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破门而入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6:23本章字数:1421字

    俞夕一惊,腿撞上了床脚,自然而然就倒在了床上。至于秦伯年顺理成章地因惯性扑向了她。

    她的身上是一具绝对完美的男人身躯,秦伯年的脸在逆光中更是像蛊毒一样迷惑人心。

    如同夜色般纯黑的发,英挺利索的眉,看也看不透的眼睛,樱花般的嘴唇。还有!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

    他就似黑夜中沉默的鹰,冷傲孤清又强势逼人。

    俞夕被圈在床上顿时像只惊弓之鸟,因为他的手还不轻不重得掐住她的脖子。

    “你放开我。”她瞥他一眼,强扯出残破的声音,微弱的只剩气流,心里虽有恐惧却隐隐觉得他不会把自己怎样。

    秦伯年缓缓松开手,依旧将她圈在身下,冷毅的脸上没有半丝柔意,冷冷地说了句,“是你自己闯进我世界里来,想要出去,难了!”说完,他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下一秒,她惊颤的双唇突然被他柔软温热的气息包裹。

    他的吻霸道中透着生涩和强占,刚烈的气息一下窜进俞夕的喉咙。

    她惊颤,可双肩已被死死扣住,尽管自己极力反抗却最终难抵他强劲的力道。

    他入迷地闭着眼,吻从侵占到温柔,从生疏到从容,一步一步让身下的女人最终放弃了抵抗。

    秦伯年是个如野兽般存在的掠夺者,可惜她清醒的太晚,他哪是取向不正常的人!

    一滴眼泪悄无声息地滑了下来,对俞夕来说自己和秦伯年上下属的身份让这个吻屈辱不堪。

    她虽然不再反抗,但翻滚的泪水顺着湿黑湿黑的眼睛流淌下来,从没想过自己的初吻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的。

    正在这时,静谧的夜起了躁动,深更半夜有人不请自来。

    秦伯年猛得睁开双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俞夕那双早被泪雾浸透的眸子。

    他的心脏有一瞬间的凌乱动荡,眉头一蹙,顾不得俞夕还在流泪,一把将她从床上提起拎到自己身后,只是轻轻憋了下脸,压低声音命令了句,“去,站在离门口最远的角落。”

    俞夕的脑袋早已嗡嗡作响,哪还能听得进秦伯年在说什么,一双脚牢固地定在地上。

    这时,俞夕也听到了脚步声,然后就有人一脚踢进来破门而入。她这才回过神来,张了张嘴定在她身后。

    秦伯年微侧目,余光笼罩住身后娇弱的身影,不动声色地紧紧牵住她的手。

    因为他知道,既然她不后退,只有紧紧牵在身边才能护她周全。

    俞夕心里一怔,先前的那个吻让她屈辱厌恶,可此时宽厚的手掌却莫名的烫进心里,像是有一股安定的力量扫平她心里的惊惧。

    夜,静谧诡异,窗外的树叶随着夜风沙沙作响。

    一共进来五个人,站在最后面的一个精瘦精瘦,还带着口罩和鸭舌帽,一直低着头。

    秦伯年一眼就认出了男人是谁,淡淡地问了句,“房子是我真金白银买下来的,你还有什么理由进来?”他特意加重了‘你’的咬字。

    男人猛一抬眼,撞进一双漆黑的眼睛。

    秦伯年的面色死沉,随后非常寡淡地骂了句,“白痴。”

    他的眼睛冷静如初,面对匪徒手里的一道道寒光,没有半点怯意。

    之前的房东一听也顾不得什么,一把扯开口罩,嘴里骂骂咧咧地来了句,“有消息说你死了,怎么没死啊?不过没死更好。”

    俞夕看见房东扭曲的脸,有些不敢置信。悄悄地移了一小步,下意识地去打量秦伯年的神色。

    他依旧平静,眸底快速地滑过一抹思索,只是嘴角勾起抹令人发悚的笑意,“你探到风声以为我死了,想进来找找我屋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后来发现我不但没有死还进了家门,于是你就找来几个帮手和你一起作案,准备大捞一笔。”

    男人惊了,“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他一下从最四具坚实的身躯后窜到最前面,不过机警地不敢离秦伯年太近,贴着两名找来的打手中间立定。

    高大英俊的身躯隐约映在玻璃上,俞夕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站在他身后整个人都愣了,脸上的泪痕也干涸了。

    此刻的她和这些突然闯入的人一样特别迫切地想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