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凯特族女人诡异的特长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8本章字数:3377字

    我之所以有这么一问,那是因为我了解三舅的性格,遇到这种关系天下苍生的大事,他肯定会以大局为重,就算我死,或者他死,甚至我们两个都要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三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坐在一边脸色沉重的抽着烟。

    我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但三舅没有回答,我也就不去再次追问,因为我知道,该说的我问一遍他就会说了,不该说的我问多少遍他也不会说。

    沉默了大约有两分钟,三舅才掐掉手里的烟,叹了口气道:“到时候看情况吧,总之若是有其他心怀心恶之辈想要盗取生命果实,那就毫不留情的消灭它们”。

    三舅说的跟我想得差不多,说白了就是要守护生命果实,我觉得这样涉及到天下苍生的大事,每一个人都有职责去守护它。

    没有了多余的话,我自顾自的去洗了个热水澡,人家这木头建造的浴室也很不错,看着相当舒服。

    不过可惜的是,我这身上一块一块的紫青,看着就非常不舒服了,而且用手一碰,还疼得厉害,想想那娘们还真是够狠的。

    洗完澡之后,我穿上了凯特族长让人送来的民族服装,毕竟我们的行李丢了,衣服自然也没了。

    出来后我在镜子里照了照,看样子跟这里的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大天道人看我在照镜子,又开始消遣我了,“我说大侄子,你这打扮这么帅,是要去会情妇啊?你就实话告诉我,人家凯特族长的女儿是不是被你霸王硬上弓了”?

    “霸王硬上弓你妹啊”。

    我咒骂一句,没好气的道:“你这精虫上脑的家伙,他么一天能不能想点别的?好歹是修行之人,怎么就这德行”?

    “师叔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大天道人说着一本正经的道:“你想想啊,人家好歹是凯特族长的女儿,你要是真把她给上了,那就等于是自己人了不是?到时候要盗取生命果实,也就容易多了,不过你悠着点,可别把人家肚子搞大了,不然我和你三舅只能扔下你跑路了”。

    大天道人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塞到了我手里,然后冲我眨了眨眼睛,“师叔早就替你你准备好了,你放心的去吧,只要把她搞定,一切都好办”。

    我把对方塞到我手里的东西拿起来看了一下,竟然是一个安全套。

    “我艹,你他么留着自己用吧”。

    我说着把安全套砸在了大天道人的头上,然后飞也似的冲出了房间,跟这家伙在一起,我真的他么要被气疯了。

    “大侄子,你别真枪实弹上阵啊,容易出事情,可别到时候害得我和你三舅都走不了了......”。

    大天道人在后面喊叫着,我直接懒得去理会他了。

    不过我现在还真的要去找凯莉,当然,我去找她绝对不是为了上她,我只是去要回我那把短刃,那玩意毕竟是我老爸临死前留给我的,我可是不准备送给任何人的。

    后来我跟其他人打听了一下凯莉的住处,毕竟是族长的女儿,我很容易就打听到了,不过最后我找到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不在屋里。

    不过这屋子布置的倒是很好看,到处都贴满了壁画,而且桌椅等家具都擦拭得很干净,有点古香古色的感觉。

    我挑起珠帘走到最里面看了看,是一个粉红色轻纱幔起来的床,而且里面还透着一股只有女孩子闺房才会有的独特香味。

    现在那短刃还在凯莉手上,我总感觉心里不踏实,最好是尽快要回来,所以我只能在这里等了,不过昨晚没睡好,这会都快到中午了,我还感觉真有点困,所以就直接躺床上睡了,反正她回来总会把我叫醒吧。

    就这样想着,没一会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吓得我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同时我看到凯莉衣衫不整的站在床边,正用手挑着幔床的轻纱,不过我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她就放下挑起的轻纱退了出去。

    “你想干嘛”?

    我连忙挑开幔床的轻纱下床问了对方一句,因为这家伙刚才明显是在脱衣服,看我在床上她竟然脱衣服,我甚至觉得她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

    “你......你不许看”。

    凯莉说着连忙将脱到一半的上衣胡乱的套在身上,不过这期间我已经足够看个清楚了,这家伙穿的内衣还是白色的,跟黑色的上衣简直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那刚才暴露在我视线中的大片雪白的肌肤,看起来光滑而又细腻,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下身立马就有了反应,我甚至都开始后悔,刚才装作没听见她的叫声多好,让她直接对我图谋不轨,反正这绝色佳人,我就算吃点亏也无所谓了。

    “你看什么看”?

    凯莉穿上衣服对我娇喝一声,然后满脸通红,怒气冲冲的瞪着我。

    “没......没看什么”。

    我说着尴尬的摸了摸脑门,然后一本正经的道:“你刚才看我在床上就脱衣服,是不是想对我那个?你要是想的话明说就好了么,我大不了舍命陪佳人,从了你就是了,你这偷偷摸摸的算哪门子情况啊”?

