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是否死去活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6:23本章字数:1405字

     夜,透着微雨过后的潮湿。

    窗外没有一丝星辰,漆黑的颜色像一张大网,网住地上万物。

    茶几上置着白天收到的那束火红玫瑰,鲜红的颜色在单调的客厅里无疑像血一样刺目。

    兴许是早就在心里盘旋过最坏的可能性,以至于她感触之后就去忙了自己的事,只是心里依旧隐隐感觉秦伯年不可能就这么走了。有一种,一种什么呢?喔,是不真实的感觉。

    萧华说企划要周五之前交,今天是周三,但她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动。

    她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空白文档发呆。

    这次的主题是亲情和爱情都很浓郁的电影,她从小就生活在幸福的普通家庭里,对于亲情的理解还是很透彻的。

    至于爱情,她好像没有经验,除非,暗恋也算一种浓烈的爱的话,那么她懂!

    零星的思绪最后组合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快速地敲打键盘,随后给出了选择剧本的具体方向性。

    女主人公定位在普通的白领,家庭背景选择上以普通的工薪家庭为主。男主人公的选择上她则以三十左右的成功男人为标准。

    最终她敲打下了一段概念性结论:暗恋是一种纯净古典的情感,古典的爱可以在寂寞中无声地生长,而洁净的爱可能会有盲目犹豫和创伤,但一定不会有任何的功利性和目的性。它无私心,深刻又梦幻。

    至于亲情,不是亲人也可以有亲情,剧本选择上最好以女主幸福的家庭背景和男主苍白的亲人关系为基础,制造出两位主角生活里的强烈冲突,用衍生出的现实问题推动剧情发展,尽可能将一些有震撼力和大画面的桥段为首选。

    总结:不求为爱而生,只求简单深刻。

    她在推荐栏里敲上了一年前无意间看过的一本小说名字。是个默默无闻的作者写的,当时她看过时候触动非常大。只可惜这个作者只写了这一本书就没再继续写了。

    按照这个方向,她的思路越来越通顺,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把企划案剧本方向和演员选择两块完成了。

    这时候,是晚上十点。

    冲了个凉,她刚想睡觉突听外面楼道上有些动静,像是有人在外面踱步。

    大半夜的,她一个女孩子是断然不敢独自开门去看看究竟的。

    后来听见声音没了,她也没多想直接进屋睡觉。

    清晨的薄雾笼罩着天际,闹钟每天都是同一个时间点响起。

    醒来后,她和往常一样准备起床洗漱,刚走进客厅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昨晚睡觉前笔记本是合上的,但现在却是打开的。

    她皱了下眉,发现笔记本边上有一张白色的记事纸,上面只写了两个字,继续。

    没有署名。

    但俞夕惊了,因为纸片上头的字迹利索锋利,和那天秦伯年留下的字迹如出一辙,而且能走进这间屋子的人除开自己就只有秦伯年和以前那个房东。

    写下这张纸条的人不可能会是房东,那就只有秦伯年了。

    俞夕的眼睛狠狠一提,盯着纸片上的两个字,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一点点的愉悦在里头。

    他应该没有死,也没有上那架死亡班机,那他不露面的原因似乎只剩下一个,他在逃避这次制作。

    茶几上,玫瑰花和纸条同时在一条线上,她自然顺理成章的认为这两件东西都出自于秦伯年之手。

    花?秦伯年那样冷淡的人突然送花?是为了封住她的嘴吗?

    突然想起那天在美食城秦伯年答应下叶子那个二天一夜的浪漫之旅,或许等这个企划案全部完成之后他就会出现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秦伯年究竟想要干什么?他已经那么有钱了,知名度也颇高,一个成功男人如果要的不是钱,也不是名,是什么呢?

    紧闭嘴巴,她和往常一样度过一天的上班时间,晚上回来的时候在客厅里踱了好一会。

    秦伯年留下纸条叫她继续,今晚他会不会再次出现来检查她的工作成效?

    抱着这个念头,她做完案子的收尾工作后关掉了房间里的灯,手握一杯咖啡,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眼睛里闪耀着清亮的光辉,又敏锐,又细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