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先甜后虐的纸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6:22本章字数:1251字

    俞夕的脸唰得一下红透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敲着脑袋努力回想,可记忆断断续续,好多细节都断片了。

    依稀记得陆言成了叶子男朋友以及自己被秦伯年带走,至于别的她实在记得不是很清楚。

    或许是真的和陆言没缘分,明明这里离他的公司那么近,近水楼台也没得月。

    她深叹了口气,眼里有稀薄的雾气。

    揉揉发痛的胸口,暗暗思索五个手指印是谁留下的?是自己干的?还是......秦伯年?

    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一闪而过就很快消失,衣服完好地穿在身上,应该没有什么荒唐的事情发生。

    她不禁倒吸了口凉气,低头时发现秦伯年留下的文件还在手里攥着。

    打开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狠狠一提,一骨碌从床上下来,瘸着腿走到客厅。

    秦伯年的房门开着,被子叠得整齐,再找找厨房客厅和洗手间都没有他的身影,倒是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

    ‘冰箱里的食物交给你解决,泡面我已经全丢了。桌上的药,一天三次外敷,听说效果不错,记得擦。周一下午四点我要出差,这两天就不回来了,交给你的任务最好用心完成,你是聪明人,这件事情绝对要保密。工作顺利,加油。”

    秦柏年的字迹,锋利干脆,如同他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

    一笔一画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包括最后的那个签名都是一气呵成,就连笔墨的浓淡都特别和谐。

    不过密密麻麻的好几行字和他平时一句话多半不超过十个字的风格比起来显得有点罗嗦。

    俞夕的眉头越拧越紧,一想到他留下的文件,心口砰砰直跳。想了想,她折回房中快速拨通了秦伯年的电话。

    他没有接,连续打了好几次最后都被转进了语音信箱。

    她想到了什么,立刻去翻秦伯年的衣柜,衣柜空空的,只留下了三两套平时很少穿的衣服。

    当初他来的时候衣服带得不多,照这种情况来看,他走的时候已经把行李打了包。

    他太神出鬼没,甚至连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在外面忙些什么。

    他不在的时候,屋子里处处都有他遗留下来的气息。俞夕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她养的猫并不喜欢上回塞进冰箱的猫粮,而是换个了它以前习惯的牌子。

    泡面火腿肠之类的食物也真的被他丢了个干净,洗手间里的牙刷和毛巾也通通换成了最好的。

    这种感觉对俞夕来说,实在是有点不知所措。

    一个周末,她过得是度日如年。终于熬到周一,她一早就去了公司。

    秦伯年给的药效果的确不错。在家窝了两天不但消了肿,而且几乎察觉不到疼痛了。

    纸条上写着他是下午四点的飞机,要是公司的人知道他去哪,那么她还能去机场堵他,问问他留下的文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四九城有两个机场,其间相差的距离横跨整个四九城。只有打听到秦伯年会去哪个机场坐飞机才能在下午四点前截住他。

    陆陆续续有职员上班,八点前,活动部的职员全都到了。

    一上午都很安静。俞夕在公司转悠,没有听到任何有关秦伯年出差的细节。萧华也不在,她像只无头苍蝇般乱撞。

    一想到他留下的任务,她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安。

    十点的时候,大家手上的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

    俞夕去茶水间冲了杯咖啡,意外听见同组的小玲和全公司最鸡婆的郝建正在茶水间里聊秦伯年的八卦。

    “你听说了吗?..........”

    她一下就凑上去,着急地问了句,“你们刚刚说什么制作人,什么倒霉,我没听清。”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下,如蝴蝶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