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阴阳法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2989字

    桃花见我一脸怅然不知所措的样子,上前安慰我道:“公子也不用太过担心,既然你三舅带你来了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等时机成熟了,想必你都会明白的”。

    “希望如此吧”。

    我无精打采回了桃花一句,现在感觉脑袋一片混乱,根本就理不出任何头绪。

    “嗯”。

    桃花点点头道:“我现在要走了,来了这里,我就必须要回去了,公子你多保重”。

    “你要回哪里去”?

    我一听连忙差异的问了对方一句。

    “公子不用多问,你三舅带你来这里,无非就是想带你去那个地方,到时候我们还会见面的”。

    桃花说完也不等我反应,直接就消失了。

    “我去”。

    我颓废的躺在床上,感觉这他娘的真是没天理,所有人都跟我玩神秘啊。

    思来想去也理不出个头绪,最后我只好起来继续修炼阴阳大法,现在不管怎么说,先让自己强大大起来,不然这诡异莫测的地方,万一三舅不小心挂了,那我可就彻底玩完了。

    不知道三舅如果知道我此时的想法,他又会作何感想?

    我就这样盘膝打坐,一直到了天黑,感觉体内的阴阳二气隐隐有些壮大,不过这种变化是很细微的,不仔细感觉还真发现不了。

    总之现在修炼来修炼去,好像除了阴阳二气可以护体,然后使用阴阳眼可以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除此之外这玩意似乎也没什么用处了。

    后来我再次拿出那本残破的古书,翻了一遍发现上面有一种比较简单的秘法,名为“阴阳法印”,需要修炼出阴阳二气的人才能施展,而我现在正好满足这个条件,所以就照这上面的方法学了起来。

    这个秘法首先要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名为诀窍,不过这个诀窍很难学,我琢磨了半天才算是结出了一个初具其形的手印。

    接下来需要配合一段密咒,这玩意更是要命,晦涩难懂不说,而且念着极其绕口,我念来念去怎么都感觉都别扭的不行,最后直接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结结巴巴的念出了这段密咒。

    接下来就是喝出咒语,然后将结好的手印往出去一推,这就算是完成了。

    “一念阴阳,大道苍茫,法印即出,鬼怪伏诛,起......”。

    我喝出咒语就将结好了的手印推了出去,可惜我等了半天,没反应。

    “我艹”。

    我当即咒骂一声,“这他娘的糊弄人呢吧”?

    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死心,所以就再次结出一个手印,然后默念密咒,这时候我忽然感觉体内的阴阳二气都开始向着我的双手汇聚。

    密咒一念完,我再次轻喝一声,“一念阴阳,大道苍茫,法印即出,鬼怪伏诛,起......”。

    喝完咒语之后,我就将结出的手印猛然推了出去。

    这下我只看见一个闪烁着黑白光芒的法印脱手而出,直接就向着房门飞了过去。

    我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法印,这种情况真的连我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我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惊异,或者是难以置信,总之脑袋那一瞬间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下一瞬间,房门忽然打开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三舅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同时那个法印也击在了三舅的胸口。

    紧接着,三舅就在我的视线中缓缓的倒了下去。

    “我艹”。

    我当即就慌了神了,连忙跑上去看了一下,三舅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探了一下鼻息,竟然没气了,而且三舅的眼睛依旧睁得滚圆,显然是死不瞑目啊。

    “三舅......”。

    这下我直接扑到三舅身上就哭了,三舅上次大难不死,没想到这次竟然死在了我手里,我心里那个悔恨加伤心,还有凄凉无助,直接哭的是稀里哗啦,泪水把三舅胸前的衣服都湿了一片。

    “小子,你他娘的想要了我的老命啊”?

    耳边忽然传来这样一句话,而且这声音一听就是三舅,我连忙拍了拍三舅的脸,依旧没反应。

    “刚才是谁在说话”?

    我说着惊恐的环顾四周,没有丝毫人影。

    “臭小子,除了我还有谁”?

    三舅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下我彻底懵了,“难道三舅死不瞑目?变成鬼来找我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将阴二气汇聚于双眼,等我再次看去的时候,发现墙角坐着一个三舅,而且手抚着胸口龇牙咧嘴,好像很痛苦一般。

    “三......三舅,你现在已经死了,要不你去投胎吧”?

