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痛苦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47本章字数:2058字

    我的话音刚落,刘楠猛喷了一口口水。她喳喳呼呼,不敢置信的说:“金朵,我没听错吧?”

    “当然没有啊!”我很冷静的帮着刘楠分析:“你看,偶像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除了亲情之外,男人和女人之间超出正常部分的感情,都会逐渐演化成爱情。你说你有事儿没事儿总喜欢找王静民的麻烦,而王静民又……”

    “打住!快打住!”刘楠吼的听筒发震:“金朵,你再说下去,我真要吐了。”

    “我说的是实话啊!”

    “行,就当你说的是实话好了。”刘楠反问我:“那你和李致硕老师也总喜欢有事儿没事儿在一起掐,你难道也喜欢他?”

    想起李致硕,我就觉得心里犯堵的难受:“我俩怎么一样?李致硕,他是我的老师呀!”

    “老师咋了?”刘楠大喇喇的否定我的说辞:“老师不也是男人?老师不也要找女朋友谈恋爱娶妻生子做羞羞的事情?”

    呃……

    好吧,刘楠说的对。我和李致硕不能在一起,确实不是因为这个:“我不喜欢李致硕,我只是拿他当老师。”

    “这不就得了。”

    我不明白刘楠看到了什么共同性,反正她是得出了结论:“你和李致硕老师不可能,我和王静民更不可能。”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楠极为罕见的流露出小女人一面:“金朵,我最近发现,班长人挺好的。”

    我脑子缺根筋,并没有领会到刘楠引申的意思:“是啊,班长人是挺好的。我办缓考的事儿,都是他去帮我找老师盖的章。”

    “我不是说这个,”刘楠思春的叹气:“我说,哎……你看班长文质彬彬的吧,可是前两天……”

    前两天我从学校回家没多久,送我下楼的刘楠突然来了大姨妈。痛经十分严重的她,疼的昏倒在了去教室的路上。幸好班长经过,背起她去了校医室。

    班长平时看着文弱好脾气,不过关键时候他很是爷们。背着刘楠从小路到校医室,又从校医室背回寝室。班长做的尽心尽力,无怨无悔。

    不多言不多话,班长体贴温柔的行为让刘楠倍感窝心。

    我后知后觉,我懵懵懂懂。我大脑空白了几秒,才了悟的“啊”了一声,说:“楠姐啊……你不会,喜欢班长了吧?”

    刘楠没说话。

    “但是我记得上次吃班饭的时候,班长好像说,他在老家有女朋友吧?”问题似乎有点麻烦:“楠姐啊,而且你和班长在一起……”实在是太不般配了。

    刘楠含糊不清的说:“我知道。”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痛苦,爱上一个有主的人更加痛苦。一不小心,很容易被扣上“小三”的帽子。以刘楠的脾气班长的性格,估计更会会闹的满城风雨。

    我想劝劝刘楠,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刘楠还有课,她没有说太多便草草挂了电话。

    因为李致硕的话,我心情一直很低落。凌辉来家里几次,我都没怎么太搭理他。如果不是要去医院拆石膏,我可能还会继续装死宅下去。

    去医院的路上,我妈一直在批评教育我。小至日常起居,大到国家大事儿。事无巨细,我妈算是念叨了个遍。我总觉得她是到了更年期,可她自己偏偏不承认。

    “朵朵,等手上的石膏拆了,你是不是该好好学习了?下学期开学,你有十一门课程要补考呢!”我妈又一次的提到了交流生的事儿:“朵朵啊,你怎么也争取一下出国名额嘛……妈妈办公室的张阿姨,她儿子年底要去美国读书了。还有那个魏阿姨的女儿,她在明年要去斯坦福大学当教授了嘞!而那个谁……”

    工资稳定家庭和谐的中年妇女,她们是极易生活空虚的一类人。生活不给她们过多的压力,她们就变着法的给自己找压力。

    比拼老公的工作啦,晒晒自己家孩子的成绩单啦,在攀比中互相艳羡,在盲目里不断跟风。中年妇女们自娱自乐乐趣横生,家人孩子多数被她们折腾的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比如,我。再比如,我爸。

    我真的理解不了,交流生除了让我妈颜面有光外到底还有何意义。用我的青春岁月去买我妈的面子,这笔买卖还真不怎么太划算。

    为了让我妈保持愉悦的心情,我尽量不去刺激她敏感纤弱的神经。对于我妈一路上的唠叨,我决定装傻充愣充耳不闻。

    拆掉石膏后,我蔫蔫不睬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我妈。两只手虽然还绑着厚厚的纱布,但总比带着双石膏好看多了。

    时不时的,我会状似无意的往李致硕病房所在的医院北楼瞄上几眼……不知道李致硕走没走,难道说那天的事儿真是我误会了吗?

    这个问题,我思考了一周的时间。一周过后,我仍旧没有想出答案。

    “金朵?”

    我疑惑的回头去看,明显打扮过了的蒋小康猝然出现在走廊上。

    蒋小康穿着平整的米色长裤蓝绿相间的条纹半袖,他笑的眉眼弯弯,露出他左脸颊的小酒窝。对我,蒋小康是少有的和善,他笑的春光灿烂:“好巧啊!金朵,你也来医院看病?”

    来医院看病的巧遇,应该算不得什么喜事儿吧?

    毕竟曾经我是真的很喜欢过蒋小康,所以我很难对他冷脸:“哦,我的手好差不多了,我妈带我来拆石膏。”

    话里话外,我已经表明了自己是和妈妈一起来的。也就是说,打过招呼之后蒋小康该离开了……而蒋小康是出乎意料的过分友好,他坐在我旁边的空椅子上,关切的询问道:“金朵,你的手还疼吗?医生是怎么说的?伤的这么重,应该需要做复健吧?”

    复健不复健的我不清楚,我只是知道,蒋小康再不离开,我妈就快取片回来了:“哦,等下我妈来,我问问她。”

    对于我表现出来的冷淡蒋小康浑然未觉,他笑呵呵的和我闲话学校的事儿。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蒋小康滔滔不绝,我浮想联翩……现在这样,蒋小康,他是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