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厮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8本章字数:3303字

    卫桀惊恐的大叫着向后退去,想要躲闪,可惜两仪剑似乎也会自行追踪,不论他如何躲避,就是逃不过两仪剑的剑锋。

    就在卫桀将要被两仪剑刺中的时候,对方头顶忽然落下来一个干瘦的人影,直接就挡在了卫桀的身前。

    同时那干瘦的人影双手夹住两仪剑,一个旋转将剑身导入了地下,地面直接被炸开一个两米多深的巨坑,一时之间尘土飞扬,等到尘埃落定,我才发现卫桀和那个干瘦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不过这时候那黑衣女子趁着三舅手中没有长剑,加上这走神的功夫,她竟然猛地一掌向着三舅的胸口击去,这一掌无论是出招的时机还是方向,都拿捏得极其准确,若是被击中,估计三舅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时候我想喊都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三舅自己的了,他要是反应慢一点,最起码是要落个身受重伤的结果。

    不过三舅的反应速度超出我想像的快,他在黑衣女子一掌击来的瞬间,就从身前的布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随即闪电般迎了上去。

    那黑衣女子惨叫一声,直接被击飞了出去,这时我才发现,三九从布袋里摸出来的那个东西竟然是青铜古印。

    “灵儿......”。

    玄冥看黑衣女子被击飞,当即大叫一声,想要扑上前去,可惜凯特族长手中弯刀连连劈斩,就是不给他脱身的机会。

    “哥哥,快走”。

    那黑衣女子被击飞之后同样大喊一声,随即一个跳跃,眨眼就就消失了。

    三舅和缘空大师连忙冲了过去,与凯特族长三人将玄冥困在中央,丝毫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愚昧,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困住我吗”?

    玄冥说着冷笑一声,随即整个身体猛然开始旋转,地面的尘土碎石被牵引的形成了一道龙卷风,直冲天际。

    三舅和缘空大师,还有凯特族长三个人连忙一个跳跃,在半空同时一招击在了那龙卷风的风头上,龙卷风一瞬间瓦解,再次化作了碎石尘土飞扬着落在了地面,可惜玄冥早已不见了踪影。

    三舅几人面面相视,最后皆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玄冥这些家伙是什么来历,但看三舅和凯特族长他们沉重的脸色,显然这件事情非比寻常。

    其实我现在有太多的疑问,所以三舅一过来我就开始询问他。

    “三舅,百鬼邪教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那个玄冥,他到底是人是鬼啊”?

    “百鬼邪教......”?

    三舅沉吟了一下道:“百鬼邪教存在于很多年前,当时也曾一度辉煌,不过却是一个很邪恶的教派,里面都是一些半人半鬼的东西,而他们的教主千面鬼王,就是一个成了气候的厉鬼,至于那玄冥,应该就是当年百鬼邪教的余孽”。

    “那百鬼邪教当年是被什么人给灭了么?千面鬼王为什么会被封印在万恶深渊”?

    听完之后我又问了三舅一句,我现在甚至都搞不清楚,万恶深渊封印的究竟是千面鬼王,还是有万千邪灵鬼怪?

    “唉”。

    三舅叹了口气道:“到了现在,其实很多事也该告诉你了”。

    三舅说着就开始对我细细的讲述了起来。。

    “万恶深渊本来就封印着亿万邪灵鬼怪,当年千面鬼王为了打开封印,不惜屠戳万千生灵,以死者之精血魂魄,集怨煞之气于一体,打造了祭邪之刃,后来就在千面鬼王要打开封印的时候,许多奇人异士联手,将其封印在了万恶深渊,而当时你们莫家是最大的修行世家,所以就将祭邪之刃交由你们莫家看守。

    后来为了以防万一,许多正道人士再次联手,将百鬼邪教彻底覆灭,不过由于百鬼邪教的实力太强大,最后也只能采取封印的方式,无法将其完全消灭。

    比如我们在大漠中见到的那个古堡,那里面的怪物就是当年百鬼邪教的余孽,至于玄冥他们,应该是被封印在其他地方的,如今各处封印的鬼怪都已破印而出,而且万恶深渊的封印也已经松动,总之现在情况相当复杂”。

    “三舅,你说我们家以前是修行世家”?

    听三舅说完后我就连忙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因为这事我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不要说别人,就是我老爸也没跟我说过。

    “对”。

    三舅点点头道:“不过后来你们莫家忽然落寞了,一下子就变得人丁稀少,尤其到了你爷爷这一代,直接就成了一脉单传,而且修行之术也完全失传了,至于其中缘由,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测,这一切的答案应该都在于你手中的那把祭邪之刃上面”。

    “祭邪之刃......”?