    我颤抖着问了三舅一句,还真怕对方非要把我带走怎么滴,毕竟我这还没活够呢。

    “你大爷的”。

    三舅一听直接就骂开了,“你个臭小子,巴不得我死是吧?我受这么多罪不都是为了你,再说我死了谁照顾你”?

    “可你现在已经死了啊”?

    我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你看我都为你哭成这样了,你就别害我了,赶紧去投胎吧,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你告诉我就行,我来帮你完成”。

    “真的”?

    三舅瞪着我看了一会,“好吧,那你去给我抓个女鬼来,我这辈子还没碰过女人呢”。

    “抓鬼”?

    我一听这话直接就开始冒冷汗,“我又不是阴阳,怎么抓鬼”?

    “那我就把你带走”。

    三舅说着就要过来抓我,吓得我连忙开始后退,同时再次结出阴阳手印,“你再过来我就要施展阴阳法印了”。

    “别别别......”。

    三舅一看当即变了颜色,“你这臭小子,我还没死呢,你要再来这么一下,那我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你说你没死”?

    这下我不由好奇的睁大了眼睛,同时心里也出现了一丝希望。

    “废话,刚才只是被你的法印打得魂魄离体了而已”。

    三舅说着就走过去躺倒了尸体之上,紧接着三舅的尸体也睁开了眼睛,显然是魂魄归位了。

    “三舅,你没事吧”?

    我上前扶起三舅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没事才怪”。

    三舅说着抽出桃木剑就要教训我,吓得我连忙跑开了,最后三舅气呼呼的又将桃木剑插回了后背,同时骂了一句,“摊上你这么个倒霉外甥,我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

    其实我当时想说“我们这是冤家路窄”,不过看三舅在气头上,我也没敢再贫嘴,不然他可真要揍我了。

    “走吧,倒霉孩子”。

    三舅说着就气呼呼的下了楼,我连忙快步跟了下去,甚至都没敢问他要去哪里。

    出了客栈,外面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大街上更是变得越加阴森,同时我看到街上时不时有人影在攒动,这时候就算我再笨,也知道这些晃动的影子绝对不是人。

    现在对于这个滇古镇,我觉得大概看出了点苗头,这里似乎是一个人和鬼混合起来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人鬼不分,这完全颠覆了人鬼殊途的说法,我也不知道这镇上的人是怎么生活的,感觉他们好像不怕鬼,而且还能够和鬼沟通,和睦相处。

    这种情况,虽然我知道这些鬼一般不会害人,但一时之间还真是无法接受,总之我心里有些发毛。

    我正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这下我不由得一惊,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出现在我面前。

    “啊......”。

    我发出的完全是高分贝的尖叫,同时情急之下我直接一铜钱剑就劈在了这个人影的额头上,但没想到百试百灵的铜钱剑,这次竟然失去了效用。

    “哎呦......”。

    这时那个被我劈了一铜钱剑的人影忽然捂着额头惨叫起来,这下我直接就愣了,“不是鬼”?

    “年轻人,不施舍就算了嘛,干嘛打人啊”?

    那人捂着额头抱怨了我一句,我顿时生出一种罪恶感,“竟然把人家一个乞讨的老头给打了,我他娘的干的什么事啊”?

    想到这里,我连忙掏出几张钞票递了过去,“不好意思啊大爷,我把你当成鬼了”。

    那大爷接过钞票看了看,没好气的道:“你糊弄鬼呢吧”?说着直接将钞票扔在了地上。

    “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三舅已经上前塞给对方几张冥币,这下那老头当即喜笑颜开,接过冥币就离开了。

    “学机灵点,呆头呆脑的”。

    三舅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自然而然的又数落了我两句,

    “我艹......”。

    我咒骂一句,心里想着。“看你得瑟,下次再把你魂魄打出体外,我让你得瑟”。

    “啪......”。

    三舅直接一个巴掌糊在了我脑门上,“下次再敢用法印打我,看我不拍扁你”。

    “我......”。

    我张口结舌的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感觉这丫的怎么跟会读心术一样。

    “走了”。

    三舅看我愣在原地没反应,招呼一声就向前走去。

    “我去”。

    我咒骂一声连忙跟了上去,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玩意,总之我感觉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