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血色的人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9本章字数:2910字

    毫无疑问,杯子里面装的是鲜血,而且很明显,那是人的鲜血,这也是为什么我要阻止刘督察去喝它的原因。

    “放心吧,这个没毒”。刘督察说着推开了我的手。

    “你知道杯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吗”?我问他。

    “不知道,不过我已经喝了十年了,不在乎多喝这一次”。

    刘督察说着端起茶杯,将里面的鲜血喝了个精光,看着对方嘴角滴落的的猩红色液体,我只感觉胃里翻滚了起来,那种恶心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我还是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刘督察抹了一把嘴上的鲜血,才开始跟我们讲那个他所谓的故事。

    “十年前,有一个警察买下了这座豪宅,本来警察是没有钱买这样的豪宅的,但当时这座豪宅真的很便宜,所以他才买了下来,不过那个警察没有想到,捡便宜是要付出代价的。

    三天后,那个警察的老婆和女儿惨死在这座豪宅之中,警察的老婆把女儿放在浴缸里淹死,然后她自己选择了自杀。那个警察伤心欲绝之下,就把这座豪宅卖了出去,但由于太过思念妻儿,他还是还是经常来这里,希望能够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

    直到有一天,豪宅里再次死了人,当天晚上,那个警察真的见到了他的老婆和女儿,但三天后,他老婆和女儿就消失了。于是那个警察就把豪宅买了下来,然后联系人又卖了出去,住进豪宅的人同样死了,他再次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

    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很明显了,那个警察就是刘督察,他为了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以倒买豪宅的方式让人住进去,然后里面的人死了,他就可以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而且这种状态延续了十年,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吧。

    “那些人都是你害死的,你他吗简直就是畜生......”。大天道人一听完就咒骂了起来。

    “是的”。

    刘督察面无表情的道:“那些人都是我害死的,我身体里面流淌的全都是罪恶的鲜血,我会以死谢罪,然后,我就可以和我老婆女儿一直在一起了”。

    “你错了,那个一直诱导你去害人的,根本就不是你的老婆和女儿,它是魔鬼”。

    我说着看向楼梯上方的走廊,那个少妇就站在走廊边上,看着我们冷笑。

    “这不可能”。

    刘督察大叫一声,起身就向着楼上冲去,我连忙一把拉住了对方,现在事情已经捅破了,让他上去无异于送死。

    那少妇猛然将怀里的小女孩向着我们扔了过来,我连忙摸出一道天雷符甩了出去,正好击在了那小女孩的身上,天雷符炸了开来,那小女孩也被炸了个灰飞烟灭。

    “萌萌......”。

    刘督察大叫一声,冲上去想要接住那个女孩,可惜半空只剩下一缕青烟,根本就没了小女孩的身影,显然是那个魔鬼幻化出来的。

    可惜刘督察不这么认为,他冲上来拿枪指着我的脑袋,疯狂的大叫了起来,“你害死了我女儿,你这个混蛋,我要你偿命......”。

    大天道人直接一掌刀砍在了刘督察的脖颈上,对方一下子就晕了过去,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毕竟跟他解释他是不明白的,万一这家伙失去理智扣动扳机,那我这小命可就没了,所以我觉得大天道人把他打晕过去,那是最好的选择。

    屋内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吹的我们左右摇摆,连站都站不稳,紧接着所有的家具都开始破碎,灯光忽明忽暗,转眼之间四周就变成了我们昨晚离开时的那种残破的样子。

    等到尘埃落定,楼上那个少妇的身体已经开始融化,转眼之间竟然变成了一滩鲜血,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从楼梯上面流淌了下来,最后,流淌到客厅里面的鲜血,又缓缓凝聚成了一个人的形状,但却没有凝实,血液依旧在沿着人形的轮廊不断流淌,所以这人也看不清楚五官。

    大天道人已经抽出了桃木剑,同时摸出三道灵符贴在了剑身之上,我也连忙摸出两道天雷符,捏在手里小心的戒备着。

    善行则是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双手合实,再次念起了咒语。随着善行的念叨,对方脑后再次亮起了一道金色的光圈,将其衬托的宝相庄严,如同佛陀在世。

