你去医院……”

    得,我都白说了。

    吃过了早饭,我妈带着我去医院。一路上,我都在不甘心的寻找逃跑路线。等到了医院门口,凌辉竟然意外的也在。不仅凌辉在,凌辉的妈妈也在。

    在所有人,凌辉他妈算是最冷静的。又或者说,在所有人中,凌辉他妈算是最正常的一个。我妈刚一停好车,凌辉他妈立马过来赔礼道歉责备凌辉。说到情动处,她还会动手打凌辉两下。

    “姨!”如同革命同志去延安一般激动,我好似见到了组织:“你要信我啊!我和凌辉真的是……”

    “朵朵,都是凌辉不好。”我没有手可以握,凌辉他妈只好心疼的捧住我的脸:“你现在怀孕了,他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你看你伤成这样……你来我家住两天,我让我家小阿姨给你做好吃的补补。”

    “淑娟,朵朵还是先在我家吧!”我妈很中肯的说:“朵朵行动不方便,她的月子……”

    居然都开始聊月子了……我极度崩溃。

    “众星捧月的感觉还不错吧?”趁着俩妈讨论的功夫,凌辉偷偷溜到我旁边:“金朵,其实我对你蛮好的。”

    “如果你和我绝交的话,那你才真的是对我蛮好的。”我表情夸张的讽刺完凌辉,脸上转瞬换上视死如归的顽强:“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爆*菊吗?一周过后,老娘又是好金朵……倒是你,凌辉,你撒了这么大个谎,我看你怎么收场。”

    “悬崖勒马吧!骚年!”我狠狠的用石膏撞了凌辉:“我肚子里查不出货,挨打的就是你。”

    凌辉满不在乎的挠挠下巴,他无耻无赖无中生有的说:“打我?为什么打我?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你怀孕啊!”

    “可是你……”

    “金朵,你想想,是不是你给我妈打电话,说我女朋友怀孕的?”凌辉咧嘴笑:“又是你妈从你衣服的口袋里找到怀孕报告单的?又是你辩解自己嫁猪嫁狗都不会嫁给我的?”

    呃……

    凌辉摊摊手,他明摆着在装糊涂:“我只是说,你打算大学毕业我们结婚……我说过,是要我们两个结婚吗?大人们过分代入,自己臆想,外加上你蠢笨的越描越黑……跟我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我一句话都反驳不了凌辉?!为什么大人们已经精神亢奋的意识不到凌辉话里的漏洞了呢?!

    无论有何等事情,倒霉的事儿我总是首当其冲。不管宋小玉怀孕的事情会怎么解决,我注定要成为第一个受疼的了。

    验尿B超结果虽然一切正常,执迷不悟的俩妈却拒绝相信。当医生宣布说我是正儿八经原装货后,我妈和凌辉他妈哑口无言面面相觑。

    为了不伤到自己的“孙子”,凌辉他妈特意找她在医院工作的同学来。现在医生当场戳穿闹剧,凌辉他妈完全没有办法下台。避免这次乌龙事件的不好影响无限扩大,我妈只好轻描淡写的帮着凌辉他妈挽回局面:“哦,我们其实就是带金朵来检查身体的。医生,你给她好好检查一下。”

    医生没说什么,她笑呵呵的准备器材:“那阿姨多给你倒点膏,你免的疼。”

    我:“……”

    从检查床上下来,我疼的差点没跪在地上。我没厌世轻生,完全是人性的奇迹。

    我妈搀扶着我往前走,她无比的愧疚和自责:“朵朵……”

    “别,别说话。”我哑声抬起石膏手示意我妈:“我习惯了,真的。”

    我越是不追究,我妈越是愧疚自责。扶着我到椅子上坐下,我妈笑的如沐春风:“朵朵,你在这儿坐着,妈妈去给你买水喝。”

    “大屁股金朵。”我妈刚一离开,找准机会的凌辉再次跑了过来:“滋味儿怎么样?”

    我沉默以对。

    “金朵,我和你说话呢!”不想遭受冷落的凌辉企图唤起我的注意力:“嘿嘿,你最好别再想什么馊主意出来了。不然的话,我估计你的腿也很容易出意外……你说你要是腿上也打了石膏,样子是不是也挺‘蔚为壮观’的?”

    我无话可说。

    凌辉碰了一鼻子的灰,他自讨了个没趣。在我妈回来之前,凌辉快闪着离开了。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顺便感慨一下人生呐爱恨呐……猝不及防的,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陌生男子高喊道:“护士护士!不好啦!我隔壁房间的李致硕,他又殴打他女朋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