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二大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39本章字数:3144字

    很小的时候,我生活在农村,是听着老辈子人讲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鬼怪故事成长起来的,那个时候我到了天黑都不敢出门,但是后来慢慢长大了,再后来我上了学,才知道那都是老辈子人听着比他们更老的老辈人讲的,其实他们也没有见过鬼怪,再后来,我就被唯物主义坚定了信仰,相信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怪的存在,不然为什么我听说过无数的鬼怪故事,却没有见过,就连身边的人也没有见到过鬼怪,慢慢的我也只当做是一个故事,而且还成为一个传播者。

    后来父亲做生意挣了一笔钱,我们一家人就搬进了县城,父亲的生意很红火,慢慢的生活越来越好,但是爷爷奶奶却没有挨到享福的时候,爷爷就在我九岁那年去世了,紧接着第二年奶奶也跟着去世了,当我们搬出来之后,老家也就剩下院里的一个堂伯,我管他叫二大爷。

    转眼许多春秋过去了,我已经从当年光着屁股蹲在老人们面前听故事的那个小屁孩,长成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而且还考上了大学,还是省里一家不错的学校,这足以让父母为我骄傲。

    大二那年放暑假,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父母亲为了生意去了南方,我回来了,但是家里也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在家呆了两天,我便感到很厌烦,我以前的那些同学朋友,很多已经联系不上了,联系上的也都不在家的不在家,上班的上班,做生意的做生意,只有我一个人游手好闲的浪荡了两天,最后烦恼之余,我还是决定回乡下的老家,最少比呆在县城里无所事事的好,最少那里有我很多童年最快乐的记忆。

    不过我并没有多少好运,当我好不容易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赶回到了儿时的老家的时候,好不容易落脚在二大爷家里,但是茶还没喝一口,就有一个村里的庄乡来了把二大爷给叫走了,说是村西头的老杨家的杨二胜的母亲过世了,让二大爷快过去。

    这里就不得不说二大爷的事情,二大爷比我父亲大了十多岁,小时候家里成分不好,因为我的老爷爷是地主老财,而大爷爷又是国民党的军官,那个时候是这都是挨斗的对象,幸亏我的爷爷是红军,所以那个时候我家里比二大爷家里好了许多,虽然没有幸福多少,但是最少没有整天挨斗,那个时候爷爷因为有供给,所以没少接济二大爷家,而二大爷也因为这个成分一辈子没有讨到老婆,成为一名光荣的光棍,其实这种情况在那时候还是很多的,最少在我们村子里,就又十几个这样的老光棍。

    而二大爷因为自己成分不好,所以一些没有人愿意干的脏活累活也都落在了二大爷身上,比如说谁家死了人,这刨坑挖土的火就落在他身上,当然抬死人下葬这事更是经常地,后来文革过去了,二大爷索性就专门干这个,帮人家操持出殡发丧的事情,等到改革开放的时候,二大爷倒是看准了机会,干脆就捣鼓花圈寿衣纸人纸马这些东西,那个时候虽然挣不了大钱,但是生活却还不错,年纪当初的情分,父亲的第一笔创业资金,还是二大爷给张罗的呢,所以对于二大爷我很尊重,而没儿没女的二大爷,对我这个老刘家的唯一的小子,更是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这也是为什么我一个人待在家里,选择回老家的原因,因为我和二大爷很亲,与其无聊的待在家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回来陪陪已经一把年纪的二大爷。

    所以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费力的做了两样二大爷爱吃的菜,然后就坐等二大爷回来,但是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头也没有见到二大爷的身影,让我颇为气馁,自己可是很少做饭的,最后实在挺不住了,干脆自己先吃得了,但是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我立刻改变了注意,还是等二大爷回来做饭吧,关键是我联系不上二大爷,到了他这种年纪,根本就不用手机,无奈的我也只有去村西头老杨家看看。

    月色中的山村是美丽的,一弯石子路绕向村西,山村一到了晚上特别的宁静,偶尔能听到蛐蛐的叫声,还有西头的池塘里传来蛙声一片,这样的景色在城市里已经见不到了,点点的灯火,如同夜里一盏盏的星辰。

    村西头老杨家也不过是二百多米远,说着念着也就到了,不过到了老杨家家门口,我的心情再也愉快不起来了,毕竟他们家是死了人,透过低矮的围墙望过去,一座灵棚已经搭了起来,灵棚顶上用白布做成的白花,即便是在黑夜里,也是那样显眼,更何况在门口还稀稀疏疏的摆了几个花圈,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灵棚里停放着一张木床,床上还躺着一具尸体,不过这么远看不清摸样。

    我走到门口,正巧有人出来准备离开,突然看到我这么一个陌生的人,不由得愣了愣,但是山村的人毕竟很质朴,还是主动的过来问道:“孩子,你找谁呀?”

