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武大郎的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5:52本章字数:3072字

    谁他妈的有我倒霉,你们上大学看见的都是美女如云,你知道我上大学看到的是什么吗,尸横遍野,你们眼中的大学都是美腿丝袜,我他妈的看的都是寿衣棺材,你们在大学里亲亲我我,你侬我侬,我在大学里只能咬着牙,提心吊胆的给尸体化妆。

    没错,我大学上的就是殡葬专业,一个极其操蛋的,恐怖的,恶心的大学。

    今天老子有空,就跟你们八一八我大学毕业之后,那些渗人的经历,首先说好,这些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也没必要跟我较真。

    我是09届的毕业生,现在毕业已经三年了,这几年经历的恐怖事情彻底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

    09年毕业之后,我没敢回家,大学三年我一直都没有跟家里说我学的是殡葬专业,说出去不够丢人的,再说了,从小到大,父母都是把我当成骄傲,那里想到我会走这一条路,农村迷信,对于这种跟死人打交道的事情,晦气,丧气,将来能不能讨到老婆这都另说着。

    其实在殡葬专业上课的时候,倒不是多害怕,比如说跟尸体化妆,火化,殓骨这些事情,都是用的模型,跟前一段时间出来的恐怖课程表相去甚远。

    在学校学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殡葬的礼仪,还有一些理论知识。

    但这也只是在学校,上了大二之后,我们就开始实习,去哪实习?当然是去殡仪馆和火葬场,当然也可能会接点私活,给平常出了白事的人家做做司仪之类的。

    好了,背景交代完毕,接下来就该说说这几年我经历的事情了,还是那句话,这事情你信就有,不信就算了。

    08年的时候,九月份刚开学,我们专业十几个人就接到通知,今天不用去实验室上课了,本来是很高兴的事,我想着回去再跟宿舍的人Dota去,可是蛋疼的事情就发生了,我们般团支书过来找我,对我说:“赵寅当,今天咱导员找咱们有些事。”

    说这话的时候团支书刘涛眉眼中都是笑,我知道她为什么笑,你他妈的才是淫荡呢,你全家都淫荡!

    我在心中问候了一下团支书的祖宗十八辈,然后希望和她所有的直系亲属发生点超脱友情的亲密关系,然后才跟着她来到了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就看见一个壮的像是一堵墙的一个大汉杵在门口,是楚恒,这货跟我一个宿舍,是一个极品,我现在先不说,这B就是一个莽汉,他娘的什么都不在乎,胆子大的就像没变似的,我们班那时候唯一跟死人画过妆的就是这狗日的了。

    辅导员是一个油光满面的猥琐老头,叫吴大强,由于身高是三等残废,我们私底下都叫他武大郎,武大郎今年六十岁,本命年了,都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不忌讳,可是我们这个辅导员不光是袜子是红的,腰带是红的,就连他娘的内裤都是红艳艳的像花一样。

    辅导员见到我和刘涛过来,扶了扶和自己很不相配的文艺金丝边眼睛道:“寅当,刘涛你们俩过来了啊。”吴大强话刚落下,一旁的楚恒就扑哧一声,像驴一样笑了起来,我脸上一阵青白,心中发狠回去怎么虐楚恒。

    武大郎双眼一瞪楚恒,楚恒立马像是焉了的茄子,不敢吱声了,武大郎接着笑眯眯的道:“寅当啊,你是咱班的班长,今年我和系领导商量着,把你和刘涛弄成入党积极分子,明年成个预备党员,你看怎么样。”

    我一听这话,心中顿时警醒起来,这武大郎可是出名的一毛不拔,就是平常请个假还得送一盒芙蓉王的瘪三货,今天这是怎么了,典型的是黄鼠狼跟鸡拜年,没安好心啊!

    我正色道:“吴老师,我觉得我资历还不够,并没有跟班级做多少贡献,所以,这个名额我不能要。”

    倒不是我觉悟高,只是我知道武大郎这老东西肯定不会做赔本的买卖,我可不能因为这个有些虚妄的入党积极分子就把自己给卖了,再说了入党积极分子又不是每个都能成预备党员。

    武大郎一听我说,两个眼睛微微一眯,道:“寅当同学觉悟就是高了,知道自己资历不够,所以说么,这次系里给你们三个一个任务,要是要是完成了这件事,你们两个的入党名额就是妥了,这不是我说的,咱系里的书记这么说的。”

    我抬头看了看武大郎,看他脸上少有的严肃表情,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道:“吴老师,到底是什么工作啊?”

