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2章 监视VS保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5:47本章字数:3104字

    出院回寝室后,一切如同顾萧然所说的,楚韵姿并没有找苏晓青麻烦,她只敢远远的看着苏晓青,没有言语上的攻击,眼里却时时充满憎恨又歆羡的表情,苏晓青去看她时,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苏晓青揉着疲惫的脑袋,心想,兴许自己真的是留下心理阴影了。

    至于莫子良,那些关于谩骂声讨的报刊满天飞,经过媒体的深入调查,发现莫氏建材公司合作的好几家公司都曾出过各种意外,追其根源,其中大半是建筑材料不符合标准所致。

    莫子良带着伤锒铛入狱,苏晓青松了口气,还好,她没落入他的手里,还好,苏家还没有跟莫子良合作,否则,苏家必定是破产无疑。

    ---

    母亲的忌日那天,苏晓青早早请了假,一个人打车往公墓赶去。

    初夏的风带着一些凉意,苏晓青抱着母亲生前最喜欢的小雏菊,来到墓碑前,打扫了一下墓碑旁的落叶,把花摆放好。

    偌大的公墓种满了柏树,显得格外的阴冷,阳光透过柏树的枝叶洒落在地,时不时伴着几声乌鸦的啼叫。

    苏晓青看着母亲的黑白照,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妈,我来看您了,这么长时间没来看您,您一定想我了吧?”

    苏晓青吸了吸鼻子,伸手扶上墓碑。

    “妈,您还是笑得这么好看,笑得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自杀呢?您常跟女儿讲,说人活着,就一定要满怀希望,哪怕进入了绝望的境地,不到最后一秒也不能放弃生命,可是,您为什么就这么离开我了?”

    一阵风过,带来沙沙的树叶摇曳的声音。

    苏晓青叹了口气,伸手摆弄着墓碑前的小雏菊,微笑道:“妈,您活着时,爸爸觉得您太厉害,衬托得他太窝囊,可您知道吗,自从您去世了,他虽殚精竭虑,公司依旧要破产了,呵呵,他还要拿我去换取公司运转的资金呢!

    妈,姨妈这几年来一直住在咱们家里,有时候……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在爸爸的心里已经取代了您!

    看到爸爸跟姨妈在一起时的笑意,我就忍不住想起惨死的您,妈,我不相信您会自杀的,您不会自杀的对不对?”

    说到最后,苏晓青的眼眶已经一片通红,几滴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忽然,一道清亮的男声从不远处响起:“伯母,其实我也不相信您会自杀!”

    苏晓青来不及抹眼泪,转身看去,就见一个身穿酒红色西装的男人站在距她十米远的地方。

    那男人戴着墨镜,怀里也抱着一束小雏菊,吊儿郎当的站着,脑袋微微歪着,装出一副很酷的模样。

    苏晓青三两下抹干眼泪,四下看了一眼,周围除了自己跟眼前这男人,居然再没有其他人。

    “吴梓博,你怎么在这儿?”

    吴梓博,白雨荷的大学同学,在白雨荷毕业派对上看到苏晓青后,有事没事就喜欢在苏晓青面前瞎溜达,顺便表表白送送花。

    不过,吴梓博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只是为人风流,经常背着女朋友的面到处勾搭女生,人称“花花公子”。

    苏晓青无奈的走近吴梓博,问道:“没事你跑这儿献什么殷情?你那野蛮女友没跟你一起来?”

    吴梓博摘掉眼镜,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把怀里的小雏菊递过来:“我一路跟踪你过来的,这花是献给我未来丈母娘的。”

    苏晓青一脚踹过去,没好气的说:“你才一米七,我看不上你!另外,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那女朋友,我可不敢招惹!”

    吴梓博拍了一把大腿,大声道:“女朋友迟早得分!反正你也没男朋友,你就做了我女朋友呗!”

    没男朋友?她是没有男朋友,可她有一个炫酷吊炸天的老公好吗?

    苏晓青一把抢了吴梓博手里的花,抬头说:“谁说我没有男朋友啊,我……”意识到现在还不是曝光的好时机,她马上笑着改口说:“我很快就会有男朋友的。”

    吴梓博站直了身体,一巴掌拍在胸口上,豪气的说:“这里有个现成的,就别犹豫了!”

    苏晓青正准备打击吴梓博几句,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在这公墓群里格外的大声。

    苏晓青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顾萧然的电话,她看了吴梓博几眼,手忙脚乱的接了电话。

    电话刚接通,顾萧然阴冷的声音就从电波里传来。

    “苏晓青,你旁边的男人是谁?”

    旁边的男人?

