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尸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9本章字数:3018字

    “什么意思”?刘督察不解的看着我。

    “先别问了,你带我们去就知道了”。我有些焦急的催促他。

    “好吧”。

    刘督察也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就带着我出了审讯室,大天道人和善行都外面,我跟大天道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担忧。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刘督察开车带我们去的医院,林浩成女儿的尸体白天被送往医院验尸,这会估计就放在停尸间,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

    警察局离医院不远,几分钟就到了,刘督察直接带我们去了医院地下室,这里就是医院的停尸房,也叫太平间。

    不过奇怪的是,这太平间竟然没人看守,也不知道值班的人干嘛去了,总之值班室里就是没有人。

    刘督察也没有去管值班的人去了哪里,直接就带我们进去了,停尸房几乎都是一个样子,长长的走廊,阴冷,潮湿,就连灯光都显得比其他地方暗淡。

    而且这里特别静,一点声音都没有,直接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加上这大晚上的,说不出的渗人。

    最后我们来到了走廊的尽头,犹豫看了一下,刘督察还是推开了走廊的尽头这扇门。

    门一推开,就有一片白色的雾气飘了出来,那是冷气,停放尸体的屋子必须开冷气,不然尸体会腐烂。

    这些白色的雾气不光冷,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一股阴森森的味道,总之一挨到我的皮肤,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皮肤上更是迅速的爬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走进房间后,首先看到的就是里面一排排的尸体,全都盖着白布,我跟大天道人,还有善行连忙开始开始揭起白布一个一个的查看。

    当我看到第三个的时候,善行忽然惊叫一声,“这个掉地上来了”?

    我跟大天道人一听连忙上前看了一下,只见地上躺着一具尸体,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身上穿的衣服来看,这人绝对不是停放在这里的尸体,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这太平间的值班人员。

    不过让人无法置信的是,这男子竟然没穿裤子,而且裤子就放在旁边盖着白布的一具尸体上,很显然是这男子活着的时候自己脱下来放在上面的。

    我连忙拨动死者的头颅看了一下,死者脖子上有两个窟窿,而且伤口已经溃烂发黑,很明显是被丧尸吸干了精血。

    看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他么这个变态竟然搞尸体,但他没想到遇上了一个尸变的,结果就落了个被丧尸咬死的下场。

    “活该这丫的被吸干精血死在这里”。

    我咒骂了一句,感觉这家伙简直恶心透顶了,想起刚才动了一下他的尸体,我就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滚。

    大天道人更是使劲的烟了咽唾沫,结结巴巴的道:“这......这家伙真......真他么狠”。

    “狠你妹啊,这他么简直就是变态,他是你哥哥吧”?我咒骂着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我艹......”。

    大天道人一听就急了,“他么的这种变态怎么可能是我哥哥?他要是我哥哥我早就弄死他了,这家伙简直该天打雷劈”。

    “什么情况”?

    刘督察走过来之后也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问了我一句。

    “这家伙趁晚上没人,跑进来搞尸体,结果尸体变成了丧尸,所以他被咬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眼角都抽噎了一下,他么什么事情都见过,但搞尸体这种事情还真是头一次见。

    其实我知道刘督察看出了这男的是来搞尸体的,毕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问的应该是这男的是怎么死的,但我还是将整件事情都大概的陈述了一遍。

    刘督察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始在先前摆放尸体的平台上仔细察看了起来,过了几秒钟,对方指着平台上一小滩白色的液体道:“他是搞完后才被咬死了”。

    我跟大天道人都是一愣,这他么不愧是督察,连这种细节都发现了。

    “现在怎么办?林浩成女儿的尸体不见了”。刘督察说着看了看我和大天道人,显然是在征求我们的意见。

    “你赶快找人封锁这家医院,我们现在必须尽快找到那具丧尸,不然让她逃了出去,那就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要遇害了”。

