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老同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3211字

    我凑上前去看了一下,这也是一个很标致的女孩,估计年龄应该比我还小吧,长得很漂亮,也可以说很清丽,总之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单纯的女孩子,虽然不是很诱人,但绝对很耐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直觉吧,我看着这女孩竟然有点眼熟,虽然没什么印象,但感觉以前应该在哪见过。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只好暂时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然后上前小心翼翼的将女孩嘴里塞着的白布给扯了下来。

    “啊......救命啊......”。

    我一扯掉堵着对方嘴的东西,这女孩当即就尖叫了起来,把我直接给吓了一跳。

    “叫吧,就算你脚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大天道人在一边说着这样的话,而且脸上还露出那种极其猥琐的表情。

    这时候我真想一铜钱剑拍死他了,“你他娘的拍电影呢?搞这么真实”?

    “额......开个玩笑”。

    大天道人说着尴尬的摸了摸脑门,随即看向床上的那个女孩道:“既然你看不上我,那就让我大侄子来吧,他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你看跟你也挺般配的不是”?

    “我艹了,你赶快死出去”。

    大天道人真的快把我气疯了,我直接就将对方给推了出去,然后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大侄子,你悠着点,人家还是黄花大姑娘......”。

    大天道人在外面还不忘吼这么一嗓子,听的我额头不由自主的爬上了几丝黑线。

    我转身走回床边,正准备上前解开这女孩身上的绳子,谁知对方直接惊恐的向床后面缩去,同时嘴里大叫一声,“你想干吗”?

    “想”。

    我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

    “你......”。

    这下对方直接就愣了,看着我半天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先帮你解开绳子吧”。

    我说着无奈的摇摇头,就准备去解对方身上的绳子。

    “莫小北......”。

    床上这个女孩忽然喊出了我的全名,直接就把我搞懵了,我僵在原地竟然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我可以给你,但现在,我宁愿咬舌自尽也不可能让你得逞......”。

    床上那个女孩说着就开始流泪,但对方却依旧一瞬不瞬的盯着我,说不出是伤心,还是是决绝,总之那种眼神很复杂,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你认识我”?

    这时候我终于反应了过来,对方能够叫出我的名字,显然是认识我,但在我的记忆中,几乎很少有人叫出我的全名。

    “还记得八年前有人给你写过一封情书吗”?

    “情书”?

    这下我更懵了,因为八年前上学的时候,我收到过不止一封情书,对方说的到底是哪一封?我还真不知道。

    至于我那时候为什么这么抢手,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当时的学习成绩很好,可以算是真正的学霸了,加上我这面相也很帅吧,所以追求者自然是不在少数,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基本都淡忘了。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老同学,虽然我一时认不出对方,但她说道情书,那肯定是以前学校认识的同学无疑了。

    这时候床上那个女孩忽然笑了,“可能当时给你写情书的人太多,你想不起有我这么一个人了”。

    “要不你说名字吧,我真想不起来了”。

    我说着尴尬的挠了挠头,人家都叫出了我的名字,我竟然认不出对方,这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我叫王凤娟,当时跟你一个班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王凤娟”?

    这下我终于想起来了,当时我们班上确实有这么一个女孩,可在我的记忆中她没有这么漂亮啊?

    想到这里,我也就只能感叹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句话果然不假”。

    “想起来了吗”?

    王凤娟看我没反应,又问了我一句。

    “想起来了,感觉你比以前漂亮了,我竟然都认不出来了哈......”。

    我打着哈哈上前解开了对方身上的绳子,谁知对方接下来的话,差点让我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可惜你没有以前那么帅了”。

    我不由得伸手抹了一把脸,“应该是憔悴了吧”。

    王凤娟轻笑一声,“你以前是那么多人崇拜的对象,现在怎么变成采花贼了”?

    “我去”。

    一听这话我真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你别听那个缺德道士的,他脑袋抽筋了,就喜欢胡言乱语”。

    “那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王凤娟说着有些不太相信的看了我一眼,显然对方觉得没有目的我们是不可能无缘无故跑他们家里来的。

    “这个说来就有点话长了”。

    我只好将我们要来这里布阵收拾邪尸的事情大概的给王风娟说了一下。

    “你吓唬我呢吧”?