    我从腰间抽出那把短刃看了看,这玩意我仔细端详过无数遍了,毕竟它是我老爸临死前留给我的,但这短刀除了通体黝黑,还有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了,我实在想不明白,这玩意上面能有什么答案?

    “这个需要你自己慢慢琢磨,三舅也帮不了你,等这里的事情完了,你也应该好好独立一段时间了,毕竟你肩上的重任,别人也帮不了你”。

    三舅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就自顾自地走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三舅这几天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而且总是有意无意的似乎在暗示我什么,但我自始至终都有没完全理解。

    我点起一支烟狠狠的吸了几口,然后把三舅这段时间给我说过的话全都回忆了一遍,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这里的事情完了,三舅也许就会离开我,去做他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或者是去执行属于他的使命。

    最后我甩甩头放弃了自己的胡乱猜测,因为现在我猜测什么都是枉然,等时机成熟了,三舅自然会给我摊牌。

    接下来就进入了非常平静的阶段,我们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鬼物或者人的侵袭,直到第三天晚上,这一切的宁静都被打破了。

    吃过晚饭,我们同样围在篝火边取暖,其实熬了三天,所有人都已经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了,我更是不济,几乎站着都能睡着。

    就在我坐在篝火边打着盹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嘶吼声,听着很诡异而又恐怖,将迷迷糊糊的我惊醒了过来,我连忙灌了两口烧酒,让自己麻木的神经稍微清醒了一些。

    不过下一瞬间,我的神经就完全绷紧了,数以千计的虚幻骷髅人出现在了前方,直接就是黑压压的一片,同时我看到了玄冥他们,还有那天在大漠古堡中放出的那个美艳妖娆的女子,还有那些长着蛇尾巴的人形怪物......

    看到这里我几乎绝望了,这些东西先不说有多厉害,就光是这数量,都足以吓死人了,估计随便一些就可以把我们完全撕成碎片,何况是这么多。

    三舅和凯特族长他们也都已经变了颜色,每个人的脸阴沉的几乎都快要滴下水来,很明显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最起码我是这么觉得,事先我就是想破脑袋,也绝对想像不到我们所要面对的会是这样的局面。

    凯特族的所有人再次围着生命之树转了起来,随着他们的吟唱,树干上的那些符号再次亮了起来,不过看火圈之外的玄冥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显然并不惧怕这些符号。

    玄冥他们一直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一开始我不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我终于知道了。

    他们在等待生命果实成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之树的顶端忽然出现一道金光,总之等我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出现了。

    那道金光一开始很微弱,渐渐地就变得越来越亮,最后金色的光芒笼罩了整棵生命之树,让生命之树的所有枝叶都染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

    沐浴在这种圣洁的光辉下,说不出的和谐,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慌神,似乎这一刻能够忘记所有的烦恼,放下所有的执念,真正的作到心如止水。

    同时外面那些虎视眈眈了很长时间的东西一瞬间就爆发了,全都奋不顾身的向着生命之树冲了过来。

    树干上那些奇异的符号全都脱离了树干,飞到了四周篝火圈起来的位置,形成了一个符号组成的屏障,将外界的一切都完全隔绝。

    所有扑在符号组成的屏障上面的邪灵鬼物,全都化作黑烟消散了,但那些拥有实体的怪物却不受阻拦的冲了进来。

    厮杀一触即发,所有人和所有的怪物都陷入了无边的杀戮之中,要么杀戮,要么被杀,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同时玄冥那些家伙也都冲了进来,和三舅,大天道人他们厮杀在了一起,那种死亡的速度,我真的从来里没有见过,几乎是一转眼,就会有好几个人被撕成碎片,当然也会有不少怪物被消灭。

    在很短的时间内,鲜血已经染红了生命之树下的草地,这棵树确实可以称之为生命之树,不知道它已经吸收了多少人的生命。

    我同样右手持着漆黑的短刃,一边厮杀一边不时施展天雷符,但这些拥有实体的怪物不同于虚幻的骷髅人,天雷符击在其身上只会将对方击飞,并不能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只有被我手中的短刃刺中的怪物,才会浑身冒着黑烟融化,最后变成一滩黑水在地上流淌。

    虽然被我们杀了不少,但这些怪物的数量实在是太多,根本就杀不完,渐渐的我们都开始疲惫,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地上的尸体已经躺了一排排,都是凯特族族人的,不论男女老幼,都有死亡和伤残。

    我的身上也已经好几处挂彩,要不是这些怪物对于我手中的祭邪之刃很是忌讳,估计我都已经死过好几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