    那血色人影一动,我连忙将早已捏在手中的天雷符甩了出去,天雷符至阳至刚,可以克制一切妖邪鬼物,这血色人影浑身阴煞之气极其浓郁,显然是邪物,所以被两道天雷符击中,当即就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大天道人这时候也猛地一塌糊涂,那血色人影刚爬起来,就冲上去一剑刺入了对方的胸膛,不过桃木剑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就像刺在水里一样,直接穿透了过去。

    紧接着那血色人影抬手一挥,大天道人直接就如同沙包一样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又反弹了回来,这下大天道人被摔得不轻,在地上哼哼了半天也没爬起来。

    那血色人影已经凌空向我扑了过来,我连忙施展阴阳法印就推了出去,同时善行也结出一个手印,对着那血色人影推了出去。

    我施展的阴阳法印和善行施展的金色手印同时击在了那血色人影之上,下一瞬间,那血色人影直接就炸了开来,鲜血四处飞溅,整整染红了半边地面。

    不过接下来,那些飞洒在地面上的鲜血忽然都以奇快的速度向我们流淌了过来,吓得我们连忙开始飞速后退。

    虽然我不知道被这玩意沾身会有什么后果,但想想也绝对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这时候大天道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其用桃木剑在地上一划,随即拿出一道符咒插在桃木剑之上,然后念出一串咒语,猛地将桃木剑插在了地上。

    先前大天道人在地上划出的那一横,忽然亮起了金光,然后无限延伸,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条金线,将流淌过来的鲜血全都阻隔在了外面。

    我正在感叹大天道人这高明的法术,谁这家伙太用力,竟然把桃木剑直接给折断了,然后金线一瞬间就暗淡了下来。

    没了金线的阻隔,鲜血立刻就以更快的速度像我们流淌了过来,这时候我还真感觉有点束手无策,毕竟这玩意不同于鬼怪,一般法术也没什么用处,而且我觉得不能让它沾身。

    心思电转,情急之下我连忙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流淌过来的鲜血上,我也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用,不过这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的舌尖血喷在那鲜血之上,就好像烧红的燃油里面滴进去水一样,地上的鲜血传来'“次啦啦”的声响,直接就沸腾了起来。

    大天道人和善行看这一招管用,连忙学着我咬破舌尖,将舌尖血喷在那地上的鲜血之上,给他来了个以血制血。

    地上的鲜血被我们三个人一人喷了一下,直接就冒起了青烟,有不少鲜血都蒸发了,转眼之间又如同潮水般退了回去,最后再次凝聚成了一个人的样子,触动着从地上立了起来。

    没有任何犹豫,我连忙再次施展阴阳法印击了出去,那血色人影再次被击散,化所一片血水,不过这次却渗进了地面,转眼之间就消失了。

    我跟大天道人,还有善行连忙跑过去看了一下,那些血迹早已无处可寻,地面上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大门忽然被推开了,紧接着我就看到了林浩成女儿变成的那个丧尸,动作有些僵硬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果然让我等到了,缺德,收拾它”。

    我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道泰山符就冲了上去,只要先镇住这家伙,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冲到近前,那丧尸一把直抓向我的脖子,我连忙一个侧身,躲开的瞬间将手中的泰山符贴在了对方的额头,这下那丧尸立刻就不动了,毕竟这泰山符,可是专门用来镇压丧尸鬼怪的。

    “大侄子,有长进么”。

    大天道人说着过来一脚将那丧尸踹倒在地,然后喊了一句,“小和尚,拿汽油来”。

    “好”。

    善行应了一声,刚准备去找汽油,那个血色的人影忽然从地下钻了出来,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撞在了胸口。

    这一撞的力道简直大得出奇,我感觉就像被一块巨石砸中了一样,胸口传来剧痛,紧接着我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飞了出去。

    同时我看到那个血色的人影钻进了地上的丧尸体内,然后丧尸额头上的那道泰山符也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