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 人心,远近相安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47本章字数:1999字

    “呸呸呸!”凌辉扭头避开我的手,他嫌弃的看着我:“金朵,你一定是吃羊肉吃太多了,现在我觉得,你的每个毛孔里都散发着羊肉的膻味儿。”

    没理会凌辉的话,我如同魔障了一般顺着声音寻去。在最拐角的包厢门口,我无比清晰的听到了李致硕在说话。

    “飞晓,你把嘴张开!”这家火锅店很有情趣,门都是用厚密的珠帘充当。不用走的很近,我便能听到李致硕的喊叫声以及辨识不出的摔打声:“燕飞晓!你不准吃!听到没有?我不让你吃!”

    凌辉跟到我旁边,他兴趣盎然小声的推推我:“上次在奶茶店帮你逃跑的导员?”

    “啊?”我茫然的回头:“他是我的导员……可是他并没有帮着我逃跑啊?”

    凌辉对我的说辞嗤之以鼻:“你还想蒙我呢?上次在奶茶店,要不是他把你带走,你觉得你有机会给我妈打电话告我的状吗?”

    呃,凌辉这么说,似乎是有点道理。

    “你想知道他和女朋友在里面聊什么吗?”凌辉贱兮兮的八卦:“我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

    凌辉不由分说的拉我手小跑,此时此刻,我再次体会到没有石膏的好处。七扭八拐,凌辉带着我进了火锅店的监控室。在我还没回过神来时,凌辉敲敲保安的桌子:“给我调3366包厢的监控。”

    “你……”我颇为惊讶:“这家火锅店居然有监控?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小保安一边调视频一边笑嘻嘻的说:“我们老板女朋友喜欢吃火锅,而他女朋友每次吃火锅的时候……”

    “闭嘴!”凌辉呵斥着打断小保安的话:“你找你的,哪儿那么多的话?”

    我奇怪:“凌辉,你不是不喜欢吃火锅吗?你怎么对他家店这么熟悉?我经常来他家吃饭,我都不知道店里有监控。”

    “你笨呗!”凌辉不以为意的挠挠下巴:“外面墙上有指示图,你没看见吗?”

    “指示图?哪有指示……”

    凌辉不能拉我的手,他只好揽着我的肩将我拽回来:“不用找了,找了你也看不懂。”

    好吧,我看图的理解能力确实很差劲……不过我依然觉得很奇怪:“但是客人能私自调饭店的监控录像吗?我记得上次看法制进行时的时候,那个主持人说啊……”

    “说什么说,记得什么记得!”凌辉习惯性的摸了摸我的脑袋:“这家店的老板是我的朋友,你现在算是走后门来的。闭上嘴巴,好好看着得了。”

    保安室的监控录像,可比我手机拍摄的画面稳定多了。唯一的缺点就是镜头角度太单一狭窄,有时候人会跑到画面外去。

    如果不掺杂私人感情在里面,李致硕的穿衣风格我还是非常喜欢的。比如现在他腿上那条泼墨甩漆的牛仔裤,简直堪称经典。脚上那双米色漆皮雕花布洛克鞋,更加是经典中的经典。浅蓝色的三叶草修身衬衣……衬衣上不是泼了火锅的汤汁,那这一身用去走秀都绰绰有余。

    从包厢里的场景看,不仅李致硕身上泼了汤汁,包厢的墙上地上也全遭了秧。红油火锅的辣汤撒在壁纸上,隔着屏幕我都能闻到热乎乎的香味儿。

    李致硕还是跟他女朋友在一起,他们两个,也还是在打架。

    这次没有李致硕挡着,我很清晰看到了他女朋友燕飞晓的长相。几乎在看清楚燕飞晓长相的同时,我所以的幻想都被打破了。

    燕飞晓瘦,是很瘦。即便经过视频摄像头的扭曲膨胀处理,我还是能看出她很瘦。和李致硕站在一起,燕飞晓完全可以说是不修边幅。

    白色的棉布花裙,一双简洁的系带凉鞋。黑发披肩,瘦的几乎没有厚度。从侧面看去,她的脑袋奇大无比,活像一根豆芽菜。高鼻梁,薄唇,脸颊尖尖。眼睛圆圆的,神态表情稍显骇人。

    “这是女友啊,还是女鬼啊?”凌辉忍受不了的打了个哆嗦:“金朵,你们导员看着不错啊!他怎么就这种审美?”

    我没回答凌辉的话,礼貌的问小保安:“声音能帮我调大点吗?”

    小保安摇头,他示意我说设备有限。还是凌辉聪明伶俐,他从口袋里拿出耳机插上,我们一人一个耳朵听了起来……凌辉的脑袋里总是有各种各样奇怪的想法,来解决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我觉得,凌辉很有当机器猫的潜质。

    耳机里面的杂音很大,哗哗的电流声冲击,李致硕低沉的话语,有一句没一句的传来。

    “燕飞晓……你够了没有?你还想要我怎么……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你说的那个女人……T大……那只是个学生,普通学生……”

    “你能听明白吗?”凌辉问我。

    我摇头:“这赶上完形填空了,没个场景没个选项,我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在说啥?”

    凌辉点头表示同意。

    带回耳机,我和凌辉继续认真的听。这一次,燕飞晓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柔柔弱弱,软软糯糯。我旁边的凌辉小声嘟囔道:“你们导员是不是喜欢在床上不开灯?要是这样的话,我理解他为什么选她了。”

    燕飞晓的话还是没头没脑,我和凌辉听的满头雾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要折磨我了……放我走吧,我真是……不想忍受你了……”

    正当我和凌辉讨论猜测着李致硕到底有何让女朋友歇斯底里忍受不了的怪癖时,很玄幻的,耳机里传来了我的名字。

    设备突然十分给力,李致硕字正腔圆的话完整的连标点符号都没少:“我再解释一次,我和金朵,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她是我的学生,我是她的老师。我们两个,清清白白的很。燕飞晓,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

    凌辉呆滞的摘掉耳机,我张大嘴巴盯着屏幕上李致硕的背影看……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