    王凤娟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毕竟这种事一般人也很难一下子就接受。

    “到时候就知道了,总之你呆在这里别乱跑,我会保护你的”。

    我说这就准备出去了,毕竟这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也不好。

    “等等”。

    王凤娟忽然叫住了我,有些尴尬的道:“你现在在有没有对象”?

    “没有啊,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

    王凤娟红着脸摇了摇头,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我心里那个汗啊,“都八年过去了,这家伙该不会还对我念念不忘吧?可我不准备娶媳妇了有木有”?

    等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大姨夫已经回来了,同时还带来了几个桃木桩,现在正拿毛笔蘸着朱砂在桃木桩上面画着符。

    至于三舅,那些符已经画完了,这会正在和大天道人往四周墙上贴着符咒,看我出来就叫我一起过去帮忙。

    最后,我们将院子四周全都贴上了黄符,同时大姨夫也将五个画有符咒的桃木桩钉在了院中的五行方位。

    等我们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到了了傍晚时分,不过让我意外的是,王凤娟竟然给我们做了饭。

    吃饭的时候,大天道人那个破嘴就开始叨叨了,“我说大侄子,还真有你的,这么快就搞定了,饭都有人做了你看。我们可真是沾了你的光了,要不师叔在这里给你做主,你就娶了这丫头吧,你看这标准的贤妻良母不是”?

    “吃你的饭吧”。

    我说着狠狠的瞪了大天道人一眼,“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做主?我自己不会做主啊”?

    “小北,等下你带这丫头去房间,我们在外面对付邪尸,没事你们就别出来”。

    三舅说着放下了筷子,然后就出去准备了。

    “看,你三舅都给你做主了,快去洞房吧”。

    大天道人说着也一脸淫笑的走了出去。

    “我粗”。

    我不由得对大天道人比出一个中指,“缺德道士”。

    “小北”。

    我正准备回房去,大姨夫忽然叫住了我,这下我还真有点意外,对方好像是第一次这样叫我的名字。

    “你三舅......”。

    说到这里,大姨夫停顿了一下,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自己小心点”。

    这下我直接有点莫名其妙,“我三舅怎么了?干嘛话说到一半又变味了”?

    不过大姨夫没有多说,我也不好去问了不是?

    “我们回房去吧”。

    我说着看了一眼王凤娟。

    “干嘛”?

    “入洞房”。

    “你......”?

    王凤娟红着脸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我直接上前抱起对方就上了楼。

    感觉他娘的真搞得跟入洞房一样,因为我们这里有个习俗,结婚当天入洞房的时候,新郎确实要把新娘抱进房间。

    我将王凤娟放在床上的时候,对方已经羞得看都不敢看我了,脸更是直接红到脖子根了。

    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同时老二也不听话的抬起了头,这下我顿时尴尬得无地自容,只好跑窗前去吹了吹清凉的风,这下才好了很多。

    站在窗口正好能够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三舅和大天道人,还有大姨夫,三个人分三方各自摆了一个法坛,然后都坐在法坛后面闭目养神。

    看这布置倒是像模像样的,不过这时候我心里其实也没底,毕竟邪尸那玩意太厉害,这下面的三个人也不见得能收拾得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握紧了铜钱剑,到时候不行的话估计我也要下去帮忙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天就彻底黑了下来,这时候我更是分外紧张,有点期待邪尸立马出现,但又很恐惧邪尸出现,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总之感觉非常矛盾。

    “莫小北......”。

    这时后方的王凤娟忽然叫我,但声音听起来明显很被刻意压得很低,好像怕别人听见一般。

    “干嘛”?

    我说着不由回头差异的看了一眼王凤娟,只见对方这回竟然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甚至都已经快哭了。

    “你过来”。

    王凤娟又低声说了一句。

    这下我更加迷惑了,所以就起身走了过去,同时问了对方一句,“你到底怎么了”?

    这次王凤娟没有说话,直接就扑在了我怀里,而且仍然在发抖。

    我一下子就懵了,“这家伙到底想干嘛?难不成她真的想跟我洞房”?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思想不健康,关键是怀里抱着这么一个美女,而且独处一室,在床上,你说我要没点想法,那我真成木头了。

    不过这时候我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毕竟对方一直在发抖,就算想跟我洞房也不可能害怕这样啊。

    “窗户......”。

    王凤娟颤抖着说出这两个字,同时抬手指了一下旁边的后窗,但脸却始终埋在我怀里,甚至都不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