    “你......哼”

    凯莉指着我半天,最后冷哼一声,气道:“你这臭流氓,明明是你悄悄潜入我的房间想偷窥我,刚才我只是想换衣服而已,谁知道你这个臭流氓在床上啊?现在被我逮个正着,你竟然还敢污蔑我?信不信我现在马上叫人”?

    “叫啊,最好把你老爹也叫来,我好告诉他你昨晚在树林里色诱我”。

    我说着冷笑一声,反正现在她不敢杀我,而且有这个把柄,我也是有恃无恐。

    “你......”?

    凯莉咬牙切齿的指着我,最后怒喝一声,“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啊”。

    我无所谓的摊了摊双手道:“只是你答应我的事还没有说,你昨晚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迷惑我的”?

    “不知道”。

    凯莉冷冷的回了我一句,显然是不想说了。

    “好吧,那我问你老爹去”。

    我说着起身直接向外面走去,谁知凯莉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有些抓狂的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啊,我就是有点好奇,所以你不说的话,我只能去问你老爹了”。

    我说着耸了耸肩,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好吧”。

    凯莉松开我的胳膊,压下愤怒道:“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你要向我保证,不许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我去,你就说吧”。

    我有些不耐烦的道:“我早就保证过了,只是你还没有实现承诺而已,快说吧,不然我去问你老爹了”。

    凯莉被我一句话气的眼神直欲喷火,不过对方最后还是压制了下来,随即深吸口气,平复一下心情道:“其实这个是我们凯特族女人独有的一个特长,当她被雄性刺激的兴奋时,下身就会有分泌液”。

    “你这不是废话吗”?

    听到这里我就叫了起来,“他么哪个女人被男人刺激的兴奋时没有分泌液?搞得好像其他族的女人都不会高潮一样”。

    “你还想不想听”?

    凯莉听着我这么直接的话,气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脸更是红得如同熟透了的苹果。

    “好吧,你继续”。

    我说这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凯莉又瞪了我一眼,才有些没好气的道:“我们凯特族女人在兴奋时出现的分泌液,散发出的味道有迷惑男人心神的作用,所以你昨晚才会不由自主的放了我”。

    “我艹......”。

    对方说出这句话之后我直接就傻眼了,这他么简直是妖怪了,分泌液散发出的味道可以迷惑人心神,那他么敢谁和这女的行男女之事?

    想到这里我连忙问了凯莉一句,“你不会告诉我,你们凯特族的所有男人都是这样被女人迷惑心神的吧”?

    “当然不是”。

    凯莉摇摇头道:“这个也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用,心智坚定的人是不会被迷惑的,而且女的和男的行了房事之后,就不会再有这种特长了”。

    “原来如此”。

    这下我总算是明白了,随即明知故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是处.女”?

    “你......臭流氓,你要是再敢耍流氓,我就找人打死你......”。

    凯莉被我一句话气得愣了半天,反应过来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不是不是”。

    我一看对方误会了,连忙摆摆手道:“我的意思是你这样以后难免还会再去害人,所以我想要不我就舍生取义,把你这个害人的特长给破了吧”?

    “你这臭流氓,你才去害人呢,这是我们凯特族没有结婚的少女保护自己的手段,就是为了防止你这样的淫贼”。

    “我他么什么时候成淫贼了”?

    一听这丫的叫我淫贼我就不服了,只好跟她理论,“你自己想想,我昨晚抓住你有没有要强行把你那个?还不是你最后勾引我,我才把持不住的,现在我倒成了淫贼了,那你岂不是成了淫妇”?

    “臭流氓,你骂谁淫妇呢”?

    凯莉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我不是骂你,我只是......”。

    “你给我滚出去”。

    我还没解释完,对方已经大吼一声,开始赶人了。

    “好吧”。

    我摊了摊双手,“滚就滚,不过你把我那把短刃还给我”。

    “不还”。

    凯莉直接干脆了当的甩过来两个字。

    “那短刃是我老爸留给我的,要送给我未来媳妇的,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留着吧”。

    我说着直接向外面走去,其实我这是激将法,我知道这么说对方肯定会还给我的,要不然这可是老爸留给唯一的东西,就是以后有了媳妇我也不可能给她。

    “谁稀罕你的破刀,还给你”。

    凯莉说着就将刀甩了过来,我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只感觉耳边擦过一道劲风,吓得我一缩脖子,紧接着那短刃就插在了前面的门上。

    我正准备上前去拔下来,谁知这时候旁边忽然探出一只手,握在了短刃的刀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