    我说着直接向外面走去,同时叮嘱了刘督察一句,“那个男人的尸体最好尽快火化,不然他很有可能变成第二具丧尸”。

    “好”。

    刘督察点点头,然后就开始打电话了。

    出了太平间,我跟大天道人,还有善行将提前准备好的糯米撒在了门口,然后刘督察就开始遣散医院里的人,我们三个则是守在门口仔细的看着。

    这糯米人踩上去没事,但丧尸踩上去必然会有反应,到时候只要找出那丧尸,想必以我们三个人的实力,消灭它还是不在话下。

    医院里的人还没有被遣散完,警察就已经来了,甚至连武装部队都出动了,从这点足以看出刘督察的实力,最起码说话绝对有分量。

    转眼之间整座医院就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围了个水泄不通,外面也聚集起了很多看热闹的人。

    刘督察首先派人去太平间抬出了那个男人的尸体,等我和大天道人再次去看的时候,那尸体已经张出了獠牙,而且指甲也开始长长,显然很快就要尸变了。

    “来不及了,现在必须马上把它烧了”。我看着刘督察沉重地说。

    “现在”?

    刘督察有些为难的道:“这人的死因还没有跟其他人解释清楚,现在毁尸灭迹就无法立案了,到时候我都没法跟上级交代,要不我先请示一下吧”?

    “还请示个屁啊”。

    大天道人咒骂一声,“再请示它就变成僵尸了,赶快去拿汽油来”。

    “好吧,去拿汽油来”。

    刘督察说着对旁边一名警员摆摆手,那警员就出去拿汽油了,刘督察则是掏出手机再次开始打电话,想必是要给上级汇报吧。

    我跟大天道人也不管那么多了,汽油拿进来我们就直接浇在了那男子的尸体上,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掏出火机,地上的尸体忽然就动了,然后有些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时候医院里还有没来得及出去的人,看到这种情况直接尖叫着向门口冲去,我连忙掏出火机打着就向着那丧尸扔了过去。

    就在火机将要落到那丧尸身上的时候,对方胳膊忽然一摆,看似有点僵硬的动作,却偏偏把火机给打飞了出去,紧接着那丧尸就向我扑了过来,吓得我连忙开始后退。

    “砰砰砰......”。

    同时四周的警察和武装人员全都对着那丧尸扣动了扳机,一时之间枪声大作,子弹如同雨点般射在了丧尸的身上,打的对方身体一个劲的颤抖,但一阵枪林弹雨过后,这具千疮百孔的尸体竟然跟没事一样,继续向我扑了过来。

    这下我真懵了,他么的要是对付凶魂厉鬼这些,我现在有的是手段,可这玩意一般的法术没用,真心让人头痛。

    情急之下,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一边后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道灵符,念动咒语让灵符燃烧起来,随即猛地一下甩在了丧尸的身上。

    这下丧尸身上的汽油得到火苗牵引,当即就燃烧了起来,大火转眼之间就覆盖了丧尸的全身,但对方却依旧向我扑了过来。

    我连忙一个翻滚躲了开去,等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丧尸已经扑在了地上,不过又爬了起来,开始疯狂的挣扎,发出刺耳的惨叫,不过没一会就扑在地上不动了。

    直到火光熄灭,我们才渐渐回过神来,那丧尸扑在地上的位置已经只剩下一片黑灰。

    这下我和大天道人都松了一口气,现在既然已经消灭了一个,那另一个就不会太难,最起码不会出现同时对付两个丧尸的局面。

    刘督察已经吩咐其他武装人员去楼上搜索了,外面看热闹的人则是一个劲的尖叫呐喊,喊我是什么高人、大师之类的,搞得我都一阵无语。

    更无语的是那些媒体记者一个劲的往前拥挤,不断对我和大天道人,还有善行拍照,估计明天又是一则爆炸新闻,什么茅山道士斗僵尸之类的,因为我知道,这些人估计只知道道士可以制僵尸。

    至于阴阳这玩意,他们有可能听都没听过,就算听过,在世人眼中也觉得茅山道士厉害,这就是大多数人潜意识里的认知,没办法。

    不过这玩意我也懒得去理会了,他们爱怎么炒作就怎么炒作,反正跟我没关系,我只要做我应该做的,把这害人的丧尸和那座凶宅之中的东西消灭,然后就万事大吉,继续去过我平平淡淡的生活。

    正这么想着,我忽然发现医院门口的糯米上面,竟然有一行黑色的脚印,一直延伸了出去。

    这一看之下我直接就傻眼了,很显然那丧尸已经出了医院,而我们竟然完全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