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诡异声音的来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8本章字数:2919字

    我围着树干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最后索性就坐在一堆篝火旁边闭目养神起来了。

    过了一会凯莉也走过来坐在了我旁边,这家伙现在没了以的前刁蛮任性,变得沉默寡言,而且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显然对方很担心族人的安危。

    我也不知道该说是什么去安慰凯莉,只好用行动来表示,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直接顺势靠在了我怀里,那温顺的样子,跟我以前认识的凯莉简直判若两人。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不论她有多倔强和任性,但终究是个女人,所以总会有她比较女人的一面。

    我顺势伸手将凯莉搂在了怀里,但这次绝对不是为了揩油,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温暖的怀抱,毕竟她是女人,而我是个男人。

    “哎呦,这啥情况”?

    我刚把凯莉搂在怀里,大天道人就过来消遣我了,“某些人脸皮也忒厚了吧?白天还对人家老爸出言不逊,晚上就抱着人家女儿肆意缠绵,这是不怕挨揍还是咋滴”?

    “闭上你的乌鸦嘴”。

    我说着没好气的瞪了大天道人一眼,这家伙他么几十岁的人了,怎么就这德行?

    “好吧,我不说了”。

    大天道人说着摊了摊双手道;“不过你把第一次给了女鬼这事,我觉得你有必要给凯莉小姐说一下,这个既然要好了,那就坦诚相见吧,不然你现在忽悠了人家,以后被发现了怎么搞?到时候我和你三舅脸上也挂不住不是”?

    “你他么想死啊”?

    我说着顺手抄起火堆里的一根火棍,就要往大天道人身上招呼。

    “小北”。

    这时候三舅也走了过来,喝斥我一句道:“你这孩子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

    “我他么没大没小”?

    一听三舅这么说我都快崩溃了,“他么我也想尊敬长辈,可关键是你们这些做长辈的哪里有一点做长辈的样子?尤其像大天道人这样的货色,简直就是龌龊卑鄙下流无耻到了极限,你让我怎么去尊敬他”?

    “道友,大侄子现在美人在怀,心里只想着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哪里还有心情尊敬我们这些长辈啊?恐怕再过几天他连你这个三舅都不认了”。

    大天道人见三舅过来,又开始在旁边煽风点火,听的我直接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好了”。

    三舅说着瞪了我一眼,随即看向大天道人,有些无奈的道:“道兄,你也几十岁的人了,有时候不是我说你,你这性格也太随意了,尤其在后辈面前,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最起码要有一个做长辈的样子,不然你都带头没规矩了,做后辈也就渐渐变得没大没小了,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额......”。

    被三舅这么一说,大天道人倒是有些尴尬了,摸着额头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的我直想笑。

    “小北”。

    三舅看我一副忍俊不住的样子,不由喝斥了我一句道:“你也二十几岁的人了,跟你同龄的人都娶媳妇生孩子了,你还这么没大没小,一点规矩都没有,以后怎么担负得起你肩上的重任”?

    “我......”?

    被三舅一顿数落,我长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是我三舅,不管说的在不在理,我也不能去顶撞他,不然惹得三舅发飙。估计都会打我一顿。

    三舅说完之后又叹了口气,然后就和大天道人去生命之树另一边查看了,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他们也不敢疏忽。

    我坐在火堆边闷闷不乐的捣鼓着眼前的篝火,虽然三舅小时候也经常数落我,但现在我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被他数落一顿脸上也难免有些挂不住。

    “喂,你没事吧”?

    凯莉看我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问了我一句,同时还小心翼翼的扯了扯我的衣袖。

    “没事”。

    我说着摇摇头,然后有些郁闷的看向凯莉,“这家伙什么时候知道关心我了”?