    其实也不怨人家注意我,只是我站在墙头外面在这里把头瞧眼的,又是个生面孔,毕竟已经离开家已经好多年了,不过这个人我倒是还认得出来,尽管他已经不认识我了,我前走了几步,冲着这位老人笑着低声道:“七哥,我是小海子呀,老刘家的,过来找我二大爷呢。”

    那七哥愣了愣,显然没有把握和当年的小屁孩联系起来,寻思了一会才恍然大悟,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原来是三叔家的小海子呀,都好几年没见了,一眨么眼就长这么大了,看见你们就知道自己老了。”

    七哥其实年纪很大了,不过没办法,我辈分高,按庄乡辈我就得叫七哥,其实按年纪叫七爷也差不多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记得小时候和一块玩的小朋友打架,常会听到大人们说:“你们这些屁孩子,又把你海爷爷打了,行了海子,你当爷爷的,别和这些小屁孩计较。”

    听七哥说话,我只能陪着笑,听着他念叨着人老了,我们年轻的怎么怎么,半晌,七哥才想起我刚开始的话,指了指灵棚道:“海子,去,你二大爷——”

    每每听到这句话我都很郁闷,但是还是要感激的和七哥说了句话,这才走进了院子,直奔灵棚而去,果然就看到二大爷正在那里忙活,正在收拾死人,看这样子,估计着挺麻烦的,不然也不用给死人化妆,一般只有那些死的很惨,而且是惨不忍睹的死人才会化妆的,怪不得二大爷忙活到现在还不回去,没办法,二大爷可是这十里八村的这方面的一把手。

    听到有声音,二大爷不经意的扭头看了一眼,就看见我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二大爷一愣,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计,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哎呀,你瞧把我给忙的呀,都把海子给忘了,你吃饭了没?”

    我摇了摇头,走进了两步,随便的朝躺在灵床上的老太太看过去,当时心里就有些发颤,心里好像被什么一下子给堵住了,难怪二大爷要忙活这么长时间,这老太太死的也忒惨了,整个脑袋像是被摔烂的柿饼子,至于身上穿着寿衣看不出来,不过看着脑袋和身子不成正比的角度,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敢断定,这老太太是摔死的,幸好已经不再流血了,也不是第一现场,不然红的血白的脑浆,想想我就一点饥饿感都没有了,还觉得胃里一个劲的抽搐,不敢再看,赶忙将眼光转到一边。

    二大爷自然注意到我的神情不太自然,想要伸手拍拍我,却又想起自己的手刚才还摆弄死人来着,也就只能作罢,招呼了我一声:“海子,一定还没吃饭吧,这样吧,我也回不去了,他家的人胆小,今晚上我还要帮着守灵,正好你来了,就干脆跟我做个伴,你先去里屋吃点东西,你柱子哥和胖狗子都在里面吃饭呢。”

    然后二大爷就领着我去了里屋,我自然不愿意在灵棚里多呆,赶忙跟了进去,里面两个三十多岁的敦厚汉子正在吃饭,还喝了点小酒,他们也是老杨家请来给守灵的,都是村子里胆大的家伙,见到我,听二大爷一说,都很高兴,非拉着我喝两杯,二大爷也只是笑了笑就转身出去了,反正我已经大了,喝两杯也不是什么大事。

    等酒足饭饱,柱子哥和胖狗子就拉着我去了灵棚,毕竟晚上还要守灵的,这可是大事,可不能怠慢了,山村里一向是以死人为大,不过我好像没有他们那么大的胆子,即便是站在死者跟前,还是能一脸的平静。

    当然我们出来的时候,二大爷已经把死者摆弄好了,早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惨状,该补得补上了,该修的修了,最少现在看上去虽然还是有些不太自然,但是最少脑袋看上去不再像柿饼子,最少有了个摸样,只是昏暗的灯光下,老太太那惨白的脸色,和不肯闭上的眼睛,看得人还是心里毛毛的,幸好还有人在身边,我还没有那么害怕,夜里的山风有些微凉,吹得灯光忽明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