    苏晓青握着手机,缓缓的对上吴梓博疑问的视线,惊得手机都差点掉下来。

    顾萧然怎么知道她身边站着一个男人?

    苏晓青慌忙往四处看去,整个公墓里就只有她跟吴梓博两人,顾萧然怎么可能会看得见她身边有人?

    “顾……你搞什么鬼?你怎么知道我旁边有人?”苏晓青慌了,浑身的汗毛都有要竖起来的感觉。

    如愿以偿的听到小女人受到惊吓的声音,顾萧然的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盯着前面的某点,继续问:“鹿山公墓D区,399号墓碑前,那个穿着酒色西装的矮个子男人,是你的什么人?”

    他顾萧然可从未听说,苏晓青以前有男朋友,或是跟什么男人走得近。

    苏晓青经顾萧然这么说,整个人都炸开了,亏得她没开外放,否则吴梓博不知道会不会在惊吓之余跑去找顾萧然干架。

    这个男人!仗着自己能只手通天,便随便吓唬人,仗着自己有身高优势,便随意藐视人家个子不高的男生,实在是欠揍的很!

    “喂,你说,你是不是监视我?不然你怎么知道我身边有人?”苏晓青盯着吴梓博,手心都在冒冷汗。

    吴梓博整理了一下衣服,莫名其妙的看着苏晓青。

    顾萧然冷冷的笑了两声,嘲弄说:“我没兴趣回答一个笨蛋的话,告诉你身边那男人,让他安全的把你送回学校,否则我不介意找人把他削得更残。”

    “你……”苏晓青无语至极,可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她愤恨的拿着手机,恨不得把手机给吞下去。

    顾萧然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既然她附近没有他的人,那他一定是在她身上放微型摄像头了。

    想到这层……

    “天哪!这个变态!他该不会连我洗澡和换衣服都看到了吧?那上厕所是不是也被看光了?”

    “晓青?你怎么了?需要我抱抱你吗?我很会安慰人的。”吴梓博伸手拉了拉苏晓青的衣角,问近乎抓狂的她。

    苏晓青一把推开吴梓博,愤愤的说:“你离我远点,不然回去我就惨了!”

    听到苏晓青的话,吴梓博果真退开了几步,问道:“刚才那个电话是我女朋友打来的?”

    苏晓青看了眼手里被自己摧残得快要凋零的小雏菊,再看看母亲的墓碑,叹气道:“一会儿我坐你的车走,你把我送到市中心去。”

    “真的?”吴梓博抬起头来,期待又欣喜的看着苏晓青。

    苏晓青被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几步走到母亲的墓碑前,放下手里的小雏菊,过来对吴梓博说:“切记,你只需要把我送到市中心,千万别遇到熟人了,否则你女朋友非来弄死我不可!还有,你以后没事别来找我,我可想多活几年!”

    顾萧然那种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一定不愿意看见她跟其他男生来往,为了让大家都能相安无事,她还是自觉点好。

    吴梓博得令,笑着保证道:“我听你的,等有事了再来找你,估计到时候我都已经甩掉孙雨阳了,你到时候可得答应做我女朋友。”

    苏晓青:“……”

    ---

    风行集团总裁办公室。

    顾萧然随意的坐在办公椅上,他面前放着一台笔记本,正一页一页的浏览着公司各部门上交的报告。

    苏晓青坐在顾萧然对面的一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他看,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半小时了。

    不得不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这句话,似乎是专门为顾萧然量身制作的。

    他就那么随意的坐着,从苏晓青的角度看去,深邃的五官、配上沉静如水的面容,俊逸无比,半支下巴的手腕上,衣袖微微挽起,闲适又随意,浑身上下流动着一股子贵气,如此浑然天成。

    “看了这么久,看够了,嗯?”顾萧然头也不抬的看着电脑屏幕,声音清冷依旧。

    从她进这个办公室,他终于说了第一句话,她以为他真不打算跟她说话了呢!

    想起公墓里的那个电话,苏晓青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起身走到他身边,责问道:“你在我身上安装了什么?追踪器?微型摄像头?”

    愉悦的轻笑声自顾萧然口中发出,他抬起头来,对上苏晓青红润的小脸,感叹道:“我以为,你来找我,是想我了,没想到,这样的小事也能让你置气。”

    “这怎么是小事?”苏晓青一巴掌拍在顾萧然的办公桌上,怒叱道:“快给我招来,你都看了我什么?洗澡?换衣服?上厕所?”

    顾萧然扶稳摇摇晃晃的电脑屏幕,抬起头来,凉凉的应道:“洗澡和换衣服就不必了,你全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只是,看你上厕所?苏晓青,我顾萧然在你眼里,有这么重口味?”

    “顾萧然!你怎么这么不要脸?”