    不过这一看之下,我直接无语了,此时凯莉脸色通红,再加上火光的照映,那就更红了,直接红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而且对方看着我的那种眼神,含羞带涩,欲言又止,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那是非常的有深意啊。

    “这丫的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凯莉听到我的嘀咕声,沉着脸喝问了我一句。

    “没什么啊,就是看你脸那么红,我觉得你应该是发春了”。

    我说着一本正经的将凯莉全身都喵了一遍,然后故作理解的点点头。

    “你才发春了呢”。

    凯莉大骂了我一句,随即红着脸道:“我只是在想刚才那位大师说的,你是不是真的把第一次给了女鬼”?

    “那还能有假”?

    我说着若无其事的摊了摊双手道:“这鬼的第一次已经没了,不过人的第一次到现在还保存着呢,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不用感谢我的”。

    “你个臭流氓,都是被鬼玩剩下的,谁稀罕”?

    凯莉说着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那厌恶的表情,就好像我是被很多人玩剩下的妓女一样。

    我一气之下直接猛地吻住了凯莉的唇,同时伸手将对方搂在了怀里,任凭他如何挣扎,我就是抱着不放。

    为了达到进一步的报复,我甚至撬开了凯莉的牙齿,将舌头伸进去搅拌,直到弄得对方浑身颤抖,我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她。

    不过这时候我也被搞的兽血沸腾,情难自控,小小北更是战意高昂,被衣服勒得我一阵难受。

    “好了”。

    我不着痕迹的压下心头的欲火,随即摊了摊双手道:“先在你也是被我玩剩下的了,我想你不会介意了吧”?

    “你......”?

    凯莉气得满脸通红,指着我半天,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让我无语的是,对方最后竟然哭了。

    这下我直接煞笔了,你要说她爆发起来打我我也不是很害怕,可这一哭我就束手无策了,我真的是非常怕女孩子哭,看到女孩子哭我直接就是六神无主,连怎么安慰都不知道。

    “你没事吧”?

    犹豫良久,我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凯莉的衣袖,安慰对方道:“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们也就是接吻了而已,根本没有怎么地,所以你不用担心,你还没有被我玩剩下呢”。

    “你别碰我......”。

    凯莉忽然大叫一声,随即猛地甩开我的手,然后怒视着我道:“你这臭流氓,就知道欺负我,我告诉爹爹去”。

    “喂......”?

    我正要解释,可惜对方直接起身就走开了,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你奶奶的”。

    我咒骂一声再次坐回了地面,管她告诉谁呢,这时候就算是告诉了他老爹,想必对方也不可能来打我吧?

    我正暗自得意着,四周忽然再次传来那种诡异的声音,就跟我们昨天晚上在树林里听到的一样,听起来很飘渺,但感觉就好像在人耳边响起的一样,说不出这声音远还是近,,总之听着特别怪异。

    “喂,这是什么声音”?

    我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起身上前在大树下问了一句还在呕气的凯莉。

    “就是不告诉你,哼”!

    凯莉说着冷哼一声,直接一副不想理我的样子。

    我翻了翻白眼,既然他不想理我,那我也懒得理会她了。

    三舅和大天道人,还有善行师徒,凯特族长五个人正围在一堆篝火边谈论着什么,我走过去听了一下,对方好像正说到关于这种声音的事情,所以我就坐下来听了一下。

    凯特族长见我过来,顺手递给我一壶烧酒,随即沉吟了一下道:“这种声音其实就是来自万恶深渊,是万千邪灵鬼怪之怨念所形成的一种古怪声音,没到深夜就会响起,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自然现象,所以你们也不用在意”。

    “我滴乖乖......”。

    听凯特族长说完,我完全被震撼了,如果这种声音已经成了自然现象,那凯特族的人岂不是每晚都要在这种声音中煎熬,这恐怕足以让人疯掉吧?

    不过想想也释然了,如果从小就伴随着这种诡异的声音长大,估计也就习以为常了吧。

    这时候我不得不佩服人的适应能力,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下,人都可以生存,而且能够以极快的速度适应并习惯,也许这就是人类为什么可以主宰地球的原因吧。

    都说生命在于运动,那么我觉得,生存应该就在于适应。

    正在我感慨之际,四周忽然刮起了冷风,很突然的,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一瞬间就吹的头顶枝叶乱舞,树叶都“哗啦啦”响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