    武大郎听我说这话,立马笑道:“也没什么大事,这不是你们大二了吗,该安排你们实习去了,恰好,一个殡仪场有一个丧事,需要人帮忙,这不是想起你们三个平常比较积极的人来了嘛!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三个一定不能给我们学校丢人啊!”

    听武大郎这么说,我心中的怀疑更甚几分,但要是他说的入党这事,就像是小猫的爪子,狠劲的挠斥着我的心,我专业不光彩,要是成了党员,回去倒是能让老头子脸上有些光。

    我想了想,不就是去殡仪场实习么,还能有什么大事,顶多就是尸体不好处理罢了。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我点头表示接受,刘涛这个团支书向来是武大郎的狗腿子,肯定会没有意见,倒是楚恒这莽汉没有什么甜头,为什么会去呢?直到后来我才知道。

    见到我们三个同意,武大郎拿起电话,然后用眼神示意我们三个出去,再关门的时候,我听见武大郎若隐若无的声音:“错不了,都是童子身……”

    后面的我没有听清,干我们这一行的都会看,所以武大郎知道我们三个是童子身倒不是很奇怪,但是为什么这桩白事会让童子身的人来做?想不明白,我那时候也算是被蝇头小利蒙了心,只是想着当上党员,并没有多寻思。

    出来之后,我哐的一拳砸在了楚恒身上,我道:“你个傻大个,刚才笑什么!”说来也怪,楚恒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是怕我。

    楚恒冲我憨憨一笑道:“武大郎叫你淫荡了,你是不是勾引潘金莲了,嘿嘿……”我操,你的思维跨越的也太即把大了吧,我跟楚恒闹腾了一会,突然想起楚恒这次为什么这么听武大郎的话来着,刚想问他,武大郎就走了出来。

    武大郎舔着那个啤酒肚,胳膊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然后对我们三个道:“行了,走吧,要是快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完事。”

    刘涛有眼力劲,对着武大郎说:“吴老师,还辛苦你带我们三个去,我帮你拿着包吧!”说着往武大郎胳膊下抽包。

    武大郎嘿嘿一笑,道:“小刘这孩子越看越讨人欢喜,走吧!”说着武大郎将包递给刘涛,然后在前面走开,刘涛像是苍蝇一般围着武大郎嗡嗡乱转,我和楚恒在后面跟上。

    除了办公楼,我们三个上了武大郎的别克车,我这是第一次坐武大郎的车,进来之后就闻到一股麝香味,也不是,应该是庙里烧的那种香味,还有在车门车座上,竟然都有卍字,车头旁边,有一个精致的玉观音。

    那时候我心里还想,这武大郎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啊,不拥护社会主义现代化啊,要是我告诉学校,这货搞封建迷信,会不会将他罢免了?

    我心中无限意淫,而前排的刘涛和武大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楚恒这个憨货居然闭着眼睛睡着了!

    车一会就到了殡仪场,我推了一把楚恒,把他推醒,他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朦胧的问到我:“天亮了?”怎么会有这么没心没肺的玩意啊!

    下车迎接我们的是一个一身黑西服的帅小伙,看着年纪跟我们差不多,他对武大郎道:“吴老师,我们老板在里面等着你们呢,还有,死者家属也在,赶紧来吧。”说着他把我们带了进去。

    说实话,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殡仪场实习,我心中多少有些别扭,我可不是像楚恒那么没心没肺,虽然胆子不小,但是对于这种地方,心中还有有些毛毛的。

    进来之后,来到大厅里,有两个眼睛红红的中年夫妇,看起来应该是死者的家属,武大郎进来之后,忙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掏出一盒芙蓉王,递给一个干瘦的老头,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老头是打扫卫生的呢,没想到,这老头还挺厉害。

    老头抽起烟,武大郎过去耳语一阵,干瘪的老头点了点头,张口道:“让他们三个跟你们两个回去吧,事情,早晚要办!”这老头一开口就吓了我一跳,我旁边的楚恒更是不由自主的骂道:“草!”

    这B老头说话怎么跟放炮似的,这么大的动静,真乃是个声若洪钟!吓死爹了!不过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和楚恒已经被拉到换衣室了,楚恒将近一米九的个子,穿上黑色西装之后给电视上演的那个保镖似的,尤其是他一脸横肉,真像是个怒目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